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近月来,新疆地区“再教育营”的话题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人权团体以及一些西方政府和美国议员纷纷予以抨击。新疆“再教育营”问题曝光后,北京一改过去数月的做法,首次确认了这些“再教育营”的存在。在不久前公布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中,这些“再教育营”被称作“职业培训中心”。这些中心的目的旨在消除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当局还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反清真运动”。

如何解读中国政府的种种做法,对此,我们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

法广:10月9日,中国公布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宣布即时生效。引发西方媒体的关注。有舆论认为:北京政府这样做的目的是为在新疆设立的“再教育营”提供法律依据。您对此作何感想?

夏明:围绕着对新疆的控制,在过去的两、三个月展开了一个非常大的国际上的争论。因为根据新疆内部的海外流亡的这些人和家属(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是受害者)的爆料,新疆形成了大规模的、甚至上百万人的、类似于集中营的方式对他们关押,或者进行重新的洗脑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在国际人权组织、甚至联合国引发了各种争议、或者调查。中国政府一直在否认,但是中国政府在否认的过程中,不小心就露出了真相,它就说其实不是在搞集中营,只是要对极端思想进行再教育。因此它承认了有“再教育营”的存在。也就是我们在海外理解的,实际就是集中营的方式。

其实现在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所以它总是在想打造一个“依法治国”的形象,它就想做一种候补的工作,想通过“法律程序”把新疆问题纳入法制轨道。但它的法制本身是反人类、反人权的。它(破坏了)新疆的民族文化、宗教和他们的生活方式、一种选择和保存的问题,其实这是任何一个民族,(都)有的自治权利和自己的权利。但是中国政府通过“反极端主义”,“反恐怖主义”和“反分裂主义”的方式,来消解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包括哈萨克族,当然主要是穆斯林,他们的宗教、文化和语言的传统和特色。

所以我认为,这种对一个族裔、甚至对多个族裔、使上千万的人进行文化摧残和剥夺他们的传统,其实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如果再有上百万的人被关进集中营式的“再教育”的培训班的话,其实也形成一种实际上的生命上的灭绝与屠杀。因此这是非常重要的、引起人们关注、而且我认为,在全球各地来看,也应该引起警惕的(事件)。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类似于二战纳粹德国希特勒采取的某种最后的解决方案,当时当然是针对犹太人,今天中共针对的是它的少数族裔,尤其是针对具有不同宗教信仰的少数族裔。

法广:最近几个月来,在曝出新疆设立再教育营问题之后,北京方面始终予以否认。随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的出台,中国政府改变了调门。这种转变说明了什么?

夏明:中国政府过去做了,都是比较低调地进行的。但是这些因为它影响的人和家庭非常地广,所以最终会泄露出来,会变成受到全球媒体关注的焦点,也成为全球人权组织、国际组织、还有像美国政府,尤其是最近彭斯副总统的讲话,专门提到上百万的新疆各少数民族和穆斯林的遭遇,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府用一种要掩盖、但是欲盖弥彰这样一种(做法)的出现。其实中国政府现在在新疆的政策遭遇了重大的挫折。它不仅现在进行转化教育,而且我也注意到:过去的几个月,对新疆本族的族裔的精英进行了基本上是全方位的清洗。包括最高的担任新疆自治区的主席的高级领导。后来还有其他的:新疆社科院、新疆大学、新疆医学院等等。他们主要的新疆裔维族的精英,都遭到了逮捕和清洗。通过这点可以看到,以前的伊利哈木(事件)。但是伊利哈木还比较算是一个个案。现在则是系统的清洗。这就显示出中共的治疆政策其实是一个全面的失败。而且显示:汉人跟当地维族的精英和干部合作的失败。因此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是在“霸王硬上弓”,要用强力、要用走向类似集中营的方式,想对新疆人进行弹压。一方面当然这非常危险,而且是非常恐怖的一个发展;另一方面,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共政策的失败和它的权威的式微。

法广:最近,中共乌鲁木齐市政府在网上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中共领导人决定在穆斯林人集中的新疆,发起一场“反清真产品”运动,当局给出的理由是:防止伊斯兰教进入世俗生活,防止极端主义。中共当局还要求共产党干部宣布信仰马列主义,而不信仰其他宗教。这样的做法可能引发怎样的结果?

夏明:其中的根本在于新疆的少数民族,他们的根本的文化和生命的认同,和伊斯兰教是连在一起的。读过可兰经的人都知道,其中有一条严厉的规定要求,就是对食品的要求:食品必须是清真食品。清真食品包括的内容很广,其中主要的就是:不能食用猪肉。可兰经讲的非常清楚,食品会影响人的身体、血液、影响身体的纯洁。而可兰经认为:猪肉是不洁净的。而中国的汉族主要是食猪肉的民族。对新疆的穆斯林来说,保持他们食品的清真化,也是与汉族泾渭分明的一个差别。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感觉到一个非常大的困难,因为如果它要控制维族人,强制地溶化他们的生活方式, 与汉族融合,就必须要从吃饭上、从他们的胃口上进行改变。

因此不难看出,“防止清真化”或者“食品清真化”进入穆斯林、新疆人的生活,是一种非常激进的方式。它是想改变、废除几千万人的这种生活方式,而且是上千年的习俗。全面颠覆他们的认知。这点可以看出,中共长期以来在这么做,它不尊重少数民族的任何宗教传统,而且它就是要在你感觉到神圣的地方对你进行侮辱,然后让你不再崇拜你的偶像、甚至侮辱你的偶像。它今天的反对新疆的食品清真化,让我想起当时在西藏,中共进攻西藏,后来对西藏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时候,他们把一些反对中国入侵的人进行枪决,然后把他们埋葬以后,还要强制西藏人在这些土地上、坟墓上、墓地上载歌载舞,要庆祝、欢庆。这是班禅喇嘛在他的回忆录中提到的。因此我认为:中共有这种长期的传统,也有这种系统的政策,来羞辱和强迫少数民族放弃他们的信仰,改信共产主义。这一点,他们一直在进行,但是这样做,除了引发更多的仇恨和反抗,和对共产党、甚至对汉人的离异外,我觉得不会有其他的效果。

法广:有消息披露,美国国会最近提交了一份报告,揭露中国政府对少数穆斯林人展开“空前镇压”的做法,认为这可能构成“反人类罪”。这能否对北京构成制约,使其改变做法?

夏明:我们可以看到海外的回族的各个团体都发挥了很多的作用,也把新疆的苦难逐渐地曝光出来。最近有两大非常重要的发展,一个是上个星期,在美国的国会,公布了2018年的中国的人权报告,这是由美国的参议员鲁比奥和众议员史密斯二人共同主持(撰写)的一份300多页的报告。其中详细地谈到了中国在新疆违反人权、摧残穆斯林的各种具体的事实和案例,而且对遭受迫害的个人也进行了报道。这当然是一个积极的发展,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对新疆事务进行了一个非常严正的关注。另外一个重要发展,就是最近两个星期,美国副总统彭斯提出了一个系统的对华战略的报告,彭斯副总统也专门谈到了新疆上百万人遭受迫害。我认为,如果过去单纯谈论新疆问题,可能中国政府会采取拖延、或者打太极拳等种种方式,把这种对它的批评或者压力给化解掉。但是今天有所不同的是,不仅是维族的危机,而且也涉及到藏族的危机,这里边有自焚,而且涉及到整个中国的人权问题,甚至涉及到因为中国的人权灾难,导致对全世界的威胁,尤其对西方国家,甚至对美国在科教、文艺、电影、新闻、日常生活和地方政府,就像彭斯副总统提出的进行“系统的渗透、颠覆、和威胁”。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民主国家,最强的一个军事大国,当它对中国提出这些反制以后,它就是恢复了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过去所有美国是唯一的反对党的角色。如果把这些大的格局变化放在一起,我认为,美国的人权报告和彭斯的演讲对新疆问题的提出,将对中共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恐怕所有东西加在一起,可能预示着中共在人权问题上现在面对全世界的压力。这是不是会带来积极的变化?我相信会有积极的变化,但是我们还必须拭目以待。

来源:   rfi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