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女企业家曝光被关集中营内幕

《新疆女企业家曝光被关集中营内幕》

(阿拉木图-2020年1月12日)新疆尼勒克县哈萨克族一名女企业家迪娜,因宗教信仰和曾出国前往哈萨克斯坦,被公安关进再教育营羁押近一年。同时被捕的除了迪娜是哈萨克族,其余30多人都是维吾尔族。迪娜披露,在教育营内,她和数十人被强行脱光衣服,男人女人各站一边。

28岁的新疆尼勒克县哈拉苏乡哈萨克族女子迪娜.努得拜(Dina,Nurdbay),2017年10月在家乡创办了“新疆桍尼凯服装公司”并申请了专利商标,同时开设两家专卖店,每月收入人民币10多万元。10月14日被公安带走,关入再教育营近一年。2019年5月,迪娜以探亲的名义离开中国,抵达哈国,最近,她鼓起勇气对外披露了她在教育营的亲眼所见。

迪娜的父母于2015年9月移民哈萨克斯坦,她曾多次前往哈国探望自己的父母亲,因此她在两年后的2017年10月14日,被公安送进政治再教育营。迪娜近期在哈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的帮助下,公开了自己在所谓教育培训中心的经历。她说,她被强行脱光衣服,又被与一批维吾尔族妇女同囚于一处:「我们的衣服被扒光,男人女人各站一边,30多个女人被送入没有灯光,没有窗户的黑暗监狱。」

她还说,被羁押在集中营的大部分是哈萨克和维吾尔族人,她曾追问警察为何逮捕她们,但得到的回答令人目瞪口呆:「你不知道吗,我们抓人很长时间了,只要有宗教信仰,有出国者都要逮捕。」

迪娜表示,她和10多名哈萨克族人关押在一起。一名50多岁女人对她说,因为家里来了哈萨克斯坦的客人,结果一天后她们夫妇被送入集中营。她说:「16人住在没有窗户的房间内,吃饭,大小便全部在一个小房间内,食物无法入口。」

回忆被羁押在集中营的岁月,迪娜心情承重。她说,刚被抓时,警方说等中共十九大闭幕后(2017年10月24日)再放她,却没料到将她转移到另一个「教培中心」(集中营)。在教培中心内,每个人被规定呆在40厘米乘以40厘米的圈内,背诵歌颂中国共产党的歌。

迪娜说:「我们的衣服被没收,换了褐色制服,集中营分为3等,强管班,严管班和辅管班,集中营内天天让我们看反恐新闻,然后从外地调入医生给我们注射不知名称疫苗。」打完疫苗后她开始失忆了,「他们问我母亲姓名,我回忆了3天才想起来。」

集中营每天都有人被送来,每个村庄都有上百哈萨克和维吾尔人被逮捕。「在我所住营房内有两个汉族女人,一个是因为到北京上访,70多岁,叫刘彩霞,还有一个杨文华,是基督教徒所以被关押。」努得拜说,因为帮老年人写作心得体会被教官发现,罚她坐老虎椅,并将她送入严管班,晚上要被戴着手铐脚镣转移往尼勒克县城的法院监狱。但由于她的汉语能力强,会画画,又被安排给关押的其他人教授汉语、绘画等。

2018年4月,迪娜所在的教育营,有7名女性被转移到中共党校。迪娜说:「那是因为她们在哈萨克斯坦的亲属控告及申诉,引起外国关注」。

迪娜透露,在县党校内关押了100多名少数民族妇女,她们不必学汉语,还有化妆用品等,但被要求种菜:「还被送到黑工厂干活,所有人被铁链锁着,每月可领到9元人民币工资。」

世界人权组织及美国、欧盟等国对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立教育营表达强烈关注,并持续要求中国关闭教育营,停止宗教迫害。2018年秋季,中国开始逐步将教育营改成劳动车间,小部分人获释。同年9月23日,被羁押近12个月的迪娜获释回家。她说,她在所有村民面前宣读一份所谓的认罪书,「内容是我是卖国贼,我犯错误了,党和政府教育挽救了我。」回家后,她继续接受教育,村里所有人每天都被集中到村集中营学习,每天她要去宣读「罪己诏」,每两天都有县干部住她家里,谈话,拍照发布到政务网。白天晚上她要求随叫随到。

出来后,她知道自己的公司被查封,资产不知去向,银行卡没有任何现金,还欠了7万元银行债务,粗略估算6万美元的资产失踪。被强行要求每1000人民币被要求每天核算17元利息,每天1190元利息我连续还贷3个月90余天,「我的房子被卖了,我每天被监控着,走到那里都被人脸识别系统报警,被无止尽盘查,3月后我被银行强行还贷5万元,现在还欠着银行贷款5万7千元。」

2019年5月,她终于获准前往哈萨克斯坦探望父母。她说,曝光在集中营经历,是因为中共土匪抢劫行为,她在中国的两个伯父目前被株连,让她无止境的还贷款,霸占她的公司资产,让她无法生存,每天打电话骚扰她的生活,威胁要把她亲属送入集中营等,她80多岁的奶奶也被扣押。她目前带着5个月大的孩子在阿拉木图到处打工,生活艰难,如果她不按要求还贷,亲属们会被关押集中营。

对华援助协会驻阿拉木图特约记者艾尔肯报道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