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旅遊業:被迪士尼化的維吾爾族文化

中共將700萬遊客帶到了中國的「狂野西部」,當地維吾爾人被迫載歌載舞,強顏歡笑取悅漢族遊客。

作者:露絲·英格拉姆(Ruth Ingram)

《新疆旅遊業:被迪士尼化的維吾爾族文化》

龍山公園新近對外開放的大橋。

不真實的「民族體驗」

龍山公園新近對外開放新疆首個9D玻璃天橋,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天橋全長280米,橫跨公園內用混凝土保護的開都河河段。遊客不僅可以在50米高空頭暈目眩地欣賞美景,還可以穿著塑料鞋套踩在玻璃上,聽著腳下的橋面發出刺耳的碎裂聲,讓人更覺驚險刺激。富於冒險精神的漢族遊客一邊因害怕(掉下去)沒命而緊緊抓住護欄,一邊發出開心的尖叫聲,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動,享受著新疆(政府)為取悅他們而專門準備的又一個不真實的體驗。

《新疆旅遊業:被迪士尼化的維吾爾族文化》

遊客腳穿鞋套走在帶有模擬碎裂音效的玻璃上。

現在,「尋釁滋事者」已被牢牢地關在教育轉化營裡,人們可以「安全」地前往「狂野西部」旅遊了。新疆旅遊局加班加點工作,努力地對外宣傳維吾爾人聚居的中心地帶形勢「越來越好」。旅遊宣傳冊上印滿了滿臉笑容的新疆當地人,他們烹製的是充滿異國風情的食物,唱歌跳舞時穿戴的是色彩繽紛的民族服飾,遊客點歌時當地人彈奏的是古老的傳統樂器。當然,宣傳冊沒有提到這些笑容背後另有一個險惡世界:約300萬維吾爾同胞被關押在用層層帶刺鐵絲網圍起來的教育轉化營裡,沒被關押的人則生活在恐懼之中,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新疆旅遊業:被迪士尼化的維吾爾族文化》

在來新疆採風的漢族藝術家面前,當地維吾爾人必須像模特一樣擺好姿勢。

中國內陸旅遊公司提供的「民族體驗」項目繁多,吸引了眾多遊客。新疆文化和旅遊廳的統計數據高得驚人:今年9月中秋假期,新疆接待國內遊客超過720萬人次,同比增長37.23%,國內旅遊收入超過117億元人民幣(約合16.5億美元)。根據新疆旅遊局發布的數據,該地區被證明是一棵名副其實的搖錢樹:到2020年,新疆將接待3億遊客,並為當地帶來6000億人民幣(約870億美元)的收入。由於目前外國人辦理赴新疆旅遊簽證條件苛刻,所需填寫的表格繁瑣,有錢去新疆消費的遊客是異軍突起的中國中產階層,他們不來則已,一來則成群結隊。

為迎接遊客而烤製的「漢化」naan餅

今年,從全國各地到新疆旅遊的人有機會過了一個新疆風格的中秋節,而且能趁這個機會到首府烏魯木齊市饢文化產業園親手烤製維吾爾風格的「香酥薄脆」的「饢」(漢族人對naan餅的音譯),烤製時經過一道特別的衛生加工程序。

為了迎接10月1日中國國慶70週年,產業園還特別烤製了一個月餅形狀的維吾爾風格巨饢,上面自豪地拓著「我與祖國共慶生」字樣。中國政府極盡能事,把中秋節印在維吾爾人的日曆上,讓家家戶戶都過這個節。

《新疆旅遊業:被迪士尼化的維吾爾族文化》

為迎接中國國慶70週年製作的巨「饢」。

但是對於維吾爾人來說,所有這些都那麼的令人厭惡,他們既不過漢族人的節日,也不會在他們敬重的naan餅上畫東西加以點綴。維吾爾青年烏米特(Umit)曾接受兩年全日制的再教育,剛獲得自由不久,目前被強行安排在一家政府開辦的工廠上班,但管得很嚴,週末才能回家一趟。他說:「現在他們(中共政府)要我們過所有的漢族節假日。」烏米特告訴一個漢族鄰居,也就是告訴我們他獲得短暫自由的知情人,「只要我犯一點錯,就會被再次送回全日制班(接受再教育)。政府只是名義上讓我們保留民族身分,實際上要求我們表現得像漢族人一樣,必須熱愛一切漢族的東西。」看見心愛的naan餅上亂拓著中共的口號,他的心中不禁充滿了憂傷。他說,「現在,連我們的餅都得不到尊重了。」

維吾爾人被迫載歌載舞

今年夏天,喀什老城區的大街上到處都是身穿五顏六色服飾跳舞和彈奏維吾爾民族樂器的當地人,他們要讓絡繹不絕的隨身攜帶相機的旅遊團高興。而手持自拍桿的遊客則穿著短褲和暴露的上衣,在古香古色的小巷中穿梭(穆斯林居民喜歡保守的服飾,遊客這種穿著是一種侮辱),與充滿異國風情的當地人手挽著手拍攝近距離特寫,嘴裡縱情放聲大喊著「亞克西」(這個短語是他們為這次旅遊專門學的,用普通話說就是「你好」的意思)。

《新疆旅遊業:被迪士尼化的維吾爾族文化》

維吾爾女孩被迫為來喀什旅遊的漢族人跳舞,滿臉的不高興。

最近幾年,維吾爾人已被禁止舉辦古爾邦節獻牲祭祀活動,傳統的走親訪友以及為紀念亞伯拉罕(向神獻兒子以撒)這一佳話的大型聚會也遭到取締,家家戶戶通常只能悄悄慶祝,在家裡偷偷地過節。然而,新疆遊客今年居然有幸參加公開慶祝活動,規模之大,多年罕見。

《新疆旅遊業:被迪士尼化的維吾爾族文化》

漢族遊客在艾提尕爾清真寺前欣賞假「聖舞」。

維吾爾同胞在喀什重要的宗教場所艾提尕爾清真寺前跳舞,現場還有遊客觀看的視頻開始不斷從國內流出,海外的維吾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許多人猜這些視頻是偽造的,但得知視頻保證是真的之後,他們便批評中共政府對他們的文化殘酷踐踏。迪力夏提(Dilshat)幾年前逃亡到荷蘭,當看到牆上貼著發給他同胞的通告後,他說「我們成了動物園裡的猴子。因為害怕被抓坐牢,如今沒有人敢去清真寺了。現在,連我們神聖的節日也被拿來娛樂漢族遊客」,對此他表示非常反感。他對將維吾爾文化商業化的做法表示譴責,說:「只要能有機會賺錢,中共政府沒有不批准的。」

「你的幾個女兒必須要給漢族『親戚』跳舞」

中共官員向納齊拉(Nazira)一家提出要求:「讓你的幾個女兒跳舞給我們看!」中共政府將一些漢族「親戚」分配給納齊拉一家,每當納齊拉的丈夫離家出差,這些「親戚」就會找上門來。他們一來就圍坐在她的餐桌旁抽煙,她必須在桌上擺滿漢族人愛吃的東西,他們還要喝啤酒。只要他們一來,她都會膽戰心驚,不知漫漫長夜如何度過。自從這些「親戚」第一次登門後,她就開始刻意增肥。表面上,這些「親戚」來向她宣傳政府政策,教她說漢語,以及監督她遵紀守法,到目前為止,他們的目標只是她的幾個女兒,要求她們在晚飯後給他們跳舞。

她麻利地把幾個女兒打扮好,給她們換上顏色最鮮豔的衣服跳舞,然後又快速安排她們上床睡覺。

她早早就退場,把門鎖上,跟女兒們待在一起,聽著門外登門的「親戚」大聲談笑風生,直到半夜、凌晨。她說,「至少跳個舞,不至於讓他們不高興。」

她在心裡禱告,盼著他們第二天早上就會消失。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