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教育营内羁押者受分类处罚

《新疆教育营内羁押者受分类处罚》

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羁押了一百多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图为2018年12月3日,中国新疆地区阿图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服务中心内维吾尔族人在排队。(资料图/美联社)

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因羁押了众多少数民族穆斯林,受到国际社会关注。据海外维权组织披露,今年初以来,当局逐步将羁押者进行分类处罚,部分人获释,部分人被转移到新疆以外地区从事体力劳动,另一部分涉及宗教的人士被判刑入狱。

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羁押了一百多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被羁押者获释后对外界披露他们的遭遇。在国际社会强烈关注下,新疆官方今年8月16日发表《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中称,随着教培工作的有效展开和推进,新疆大多数教培学员已顺利结业。

【小姐弟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喊】 【望中共释放被囚“再教育营”亲人】

【小姐弟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喊】【望中共释放被囚“再教育营”亲人】中共在新疆以“再教育营”囚禁过百万名维吾尔人及穆斯林,家属只能在境外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喊。现居于哈萨克斯坦的一对姐弟,以汉语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他们的父亲托合塔尔、爷爷及两个哥哥。#再教育营#人道危机#今日新疆#明日不敢想像#求援国际

Slået op af Radio Free Asia Chinese 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 i Tirsdag den 5. november 2019

不过,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穆斯林努尔别克本周一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新疆部分教育营已经关闭,但被羁押者仍未获得真正的自由,有的被送到其他地区打工,有的被判刑。他说,受到境外媒体关注的相对安全些:“目前新疆再教育营很多人,有的被判刑,有的被送到内地工厂做苦力,有的人放出来以后,(外媒)没有报道的,包括你们电台(RFA)没有报道的,隔了几个月以后,又被判刑。有些人在这边(哈国的)亲戚软弱一些的,没有上媒体(报道)的,三、四个月没有报道的人,被拉进去判刑。我哥哥他们(在新疆额敏县)都安全。因为我上媒体(接受采访)多。”

《新疆教育营内羁押者受分类处罚》

叶尔波拉提.木哈买提和妻子,双双被捕。(当事人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国际媒体报道新疆情况对受逼害者有利

努尔别克说,他在新疆的哥哥、姐姐等家人都安全是因为自由亚洲电台等外媒报道过,新疆地方当局不敢轻举妄动,但不准其家人离开中国。他说:“我哥哥吾木尔别克,在你们报道之后,出来了(羁押9个月)。我的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和他们的家人,(警察)不让他们来哈萨克斯坦团聚。我这里有两百多个人,每天有十来个人跟我联系(求助)。”

现居住在阿拉木图的穆斯林很巴提.木哈买提哈里对本台说,她在新疆塔城地区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的哥哥叶尔波拉提.木哈买提哈里,因为做礼拜被判刑:“我哥哥叶尔波拉提.木哈买提哈里,他是1987年4月6日出生,还有我的舅舅杜慢.海尔汗,他是1976年出生的。他们是2017年3、4月份莫名其妙的被警方抓捕,现在新疆塔城地区乌苏监狱。我哥哥被判刑17年,我舅舅被判刑14年。”

《新疆教育营内羁押者受分类处罚》

哈萨克族杜曼.海尔汗。(当事人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最近三年,本台记者曾与无数的哈萨克族穆斯林就他们在新疆的亲友被起诉的罪名,进行沟通。被告人的罪名除了“分裂国家”、“从事极端宗教活动”以及“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还有的就是做祷告、转发境外视频等。很巴提说,她的哥哥和舅舅被指控的罪名很离奇:“我哥哥他是因为信仰伊斯兰教,做礼拜而被抓,我舅舅杜曼.海尔汗他是因为救出车祸中的维吾尔族人而被抓,判刑14年。难道救人和信仰伊斯兰教是有罪的吗?”

《新疆教育营内羁押者受分类处罚》

哈萨克人伽米娜的孩子,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她的父亲。(当事人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小童为营救父亲向国际社会求助

另有两位小朋友通过一段视频,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他们的父亲:“我们家有四口人,有爸爸、爷爷,还有我的两个哥哥,被中共共产党抓走了。现请求全世界的人们帮帮我。我已经没有看到爸爸、爷爷,还有两个哥哥,两年多了。”

这位哈萨克族女孩一边说一边在流泪。说她很想念疼爱她的父亲:“还有爷爷和两国哥哥,他们都很疼爱我。”本台曾报道,伽米娜的丈夫、弟弟等亲友都曾被中国新疆当局关押。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