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断根「从娃娃抓起」 维族儿童遭强制汉化

大批维族穆斯林被带走接受「再教育」的同时,其儿女也被圈再铁丝网内,同时还被禁止说母语。

《文化断根「从娃娃抓起」 维族儿童遭强制汉化》

学校围墙上安装铁丝网,挂着「爱国从讲国语做起」的标语(知情人提供)

《寒冬》此前报道,教育转化营内逾百万穆斯林被强迫学汉语,并接受政治思想教育,而他们的子女也被封锁在「爱心」学校里接受汉语政治宣传的荼毒。同时,这些孩子还被迫在全汉语环境接受教育,也就是说用汉语教导他们汉族文化及规范,这些维族传统文化传承者就这样被剥夺了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近日,几位赴新疆支教的老师接受《寒冬》采访,描述了新疆维吾尔师生的真实现状。

赴疆教师:初见维族儿童,我的心在隐隐作痛

一位赴新疆喀什市支教的老师刘琦(化名)向《寒冬》透露,政府以「推进西部人才引进计划」为由,每年以优厚的待遇从外省招聘大量大学生作为汉语教师深入新疆支教。每批招聘名额约1500人,每个老师都要签署合同,一签就是三年,违约者会被罚款5千元人民币(约合715美元)。

「为什么要调来这么多汉族老师,就是从娃娃抓起。让维族孩子都学汉族文化、说汉语,消灭维族文化。」刘琦说,「现在政府的整治力度特别大,不管教育也好,生活习俗也好,语言也好,完全打破以往维族人的生活方式。」

一位曾经于去年夏天前往喀什地区支教的老师,这样描述她第一次见到学生的情景:「他们好像没有洗脸一样,衣服的袖口都烂得没有了,裤腿底下也扯烂了。有的学生穿的鞋没有前面,有的没有鞋后跟,有的鞋底子都磨没了,只套个鞋帮子,看起来很可怜​​。这些孩子就像旧社会的孩子,见个陌生人,一下子都围过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多数维族孩子的父母都被抓了,有的家里是大一点的孩子管着弟弟妹妹。看着这些没有父母管的小孩子,我的心在隐隐作痛。」这位老师说。

全汉语教学,维族师生陷困境

刘琦介绍,政府规定所有中、小学生必须集中学习,严防学生私自接受其他教育,学校几乎没有假期,特别是那些因为父母被抓而无家可归的孩子,都被「圈」在学校里。

「对维族老师来说,一进公共场所全部都得说国语,用国语授课,不标准也得说,这是强制性的;节日期间,维族师生只能用国语唱红歌,绝不允许唱维族歌曲;维族老师一旦被发现用维语发微信,都会被警告:是不是想造反。」

维族教师必须通过国语考试后才可任教,所有师生必须使用国语交流。」刘琦说,「学校领导还会定期对学生进行检查,在课堂上若有学生用维语回答问题,老师就会被扣工资。」

他补充说道,学校刚转为汉语教学时,孩子们学习时得先将汉语翻译成维语,再做答案,然后再将答案翻译成汉语写上去。

「因维族孩子从小说维语,他们对老师课上所讲授的内容大多数都听不明白,所以学习各科知识都很吃力,就如语文考试满分100分,一个近60名学生的班级,能得50分的仅有几个,甚至还有学生考0分。低年级的学生在失去了维语的基础教育后,已经不会写维语了。而那些以前接受维语教学的高年级学生学习成绩骤降,学生也因此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学生学习也很吃力,甚至产生退学的念头。」

「我很担心这些孩子长大以后什么也干不了。」一位老师说,「有位学生的母亲兴高采烈地来找我,说已经准备好孩子上大学的钱了,但当她得知换成汉语教学之后,孩子的学习成绩很差,上大学希望渺茫,这位母亲当着我的面就哭了起来。」

学校像监狱,教师纷纷辞职

刘琦告诉记者,在新疆,学校围墙上都安装着铁丝网。警察每天都在路上巡逻,整个学校不像教书育人的地方,反而像监狱,让人感到压抑。

「学生从小活在这种恐怖气氛中,很容易导致精神、心理扭曲。」刘琦说,「对我们来说,其实主要是心累,那里给人的感觉就是黑暗、恐怖。时刻不能大意,说抓走就抓走,有的人接到电话说你来村委会一趟,有事找你,去了就回不了家了。」

「新疆学校的教学制度、政府下达的一些命令都不合理。本来学校一心一意搞教学就行了,但新疆把政治任务摆在第一位,主要是改变学生对国家的认识、态度,全力改变学生对自己民族的认同感。很多到新疆支教的老师因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放弃高额工资回到本地。」刘琦说。

对于当局禁止维语教学,美国维吾尔协会副主席伊利夏提(Ilshat Hassan)曾对美国之音说这是中国政府对维族文化和历史的灭绝。如果这项政策继续下去的话,东突厥斯坦是不会有和平生活,不会有和平的。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