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源少数民族教师“被迫改行” 采集生物信息含骨髓

《新疆新源少数民族教师“被迫改行” 采集生物信息含骨髓》

旅居哈国的巴合提.哈拉乌汗称她姐姐在新疆,当局不准其出境
(图:对华援助协会,2018年5月2日)

(新疆-2018年5月2日)新疆伊犁州新源县少数民族学校,去年被当局关闭或并入汉族学校,一批少数民族教师被辞退或改行。当地哈萨克族人称, 近期45岁以上的教师被要求主动退休,每月领取原月薪六至七成的退休金,年轻者改行当清洁工或门卫。另外,新疆将换发第三代身份证,当局派人入乡采集生物信息,除了血液、头发,还包括骨髓等。据说在“民族”一栏,将统称“中华民族”。上述情况有待官方证实。

新疆各地政府去年起,逐步关闭、合并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及蒙古族等少数民族学校,将上述学校并入汉语学校,以汉语教学取代民族语言。伊犁哈萨克族自治州新源县哈萨克语学校均被并入汉语学校。当地一哈萨克族人对记者称,年满或45岁以上的,被要求办理内部退休,每月领取原工资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不等的退休金,而未满45岁的教师,则被改行。这位要求匿名的人士称:“想退休的老师办内部推养,每月拿60至70%工资,年轻一点的去当门卫或清洁工、维修工等。他们已不再教书了。很多补贴、奖金都没有发,工资也少了”。

一名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称,最近由于新源县政府停放工资,当地哈萨克族人在哈国留学的子女,生活遇到困难:“最近三个月停放工资了,在哈国上大学的学生们,因为他们的父母停放工资,这边的孩子们生活费都给不了,另外清洁工也不发工资。有人想罢工,公安来警告清洁工们,再不上班要进改造中心,反对者会进劳改中心,为了生命安全,现在清洁工们每天早出晚归,不敢放弃工作”。

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人巴合提.哈拉乌汗(Kalawkan keze Bahet)称,她目前定居在哈国东部乌尔加尔县玛汗西村(UrjarAudane Makanxe awele),她姐姐支别克.哈拉乌汗(Kalawkan keze Jibek),去年(2017)9月29日去中国后,至今未归,也没有任何音讯。姐姐年老体弱,当地政府不准她回来。巴合提.哈拉乌汗希望哈国政府与中国政府交涉,让其姐姐回到哈国。

另一位定居在哈国东部乌尔加尔县玛汗西村(UrjarAudane Makanxe awele)的哈萨克人称:“我们一家6口人,2017年11月去中国到现在回不来了,姐姐夏木斯雅(Xamsiya),二姐(Xanxu)及姐夫叶斯哈提(Eskat),当时带两个孩子去中国,但他们的护照被公安扣留,另一个是我表姐古丽给娜.热合木哈子(Rakemkaze keze Gulgeyna)也无法离开中国”。

海外哈萨克人称,目前有数以百计持有哈国绿卡或加入哈国国籍的哈萨克人,无法离开中国。新疆各地到处是摄像头,许多家庭的暖气、天然气的调测器都被安装窃听装置。

另外,新源县两项工作办公室不久前发出“新源县关于换发二代身份证前期信息采集工作告知书”,称该县于2017年11月1日起全面开展采集,由于多方面原因,目前仍然未做到全员采集。请新源户籍未采集的人员于5月1日前到户籍地派出所(社区)进行户籍信息核实和生物信息采集。生物信息采集包括人像、指纹、虹膜、血样等。

当地一哈萨克族人说,当局将换发的第三代身份证上,除了姓名,出生年月,但没有“民族”一栏。她说:“我们知道的以后身份证没有民族之别,只写中华民族,在这个新疆范围内专人负责,这个工作下乡到每个村庄采血,骨髓,头发,指纹,男人的精子等”。由于官方第三代身份证尚未发出,上述说法暂时无法求证。

来源:   ChinaAid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