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伊犁被羁押者每次仅睡两小时 官威胁获释者披露内情将灭家族

《新疆伊犁被羁押者每次仅睡两小时 官威胁获释者披露内情将灭家族》

新疆尉犁县改造营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6月1日)

(新疆-2018年6月1日)新疆伊犁改造营一位获释者,近期冒死披露狱中状况。他说,塔城地区一所谓的学习中心内,十多人被关一囚室,每晚睡眠一次两个小时,到时会被叫醒。另外,每人每天获分配三个馒头,配以白开水送饭。当局还威胁释放者,如果将狱中情况外泄,将会消灭其家族。

新疆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一位近期从改造营获释的人士称,他在狱中经历的遭遇,人类无法想象。这位要求匿名的人士不顾安危,本周五(6月1日)对本新闻网记者披露,他被关在改造营近一年,也曾想到结束自己的生命:

“被关在政治学习中心一个房间,同时被关闭的有18个人。每天晚上,这18个人不可以同时入睡。学习中心规定.,一个人一次睡眠时间仅为两个小时,就被身旁的人推醒。看守要大家互相监督。还说,这是为了防止有人自杀”。

该名哈萨克族人称,很多人难以忍受折磨,试图自杀。因在里面生不如死:

“每天从早到晚,强迫学习汉语、唱国歌等,白天也不准离开牢房,外出呼吸新鲜空气、晒太阳,很多人因此患病。另外,牢房与牢房之间的人不允许打听对方的家庭情况和被捕原因。住在里面的人,现在基本上处于精神崩溃状态”。

去年6月被公安莫名其妙关押的这名哈萨克族人,至今不知自己犯了什么罪。他说,改造营的伙食极差,也吃不饱:

“一天只给三个馍馍(馒头)和白开水,没有菜吃。今年春节时,监狱说给我们改善生活,只吃了一餐汉族人包的饺子,那一次算是吃得最饱的一餐。很多人都在说,他们无缘无故被关在这里,也没有罪名。还不如被判刑十年,即便被判刑十年,也可以好好睡觉,干累活儿也没问题,现在把我们折磨到极点了。”

据知情人士披露,当局担心获释者把改造营内的惨况披露给海外人权组织,对每一个获释者采取签署保证书、威胁等方式,封住对方的口。比如,当局放人时,将其中一位家庭成员继续关押,作为人质:

“被抓人有三代亲属血缘关系的都可以当作人质。如果你在外面说学校中心内的情况,那么,关在里面的人就会遭受折磨,甚至被死亡。所以放出来的很多人,都被不敢说。即使他到了哈萨克斯坦”。

一位哈萨克族人称,新疆当局为每一个维吾尔族人、哈萨克族人建立一份“个人信息登记表”,表中记录着该家族全体成员的名字等信息。他说:“被释放后,如果向外界透露哪怕是一点信息,那么这些表格里的三代亲属都将遭殃,家族就会遭到灭亡”。

继额敏县和托里县之后,新疆沙湾县也在近期被当局封闭,成为一个大监狱。据百度百科介绍,沙湾县有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回族及汉族等三十个民族组成。两个月前,新疆当局封闭额敏县和托里县,海外哈萨克人进入上述两个县探亲,必须提前一个星期向公安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入。目前,被封闭的县增至三个。海外哈萨克族人估计,实际被封闭的县可能不止三个。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