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专家:中国政府文件承认“再教育营”是洗脑工具

《德专家:中国政府文件承认“再教育营”是洗脑工具》

新疆问题独立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表示,中国政府文件透露,“再教育营”的目的就是“洗脑”。(记者家傲摄)

尽管中国政府大规模关押新疆穆斯林的行为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但情况仍未见好转。上个月,美国国防部官员透露,目前可能有近300万人被关押。一位研究新疆问题的德国专家周四表示,中国政府文件不打自招,透露“再教育营”其实就是洗脑工具。

自从去年国际媒体掀开了北京当局系统性关押新疆穆斯林的盖子以后,全球各界对此事表示强烈关注。除了各国政府、人权机构、活动人士等群体试图扭转局面,学界也联袂发声,用事实来说明新疆当地的严峻局势。去年年底,近300名全球学者签署联合声明,表达他们对这项维稳行动的普遍担忧。

在新疆集中营问题上的研究颇受关注的德国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周四在华盛顿的一场有关新疆局势的国际会议上表示,中国政府与国际社会对新疆现状有着截然不同的描述,包括“再教育营”的性质、场所环境、关押人数、政策目的等方方面面。他说,如此明显的认识偏差带来了连锁效应。

“在这样的一场充满感情色彩的僵局中,外界指控当局关押的人数持续上升,而维吾尔人社区显然非常受挫,因为情况并没有多大改观。”

他举例说,人权组织、维吾尔团体和美国政府把这些羁押场所称作“集中营”,而北京当局却表示它们只是职业培训中心。前者估计目前有100万到300万穆斯林被关押,而后者表示人数根本没有那么夸张。前者认为它们是在揭露中国政府的谎言,但后者却指出西方媒体和美国政府一直在与中国作对。

早在一年前,郑国恩就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根据中国公安内部文件、媒体报道、知情人士的声明,当时新疆“再教育营”就已经关押了几十万到上百万人。他也因此成为了分析近期新疆局势的知名学者之一。

郑国恩说,为了更有效地反制北京当局的宣传口径,国际社会应该注重于建立一套准确、有战略性的术语,通过分析中国政府的声明来揭发它们的谎言。

官媒报道承认“培训中心”是洗脑工具

谈到当局设立这些“再教育营”的真正目的,郑国恩举了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例子。《新疆日报》去年引述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司马义•铁力瓦尔地(Ismail Tiliwaldi)说:“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把宗教极端思想从那些受到‘三股势力’蛊惑的人的头脑中清除出去……是新疆反恐维稳的一项创举。”

《德专家:中国政府文件承认“再教育营”是洗脑工具》

郑国恩展示乌鲁木齐教培中心(Urumqi Vocational Training School)的一间教室里面,年龄不一的女学员们在围栏里听讲。(记者家傲摄)

为了向与会者展现这些场所的真实性质,他还展示了乌鲁木齐教培中心(Urumqi Vocational Training School)的内外景。他介绍说,一位不具名的知情者去年年底参观了这个场所,并使用了一个模型软件进行了场景还原。

立体模型显示,学员们的学习环境堪比“拘留所”,令人难以置信。

“在教学楼(的一间教室)里,知情者看到了这样的景象:一位看守者站在门口,一名老师站在黑板前,还有一群女学员在如图所示的牢笼里学习。”

他解释说,这样的情景还原让人毛骨悚然,但它们却是描绘这些在押人员日常生活的绝佳方式。

郑国恩表示,通过对中国官方材料的研究,他得出了一系列结论。他发现北京当局注重于反驳能够反驳的说法、否认能够否认的指控,但他们很难反驳直接的事实性证据。这意味着,国际社会在说明新疆问题时应该采取一些技巧。

“我认为我们的胜算更大,而且我们掌握了更多的证据。我相信维吾尔人社区以及所有为此而努力的人能够做得更好,如果他们能够使用确切的语言。这些语言可以适当强烈。但他们需要避免使用一些夸张宣传,因为这些不准确的推断性语言会让中国政府更容易反驳。”

章闻韶:新疆“再教育营”最新数字是98

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中国留学生章闻韶(Shawn Zhang)通过对谷歌卫星图像进行分析,整理出了新疆“再教育营”的部分清单。

他周四通过视频连线告诉与会者,截至目前,他统计出了新疆48个市县的98个“再教育营”。去年以来,当局扩建了至少16个场所,而和田、库尔勒等地已经形成了特大“营地群”。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