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辛苦实施母语教育新疆维吾尔族不让文化传统断绝

《异乡辛苦实施母语教育新疆维吾尔族不让文化传统断绝》

中国新疆维吾尔族正面临政府迫害,语言与文化恐消失。(美联社)

一个语言在他乡能够成功保存吗?

8岁的胥库尔(Shkur Abliz)不知道,但他在课堂上努力地用阿拉伯语念诵诗歌,再聆听老师解释字词在维吾尔语代表的意思。

《异乡辛苦实施母语教育新疆维吾尔族不让文化传统断绝》

不少维吾尔族人逃离中国来到土耳其展开新生活。(美联社)

土耳其的维吾尔族

胥库尔与双亲和哥哥从新疆克拉玛依市(Karamay)逃离中国,选择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西北方城市宰亭布尔努(Zeytinburnu)落脚。那里同样住着许多维吾尔族人,是个蓝领阶级汇聚的城市。

胥库尔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谭努利语言中心(Tangnuri language centre)每周上课5次,包含星期六早上。他的母亲艾丝雅(Asya Abliz)希望孩子即使在异地生活,仍可以抱持对维吾尔族的身分认同长大。

《异乡辛苦实施母语教育新疆维吾尔族不让文化传统断绝》

中国政府禁止维吾尔族人实施母语教育。(美联社)

胥库尔在语言中心也会学习维吾尔族的文化传统,如尊重长辈、伊斯兰相关节日与庆祝方式。像胥库尔这样的人并不少,而且最早可以回溯至几十年前。

当时新疆维吾尔族人从中国来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堡与开塞利(Kaiseri),在融入当地环境的过程中,也保存了部分文化和语言。不过近几年来中国对维吾尔族的高压管制,开始迫害到中国以外其他地区的族人,维吾尔族的语言与文化岌岌可危。

正在消逝的维吾尔语

联合国(UN)人道组织8月预估中国有100万名维吾尔族人与少数族群被拘留在大型集中营,中国政府对他们进行强制洗脑教育,声称极端穆斯林教徒意图发动攻击,挑起与汉民族之间的紧张关系。

胥库尔的母亲艾丝雅说她希望教导孩子学习维吾尔语,但在中国的自治区里却不可能这么做。

迫害监察组织「待援教会救助会」(Aid to the Church in Need)22日公布《2018世界宗教自由报告》,指出全世界每5个国家中就有一个国家的宗教自由面临威胁,中国和印度的情况尤为严重。

《异乡辛苦实施母语教育新疆维吾尔族不让文化传统断绝》

中国央视播放维吾尔族小孩阅读官方教材。(美联社)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人类学博士,同时也是研究助理的麦可穆瑞(James McMurray)表示,中国近年来对新疆维吾尔族的迫害来到前所未见的地步,维吾尔族人因此无法用自己的母语进行教育与文化传递等活动,使得原有1000多万人使用的维吾尔语开始面临消失的危机。

维吾尔语保存行动

在伊斯坦堡,过去2年陆续开了数家维吾尔语的语言中心,试图保留这群少数民族最后的文化与传统。有些学校甚至出版自己的语言教材,并在部分新疆父母的要求下快速扩张据点。

教师尼亚兹(Abdureshit Niyaz)指出,出生在当地的小孩并不了解父母一代的历史与文化,有些即使已经就读四五年,还是处于懵懂无知的状态。负责人库图比(Abdulgani Kutubi)说学校接受6岁以上的小孩入学,希望他们能够不要忘记自己的母语。

胥库尔的母亲说,胥库尔年纪尚小,几乎忘记幼时学到的中文,不过他的19岁哥哥因为自幼接收纯中文教育,所以多以中国的思维去看待世界。「我不想限制任何语言,我的儿子现在19岁了,或许对他而言已经太迟」。

《异乡辛苦实施母语教育新疆维吾尔族不让文化传统断绝》

中国军队会在新疆进行反恐练习。(汤森路透)

维吾尔语的语言学家和诗人阿尤普(Abduweli Ayup)则抱持悲观态度。他曾在新疆开设维吾尔语学校,2013到2014年间被中国逮捕拘禁15个月,最后在2015年与妻子和2个女孩逃到土耳其。

阿尤普为了保存维吾尔语,和女儿约定了「维吾尔语限定周末」,但他也承认效果不彰。「你无法在异国保有你的语言,这是不可能的。」表示女儿如果对他说土耳其语也并非她们的错,「是我带她们到这的」。

同化的影响

这些位在土耳其的语言中心出现越来越多的孤儿学生,他们的父母多半回到新疆后就被中国政府逮捕。而这样的孤儿同时也是最为沉默安静,即使身处只有维吾尔族的教育环境,仍逐渐融入土耳其当地风俗民情。

不过胥库尔的母亲艾丝雅依旧抱有一丝乐观,「在我们离开前,我的丈夫和我发现我们继续待在中国的话,小孩就会变得像是中国人……他们将再也没有维吾尔族的认同感。」

仅8岁的胥库尔表示即使身在土耳其,仍可以活得像个维吾尔族。

「有一天我想回到我的家乡,跟着我在土耳其的所有朋友一起,或许我们可以回到那里与中国人一起生活。」

来源:   上报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