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中共,《寒冬》永远都是眼中钉

2018年,45名《寒冬》记者和供稿人仅仅因说出了真相而遭到抓捕,其中24人现已获释,但中共仍将其余的人关押至今。中共在限制新闻自由方面,可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作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对于中共,《寒冬》永远都是眼中钉》

2018年8至12月,45名《寒冬》记者和供稿人被抓,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他们令人悲伤的遭遇。我们曾通过一些新的细节得知他们被捕的情况,并将他们的近况告知过读者。好消息是,他们中大概一半人已经获释。

今天,我们把关于这些记者和供稿人每天面临的危险等最新消息以及我们对此的观点告知读者,通过《寒冬》,向全世界通报目前中国恶劣的人权和宗教自由状况。

正如我们所报道,被捕的45名记者和供稿人当中有22人是在新疆伊犁、哈密等地被抓的,这几个地方的维吾尔人因宗教信仰和少数民族(即种族)等原因受到极为严重的迫害。他们并非都是维吾尔人。还有些人冒着生命危险捍卫不同宗教信仰和不同民族同胞的权利和自由,却被抓入狱。上述22人中,其中4人已获释,但其余18人至今下落不明,具体情况不详。由于新疆的形势极其恶劣,正处于学者、分析人士和政界人士称之为「维吾尔人危机」的核心地带,现在要进行一次真正的调查根本不可能。

除了前面提到的被抓捕的45人外,在接下来的2018年圣诞节到2019年上半年这段时间,不断有其他记者被抓捕。在我们知道的几个没有太多细节的被抓案例中,根据零星的信息,至少有两个案例是可以确认的。请记住,新疆已被密封得严严实实,整个地区被囚在一个大型管控和监视系统中,这个系统不但使镇压的范围不断扩大,更使镇压的精准度不断得到加强。正如许多研究新疆问题的学者所指出的那样,规模庞大、条件恶劣的拘留营系统(包括臭名昭著的教育转化营)只不过是问题的一部分,而问题的另一部分,事态日益严重,最令世界震惊:不管有没有教育转化营,整个新疆已沦为一个囚禁百姓的巨型露天监狱,人们的日常生活、一举一动都受到严密监控,动辄遭到镇压。

说到这一点,我们有必要再次强调,《寒冬》已经成为中共在中国镇压的目标。从一开始,中共就让我们感受到了它的咄咄逼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揭露它的恶行越来越见成效,于是它的咄咄逼人也变得越发明显。

我们了解到,河南、浙江等地的省政府已下发机密文件,下令2019年严打《寒冬》,彻底调查我们在中华大陆的记者、通讯员和朋友。他们中有些人在采集新闻素材时被人举报,不得不丢下手头的采访工作逃离现场,以免被警察抓捕。

以下是两个新增案例的概况:

去年11月,一名《寒冬》通讯员因采集回族穆斯林遭受迫害的证据被捕,至今音讯全无。还有一名《寒冬》通讯员也于同月被捕,他的家人花钱托关系帮他办理了取保候审,目前他仍然受到严密监视,警方警告他不能离开本市,并且要随叫随到。

另外,中共天天盯着《寒冬》发布的新闻,千方百计想在我们的报道中找到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找到我们的记者和通讯员。这不仅要求我们要倍加谨慎,更要求我们对收到的信息和电子邮件以及遇到的人都要严加调查、核实,这也时时鞭策、激励着我们每个人每天沿着这条富有成果但又生死攸关的道路不断前进。

《寒冬》曾报道,去年12月,一名在湖北省阳新县太王庙住了8年的七旬盲人佛教徒被勒令搬出去,令老人陷入饥寒交迫的困境。我们获悉,今年3月,政府人员根据这篇报道中的信息前往该县四处搜查我们的记者,声称宗教迫害的事件在海外公布,有损中共政府的形象。

没错,我们所走的道路是正确的,为中共一手遮天、暗无天日的偌大中国带来一丝光明。我们的脚步永远不会停下,但每走一步,我们都必须小心谨慎。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每一位读者的支持,希望您力所能及地伸出援助之手:不是帮助我们,而是帮助我们声援的受迫害群体。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