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对中国“心结”从何而来?

德中之间的人权对话步履艰难,经济关系停滞不前。德国要想以自信的姿态与北京打交道,就需要对未来高科技进行战略投资。

《德国对中国“心结”从何而来?》

马斯与王毅在北京会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外长马斯抵达北京不久后说的一句话,为他此次中国之行定了调:”再教育营我们是不能接受的。”与马斯会谈的中国外长王毅对此表示不理解,他驳回了德国外长的批评说,这是中国的内部事务。前不久德国联邦议院就新疆的形势进行讨论,联邦政府还接到了中国大使馆的抗议。

迄今为止,德国政府高官在中国一直是颇受欢迎的客人。马斯已是今年第三位访华的内阁成员,就在几周前,国防部长冯德莱恩也访问了中国。今年年初总理默克尔对中国进行了第11次访问。不过在柏林全球政策研究所的所长贝内尔(Thorsten Benner)看来,这一表象的背后,是德国”对华政策的三大误区”。

《德国对中国“心结”从何而来?》

国防部长冯德莱恩10月刚刚完成首次访华

贸易促转变?

首先,”以贸易促转变”的信条未能成为现实,即希望通过市场开放推动民主化进程;其次,德国和中国已不再是互补型的贸易伙伴,在某些领域早已成为竞争对手;第三,人们曾认为如果德中保持良好的双边关系,那么对欧盟的共同对华政策也有利。

贝内尔认为,现在双方的观念都发生了变化。像”一带一路”这样的项目在德国和欧洲引来批评性的目光,”因为中国通过在希腊、巴尔干国家投资大型基础设施换取在当地的影响力。”

《德国对中国“心结”从何而来?》

中国的“一带一路”引起德国担忧

今年夏天德国政府阻止了中国国家电网收购一家德国电网运营商的计划。不过中国对德国基础设施的影响力有可能在其他地方显现:例如计划于2019年进行的5G网络频谱拍卖,专家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参与表示担心。华为被认为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

美国和澳大利亚都已阻止华为参与本国的网络扩建工程。德国经济部对此问题作出的表态是,德国没有计划通过法律途径将某一家运营商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事实上原因之一是,有关网络主权的讨论在德国和欧洲都还刚刚开始。”目前我们还没有把电信网络当作敏感的基础设施来看待,也没有认真思考如何保障其安全”,贝内尔说。

制度和价值体系的竞争

德国政府似乎已经意识到,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投资未来科技,例如人工智能至关重要。默克尔已宣布,德国和欧洲要在未来成为人工智能的领先者。德国将投资30亿欧元,缩小技术创新的差距,进行战略布局。”这将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未来的繁荣富裕,决定我们能否捍卫欧洲的价值观、个人的尊严,在数字时代保护公民的隐私。”

在安全专家看来,人工智能早已不仅仅是一种未来的技术。”这是一种战略手段”,欧盟安全研究所(EU-ISS)的菲奥特(Daniel Fiott)说,人工智能不仅将改变工业制造,也将改变安全和防务政策。”现在到了必须思考人工智能对于欧洲防务政策的意义的时候了。”

“这种技术背后的问题是由谁来制定标准”?贝内尔进一步指出,”我们处于一场竞争中,一边是强调自由、社会福利的民主和市场经济,另一边是以高科技支撑威权的中国特色的国家资本主义。”

安理会合作

要在全球性竞争中立足,德国需要有利的谈判地位。而德国外长马斯对同中国的合作有更长远的规划。”如果我们想制止新一轮军备竞赛,就需要更多,而不是更少的约束。不只在欧洲,而且是在全球”,马斯在与中国国家副总理王岐山和外长王毅会晤后表示。这不仅涉及阻止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努力,还涉及有关限制新的武器系统,包括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讨论。

“在这个意义上,这是很辛苦的工作,但这是一次重要的访问”,马斯在从北京返回德国的飞机上发布视频,做出如是总结。”中国在未来将变得更加重要,我们必须与中国保持密切联系。”为此,德国也不能在新技术上落后。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