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维吾尔人再未出现:哈姆拉杜一家的遭遇

中共的宣传声称那些曾失踪的维吾尔人现在已安全到家。两位知名的维吾尔富商及其亲属的遭遇可以证明,这是一个谎言。

作者: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失踪维吾尔人再未出现:哈姆拉杜一家的遭遇》

乌麦尔江·哈姆杜拉在伊斯坦布尔自己的书店前

中共又杜撰了很多假新闻

中共到底要抓什么人?是富人还是穷人?是宗教人士还是无神论者?是有文化的人还是不识字的人?中共到处非法抓捕维吾尔人,不分阶层,不分信仰,未经庭审就对他们判刑,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而且愈演愈烈。

随着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海外维吾尔人要求知道他们在中国的亲人的消息,中共喉舌媒体中国环球电视网频道(CGTN)上周发起宣传活动作出回应,称新疆维吾尔人失踪纯属「谎言」。该频道登载一系列报道,声称海外维吾尔人为之担忧并发帖标记为「仍音讯全无」的家属已经「找到」,谴责这些「假新闻」败坏了中国的名声,并说据称「失踪」的那些人事实上「安然无恙」。

然而,哈姆杜拉(Hamdullah)家兄弟俩的遭遇却证明中共在撒谎。他们是新疆房地产大亨当中最成功的两个维吾尔人。与许多失踪的维吾尔人一样,43岁的茹孜·哈吉·哈姆杜拉(Rozi Haji Hamdullah)和37岁的买买提·哈姆杜拉(Memet Hamdullah)兄弟俩失踪后就再没出现过。如今,海外的维吾尔人乌麦尔江收到消息,说他们在中国被判了重刑,秘密关进了监狱,没有经过庭审,没有经过法律程序。最近有消息称,乌麦尔江的大哥茹孜·哈吉被判25年有期徒刑,他犯了什么「罪」却没说,二哥买买提被判15年有期徒刑。于是,逃亡海外的乌麦尔江下定决心要为他们争取自由,并将此案提交国际最高法院。

《失踪维吾尔人再未出现:哈姆拉杜一家的遭遇》

茹孜·哈吉·哈姆杜拉在中共的监狱中失踪前最后一次拍的照片

《失踪维吾尔人再未出现:哈姆拉杜一家的遭遇》

买买提·哈姆杜拉的生活曾经非常幸福

好好一个家被拆散

乌麦尔江·哈姆杜拉今年30岁,排行老三,全家只有他逃出了新疆。自从得知两个富商哥哥被关在狱中这一令人震惊的消息后,他决定为他们辩护。

他的两个哥哥合伙经营的新疆茹孜·哈吉有限公司(Xinjiang Rozi Haji Ltd.)与库尔勒奇兰巴格房地产有限公司(Korla Chilanbagh Property Ltd.)是新疆最大、最成功的两个商业帝国,总价值超过1.4亿美元。他们于2017年10月和12月在库尔勒相继被捕,此后下落不明,直到最近乌麦尔江收到一个以前的汉族同事谨慎地传来与他们命运有关的消息,但是只听说他们被秘密审讯,却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现在被关在什么地方。

但乌麦尔江还是忐忑不安。他最近刚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赛普柯伊(Sepakoy)地区买了一家维吾尔小书店,乌麦尔江的许多维吾尔同胞都逃亡到了这里。两年多来,他一直没有收到生活在中国的家人的半点消息,但他说,他两个富商哥哥是2017年秋天被抓捕然后失踪的。当时他在沙特阿拉伯留学,他父亲去看望他的时候不幸去世,全家人都赶去向亲人的遗体告别。乌麦尔江说:「办完事他们就跟我分开回库尔勒了,但几个月后两个哥哥突然相继失踪。大家不知道他们被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被抓。」他说,「我希望他们接受完所谓的再教育后就能被释放,那样就好了。」但一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两个哥哥了,他就很担心。

2013年,乌麦尔江到沙特阿拉伯留学,但随着(中共对维吾尔人的)镇压加剧,2017年他被迫离开,到了土耳其。鉴于但凡在沙特阿拉伯呆过的人都可能因各种原因被列入黑名单遭到抓捕,他知道,如果他的中国护照过期,别指望能回中国续新。他的妻子刚到土耳其和他团聚,她也是这时才听说在库尔勒一家大清真寺当阿訇的父亲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

除了与妻子和两个孩子重新安家立业外,乌麦尔江对远在新疆库尔勒的母亲,以及众多家人、亲戚爱莫能助,尤其对哥哥们遭到不公正对待感到愤怒。他说:「这是极大的侮辱,他们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说他大哥尽管事业有成,但从来没有忘记过身边需要帮助的维吾尔同胞,还为扶贫和教育工作捐了款。大哥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附近的沙库尔村(Shaqur Village)从卖梨、经营果园开始白手起家,后来开了几家维吾尔风格的豪华餐厅,最后和二哥一起进军房地产行业。

「中共想占有他们的财产」

《失踪维吾尔人再未出现:哈姆拉杜一家的遭遇》

哈姆杜拉的所有房产均被中共没收,库尔勒奇兰巴格大厦只是其中一处

乌麦尔江想不通,为什么两个受过良好教育且事业成功的商业巨头造福乡邻,为国家创造财富,到头来却受到如此严厉的对待。他郁闷地说:「我只能这么想,中共想占有他们的财产。法院没有立案,他们就这么失踪了,我们是通过别的渠道才得知他们被判了刑。」

上个星期,乌麦尔江再次通过脸书问中国政府有关他家人的消息。他痛苦地说道:「他们没有犯罪,他们只不过是维吾尔人,是商人,他们的财富是辛勤劳动换来的。」

乌麦尔江上一次跟60岁的孤寡母亲汉尼莎罕·赛买提(Hennisahan Semet)取得联系是两年前,她已瘫痪,平时只能坐轮椅,现在他不知道谁在照顾她。其他家人,包括两个嫂嫂和四个侄子、侄女,他的姐妹扎伊尼古丽(Zeynigul)和哈娃古丽(Havagul)以及她们的孩子,也同样不愿与外界接触,害怕收到从土耳其发来的消息危及自身安全,毕竟土耳其是中共禁止维吾尔人前往的国家之一。目前,他还没有收到能让他消除担忧的消息,他猜他两位哥哥可能被关进了集中营,或者情况更糟:死了。他说:「最残酷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失踪维吾尔人再未出现:哈姆拉杜一家的遭遇》

乌麦尔江与母亲在库尔勒合影的一张旧照

他料想北京也不会告诉他有关家人的消息。他说:「如果你们知道他们在哪里,那就告诉我。同时告诉我,为什么我两个哥哥在没有律师陪同的情况下被秘密判刑?告诉我,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在哪里?」他说中共的宣传声称新疆国泰民安,真是冷血残酷至极。「我们都了解真相,我们都知道在新疆所发生的一切。中国政府邀请人亲自去看看,但是他们所作的一切只不过是国家政府策划的宣传噱头。」他形容中共的宣传部门本来就是制造「假新闻」的基地。

对自由世界的呼吁

与许多被中共政府迫害得一无所有的海外维吾尔人一样,曾经家境富裕的乌麦尔江不得不再次白手起家。他整个家族曾是商业巨头,拥有10栋大楼、多家以维吾尔族风格装修的餐馆、饭店以及其他财产,如今全部被政府没收,所有资金也被冻结。他东拼西凑借了一笔钱买下一家书店,印刷、销售维吾尔文书刊,捎带着卖一些纪念品和维吾尔人戴的花帽。他说:「就像这一带的其他同胞一样,我们不得不重头来过。我们曾经是什么人不重要,我们必须得生存,得养家糊口。」

他决心不遗余力为两个哥哥讨回公道,如果有必要,他要将中共告上海牙国际法庭。他痛心疾首地说道:「在中国,没有公道可言,那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也许我可以从世界其他国家讨回公道。」

《失踪维吾尔人再未出现:哈姆拉杜一家的遭遇》

乌麦尔江问中共:我母亲和哥哥们在哪里?

乌麦尔江向所有能帮他找到家人,能替他两个哥哥伸张正义的人求助。「我恳请世界各国帮帮我,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共释放我狱中的家人,让我跟他们正常联系。」他说。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