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海明:蒙古族作家需民族和文化补钙

《席海明:蒙古族作家需民族和文化补钙》

席海明先生(右二)在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上(席海明脸书)

参加维吾尔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等四个笔会平台会议的蒙古人代表席海明认为,对于失去自治的各民族的作家,最重要的是认清并且敢于面对自己民族的文化危机。

八月二十八号到三十一号,由瑞典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维吾尔笔会和藏人海外作家笔会,共同在瑞典的马尔默市举行了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题目是“寻求共识空间——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流亡德国的世界南蒙古大会主席席海明先生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并且针对会议的题目,就南蒙古地区蒙古人的文化现状做了发言。为此,记者在席海明返回德国科隆后,九月一号上午采访了他。

关于这次会议,席海明先生首先对记者介绍说,“这次会议维吾尔笔会的主席请我一定过去,因为他想在这次会上应该把西藏、维吾尔的、还有蒙古人的文学受摧残的情况一定要向大会介绍一下,所以我就去参加了会议。整个情况应该说会开得很好,来的人很多,比方说维吾尔人来了很多,还有土耳其的一些作家,还有哈萨克斯坦也来了人,独立中文笔会也去了很多会员。”

席海明先生说,针对会议的题目,他也做了发言。对此他介绍说,“我的题目讲的是‘殖民地文学的使命’。我们南蒙古还有维吾尔等地区可以说是个殖民地,共产党养了一批笼子里的蒙古作家、维吾尔作家、西藏作家,他们每天在那里歌功颂德。所以我认为,这些人称其为作家是对作家的嘲讽;作家必须有他的人民性、现实性,作家必须要反映人民的苦难,他们的痛苦,他们的希望和他们的憧憬。”

针对大陆地区蒙古族,乃至维吾尔族和藏族地区的文化情况,席海明先生说,“毛泽东评价鲁迅说,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这是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中最宝贵的性格,我说共产党现在每天给我们做脱钙处理。我们的作家不应该再追随他们继续脱钙,那样就彻底地成了软骨了。现在我们已经患了软骨病,以后就只能够爬着走了。所以我们应该有一种站起来的精神、有一种骨头,能够立起来的骨头。所以我希望我们的作家应该给人民加钙,而不是脱钙。”

对于所有作家的社会责任和应该在思想和文化精神上所应该具有的承担,席海明先生最后特别强调,“我们在道德上不能够玩模糊哲学。因为你作为一个作家写东西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不一定要强调痛恨魔鬼,但是我们要承认有魔鬼,还有神的存在,善和美的存在,也还有邪恶的存在。所以你对邪恶必须有一个立场和态度,不能够说它是邪恶也无所谓,普天之下都是兄弟。这种说法我觉得是在帮魔鬼的忙。”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