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穆斯林拘禁营被指存在强迫劳动

中国喀什——在中国西部地区的拘禁营里,一排排在押的穆斯林弓着背坐在缝纫机前。像他们这样的被拘禁者有数十万,他们连续数月被关押在这里,不断宣告自己与他们的宗教信仰的决裂。如今,政府把他们放上电视示众,他们是痛改前非的模范,作为工厂工人得到了良好的报酬——以及政治救赎。

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一轮高涨的正面宣传中称,新疆地区一个庞大的拘禁营网络正在提供工作培训,把被拘禁者送上生产线是为了他们着想,帮助他们摆脱贫困、落后和极端伊斯兰势力的引诱。

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拘禁营中正在出现一个强迫劳动体系,中国采取了极端措施对超过1200万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控制和教化,这一变化可能会加剧国际上的谴责。

该地区的报道、卫星图像和此前未报道的官方文件显示,越来越多的被拘禁者正被输送到在拘禁营内部或附近新建的工厂,在那里,在押者们几乎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工作、遵守命令。

“这些被拘禁者为这些工厂提供无偿或低成本的强迫劳动,”通过采访逃离中国的亲属来收集工厂在押者陈述的土耳其研究人员穆罕默德·沃尔坎·卡西克奇(Mehmet Volkan Kasikci)说。“至今还能不断收到新的报告,”他说。

中国此前明确否认了国际社会对新疆广泛的拘禁营项目的谴责,这类拘禁营拘押着穆斯林,并强迫他们放弃宗教信仰,宣誓效忠共产党。新出现的劳工项目突出显示中国政府决意无视联合国人权官员美国其它政府要求将其关闭的呼吁,让这些拘禁营继续运转。
《新疆穆斯林拘禁营被指存在强迫劳动》

9月拍摄的卫星图显示新疆的一处拘禁营。左上角的建筑看起来像是工厂的常用设计。TERRASERVER/DIGITAL GLOBE

根据网上公布的官方计划,该项目旨在将散居各地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及其他少数民族转化为服从纪律、说中文、听命于共产党和工厂老板的工业劳动力。他们中很多人是农民、店主和商人。

这些文件将拘禁营描述为职业培训中心,且未说明在押者们是否被要求接受工厂或其它工作的派工。但从对于该行动以及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用工的普遍限制,以及政府试图说服企业在拘禁营周围开设工厂的情况来看,他们几乎别无选择。

在这些工厂里工作过的在押者的独立叙述很少见。警察阻止试图靠近拘禁营的举动,并对前往新疆的外国记者进行严密监控,让他们根本无法在该地区进行采访。而多数逃离新疆的维吾尔族人是在近几个月工厂项目开始扩大之前离开的。

但为逃离近邻新疆的哈萨克族人提供帮助的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Atajurt)创始人赛里克赞·比拉什(Serikzhan Bilash)说,他近几个月采访过10位在押者的亲戚,这些人告诉家人,在拘禁营接受了思想灌输之后,他们被迫在工厂工作。

他们大多制作服装,由于工资低、条件差,他说他们把他们的雇主称为“黑工厂”。

卡西克奇还根据对家庭成员的采访描述了几则案例:索菲亚·托里白齐孜(Sofiya Tolybaiqyzy)从一处拘禁营被送到了一家地毯厂。阿比力·阿曼泰(Abil Amantai),37岁,一年前被送入拘禁营,他告诉亲戚他在一家纺织厂工作,每月薪水95美元(约合人民币655元)。努拉力·拉孜拉(Nural Razila),25岁,曾学过石油钻探,但在拘禁营一年后被送到附近一家纺织厂。

“看上去不像是他们可以选择是否在工厂工作,或者被派到什么工厂,”研究新疆、并于4月份到访过该地区的华盛顿大学讲师雷风(Darren Byler)说。

《新疆穆斯林拘禁营被指存在强迫劳动》

维吾尔族人在喀什的一家茶馆,该地区位于南疆,是不断扩张的劳工项目的焦点所在。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说,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该计划在该地区所有拘禁营实施,数十万被拘押者可能被迫在工厂工作。

新疆政府没有回应通过传真发送的关于这些工厂的问题,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没有作出回应,后者是负责回答记者问题的中央政府机构。

这些文件详细描述了在押者,甚至包括正式从拘禁营释放出来的人,在与那些继续监控和控制他们的拘禁营密切合作的工厂工作。这些工人生产的袜子、西装、裙子和其他商品将在中国商店出售,并可能流入海外市场。

喀什是新疆南部一个以维吾尔族为主的古老地区,是该项目的重点。根据8月份发布的一项计划,仅在2018年,该项目就计划将10万名在“职业培训中心”待过的在押者送到工厂工作。
这个数字可能是一个远大的政治理想,而不是一个现实的目标。但它表明了可能有多少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进拘禁营,并被送到工厂。据学者估计,多达100万人被拘留。中国政府尚未发布或证实任何数据。

“我不认为中国会在新疆问题上作出分毫让步,”对话基金会(Dui Hua Foundation)创始人康原(John Kamm)说。“现在,似乎有企业家参与进来利用这一局面。”

新疆拘禁营的演变与中国的“劳动教养”制度相应,这个制度曾将未经审判的公民送去做为时数年的苦工。中国五年前废除了劳教制度,但新疆似乎正在创造一个新的版本。

康原说,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零售商应该警惕,不要购买新疆拘禁营工人生产的商品,因为这可能违反禁止进口监狱或强迫劳动生产商品的法律

虽然新疆生产的大部分服装和其他纺织品最终进入其国内和中亚市场,但也有一些出口到了美国和欧洲。

北卡罗来纳的獾牌运动服装公司(Badger Sportswear)上个月收到了新疆和田泰达公司寄来的一箱涤纶针织T恤,这家新疆公司曾在国家电视台黄金时段出现,为那些拘禁营做宣传

该节目展示了和田泰达工厂的工人,其中包括一名被描述为前拘禁营在押者的女人。但这家小工厂似乎不在营地之内,也不清楚它是否制造了那些送往北卡罗来纳州的T恤衫。

獾牌公司高管金妮·加斯温特(Ginny Gasswint)说,该公司从新疆订购了少量产品,并是通过非营利认证机构“全球责任认证生产”(Worldwide Responsible Accredited Production),确保自己的供应商符合标准。

“全球责任认证生产”的发言人赛斯·列侬(Seth Lennon)说,和田泰达是最近才加入该组织的,该组织没有关于新疆可能存在的强迫劳工的信息。“我们肯定会调查此事,”他说。

几天来,记者多次致电和田泰达董事长吴宏波,但均未得到回应。

卫星图像显示,一些拘禁营内正在建造生产线。

《新疆穆斯林拘禁营被指存在强迫劳动》

国家电视台播放的拘禁营宣传片里有一段和田泰达公司的纺织工人在工作的画面。这家公司上个月有T恤衫出口到北卡罗来纳州。

例如,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员内森·鲁泽(Nathan Ruser)说,国家电视台播出的一个营地的图像显示,有10到12栋大型建筑采用了工厂常用的单层、大开间设计。这些建筑被栅栏和保安塔楼包围,表明它们和营地其他地方一样戒备森严。
“被拘押者似乎不太可能自由出入任何建筑,”鲁泽说。

商业登记记录还显示,今年至少有几家公司在拘禁营所在的地址内成立,包括喀什周边农村地区的拘禁营中的一家印刷厂一家面条加工厂、以及至少两家服装和纺织品制造厂。另一家服装和床上用品制造商的注册地点在新疆西北部阿克苏的一个营地内。

今年,随着拘禁人数的不断增加,新疆建造和运营拘禁营的成本不断攀升,出现了政府将拘禁营与工厂联系起来的做法。
许多拘禁营曾被政府称为“教育转化中心”,这反映出它们的使命:诱使被收容者抛弃对伊斯兰教的忠诚,接受共产党的最高权威。

自8月以来,中国政府一直为这些拘禁营辩解,称其为就业培训中心,让被拘禁者掌握融入中国经济主流的技能,帮助他们及其家人摆脱贫困。许多生活在农村的维吾尔人不会说汉语,语言培训被宣传为这些营地的主要目的之一。

不过,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的社会科学家、研究新疆拘禁营郑国恩(Adrian Zenz)说,这些地方的实习训练往往非常简陋。

古城喀什,今年官员制定了把这里十万名拘禁营在押人员送到工厂做工的目标。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把关在拘禁营里的人当成工厂劳动力的证据,最早出现在3月,当时中国纺织服装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在向高级行业代表作报告时,提到了这件事,他的讲话稿发在了一些行业网站上。

孙瑞哲说,2018年,新疆计划新增纺织服装产业劳动力超过10万人,主要有三个来源:贫困人口,三类人员家属,把教育转化人员学习技能“和发展纺织服装产业结合起来”。

4月,新疆政府开始推出一项计划,吸引纺织和服装企业。地方政府将获得资金,在营地附近建立生产基地;企业每吸纳一名营地人员就业,就能得到1800元的培训补贴,还有其他一些奖励措施。

新疆的一名高级官员雪克来提·扎克尔在去年10月为这些营地辩护时表示,政府正忙于为正式完成思想灌输和培训的人员准备“就业安置工作”。今年早些时候,喀什地区莎车县的一份财政预算显示,这些营地要负责“解决就业”。

被分配到工厂的在押者可能要在厂里待上数年。

雷风说,一位维吾尔族朋友的亲戚3月被送到一个教育转化营,秋天放出来。但他后来被告知,他必须在一家服装厂工作三年。

雷风说,一名政府官员向他朋友的家人建议,如果这位亲戚工作努力的话,在工厂的时间可能会减少。

中国的官方媒体称赞这些中心,把不服管束的人带向现代文明。还说,工人们工资优渥。

“培训让他们从‘游民’成为有专业技能的‘劳道人’,”官方媒体《新疆日报》上月发文。“教育培训让他们成为对社会有用、对家庭负责的‘现代人’。”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