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打压温和声音无助于当局维稳

《新疆打压温和声音无助于当局维稳》

四年前的这个月,著名维吾尔族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被中国当局拘押并最终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当时,多名评论人士预测中国当局意图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严厉镇压,以消除日渐高涨的民族紧张关系,亦需要钳制一切温和的声音。诚如所言,新疆如今已实际上变成一个警察国家的状态。
《新疆打压温和声音无助于当局维稳》

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因为倡导民族和解,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Private

现在,无处不是警察的监视、随处可见的行政拘留场所、高科技的监控设备、全副武装的巡警、遍地开花的安检站以及一系列违反人权的侵犯性政策成了新疆的特征。

维吾尔族是主体为穆斯林的突厥语系民族,针对他们的系统性歧视由来已久。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打击分裂主义”的名义下,他们成了迫害的目标,被任意监禁、与外界隔绝地拘押,而且在宗教自由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方面受限。

自陈全国两年前任自治区党委书记以来,新疆便成了中国近年来实施某些最为残酷最具破坏性的安全政策的试验田。

寥寥数位于近期前往新疆的记者讲述了沿路密集的检查站、公园入口处的安检及金属探测器以及在街上随机检查移动电话以确保所有手机都安装了一个新的安全软件。

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研究主任阮柔安
新疆已成了中国近年来实施某些最为残酷、最具破坏性的安全政策的试验田。

当局已将监控升级至前所未有的水平,使用了包括DNA、生物测定及人脸识别在内的最新科技。警方推行了新的“警务云”大数据平台,汇集并分析各种信息,用以追踪危害“社会稳定”的群体。

正如老大哥(Big Brother)监视着人们的一举一动,当局将此举措加倍用在了践行宗教信仰的维族人身上。2017年通过的《宗教事务条例》修正案将国家对宗教事务方方面面的控制编撰成法,而3月在新疆颁布的《去极端化条例》则明确针对穆斯林。该《条例》把“极端化”行为细化,包括“非正常蓄须”、拒绝吸烟,以及不在伊斯兰圣历斋月期间售酒。新条例甚至禁止新生儿及16岁以下的人士使用穆斯林姓名。

在海外留学的维族学生被要求回国,别国政府对维族及其他中国学生形成围攻之势,询查问他们的活动和学习情况。7月,国际特赦组织收到报告,指最少有22名维族学生被从埃及强迫遣返回中国。两名自愿从埃及回中国的学生据报在警察羁押中死亡。

由于这样的打压,数以千计维族人及其他穆斯林在不经任何独立司法程序、无法会见律师及家人的情况下,被拘押在“去极端主义中心”、“政治学习中心”或“教育转化中心”里,一次长达数月,而他们被拘押的原因包括持有古兰经、在境外留学或有家人在海外生活。

当局把打压粉饰为保护国家安全并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举措。中央当局自2014年建立的全国性国家安全法律体系包含措辞模糊的法律,大开滥用之口。

阮柔安
使民众实际上陷于警察国家而缺乏人权保障,这不会让中国实现其所声称的“稳定”目标。

各国政府均有责任保护本国公民不受针对公众发起的袭击,此类袭击对公共秩序及国体存亡构成了真正的威胁,但回应须与之成比例且应限于并针对解决特定威胁所需。我们在中国所见到的情况和其他地方无异,即政府反应过度,且中伤的是整个民族或宗教团体,而非真正针对犯罪个体。

如此中伤正是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自己的文章中所要解决的。他担心自己的家乡陷入“混乱与分裂”,并致力于达成“各民族和谐共处”。他说:“用我们理性、健康的声音与极端化的声音争夺观念的市场……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任务和使命之一。”这可以说恰恰与他所被控之“分裂国家”罪名相反。

使民众实际上陷于警察国家而缺乏人权保障,这不会让中国实现其所声称的“稳定”目标。当局应营造一个人人可以自由从事宗教活动、享受各自的文化并且免于被迫害的恐惧的环境。伊力哈木·土赫提明白这一点,中国当局令其噤声的同时,亦剥夺了每个人发出温和声音的机会,而温和的声音方能促成当局所追求的稳定。

阮柔安是国际特赦组织的东亚区研究主任。英文原文发布于南华早报

来源:  国际特赦组织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