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第三次制度之争

全球实力竞争的天平似乎在向亚洲一侧倾斜,中国式的国家资本主义最终会战胜西方的自由市场经济吗?

《德语媒体:第三次制度之争》

(德国之声中文网)西方人有一种固有观念,即市场经济、自由民主以及法治国家三者合一的政治体制要比其它任何政体都更为成功,也更人道。但是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这种观念正在发生动摇。因为缺乏新闻和言论自由、不尊重个体权利的、一党专政下的中国在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法兰克福汇报》发表了经济学家福斯特(Clemens Fuest)撰写的文章《第三次制度之争》。文中写道:

“所谓的’老西方’正在面临一场’第三次制度之争’。第一次制度之争是自由市场经济下的民主制度同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央集权计划经济之间的角逐。这场争端的核心是哪一方能够在军事上占据优势,以及哪一种经济制度能够在第三世界获得更大的认同。这场争端以苏东共产主义体制的完结而收场。第二次制度之争是指民主制度下市场经济体之间的区位竞争。这场竞争是不同国家以各自的税务政策、教育体制以及福利制度为契机,吸引外来投资和就业岗位。这场竞争仍在进行当中。

而在第三次制度之争中,西方民主国家正在和以中国为首的专制型国家资本主义展开竞争,在俄罗斯和越南等国家也存在着国家资本主义的某种变形。第三次制度之争中,既涉及到军事竞争,也涉及经济竞争。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最终会在科学技术以及经济活力和经济效率方面战胜西方市场经济吗?中国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中所扮演的角色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并最终抵消西方的影响力吗? 全球经济和贸易秩序最终会被中国的利益所左右吗?同上述问题密切相关的是,个体自由、法治国家以及言论自由等西方价值观是否还拥有未来。”

《德语媒体:第三次制度之争》

中国正在推动的“一带一路”计划

作者认为,第三次制度之争也令欧洲面临诸多挑战。欧洲人首次感受到中国的崛起,是由于大量中国廉价产品涌入欧洲市场。一些欧洲企业不堪竞争压力,或倒闭或转型。并由此造成了工作岗位的流失以及低端工作薪资的滑坡。这一发展对于当事人来说,当然非常残酷。在很多人看来,失败者的愤怒甚至是政治极端化发展的肇因。不过,作者认为:”总体而言,中国进入世界经济体系也给欧洲带来了诸多好处,而且好处也并不仅局限于消费者能够买到廉价的进口商品。特别是德国企业得以在中国开辟新的销售市场,从而为德国增加了或保住了就业机会。”

作者认为,同当年大量中国廉价产品涌入欧洲市场时不同,今天欧洲人更担心的是大量中国资本的涌入。除了担心中国人抢购欧洲的核心技术,也担心中国在政治上分化欧洲。作者写道:”

“一个由政治决定投资方向、由国有企业负责福利和地方政策的经济体制是否要比欧洲那种强调政经分开的体制更有优势,这个问题,今天没有人能够回答。

但是有一点则是肯定的:要想在第三次制度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欧洲国家就必须要为世界各地有才智的年轻人和投资者提供富有吸引力的前景。在同中国的经济往来中,也应更理智地权衡机遇和风险。”

“权衡机遇和风险”,也是大多数希望去新疆旅游的西方游客目前所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因为这里既有浪漫神秘的古丝绸之路,也有世界上最严苛的监控系统。《法兰克福汇报》一篇题为《极度监控》的文章写道:”

“德国联邦政府目前已经对新疆的旅游安全建议做出了相应的修正。周四起,德国外交部网站上写道,在当地警察的搜查行动中,外国游客有可能会被暂时拘捕。此外,游客还应做好相机和手机被警方搜查的准备,入住酒店房间后,也有可能会被安全人员问话。特别是拥有维吾尔血统的德国人及其亲属更会成为盘查重点。…德国外交部的旅行安全建议称: ‘过去数月来,已经发生多起维吾尔血统人士被逮捕及没收护照的事件。

《德语媒体:第三次制度之争》

2017年,新疆逮捕人数递增了730%。图为2009年七月骚乱过后的乌鲁木齐街头。

但’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组织周四发布的调研报告却显示,实际情况更为糟糕。根据这项报告, 2017年,新疆被捕人数比前一年递增了730%,以至于虽然新疆人口只占全国人口1.5%,但2017年新疆被逮捕人数占全国被逮捕人数21%。被起诉人数也递增了420%,占全国被起诉人数13%。上述数据均来自中国检察系统的官方统计。报告称,一名父亲被判处多年监禁,理由是他用阿拉伯文给女儿发送了一条涉及宗教的手机短信。他的女儿也被判刑入监。”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