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莎车书记王勇智: 首先是公民其次才是教民

    

新疆莎车书记王勇智: 首先是公民其次才是教民

    
      今年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0周年。在10月1日的庆祝大会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会上强调要扎实做好维稳工作,要毫不动摇地与“三股势力”做坚决斗争,特别是暴力恐怖袭击。
    
      4月初,凤凰网主笔陈芳历时半月,走访和田、喀什、伊犁、乌鲁木齐7县3市,就新疆去极端化展开深入调查,并对话数十位基层、地厅、自治区级官员等。12日,凤凰网采访了新疆政法委书记熊选国,谈了关于新疆反对爆恐袭击的相关问题。
    
      此后,她与于田县委书记马志军、叶城县委书记李国平、莎车县委书记王勇智、疏附县委书记朱雪冰、伊宁县委书记张继生五县书记,就去极端化与新疆基层治理进行深入交流。
    
      王勇智,喀什地委委员、莎车县委书记。1964年人,1983年参加工作,曾在普湖县、喀什地区财政处、莎车县、伽师县、喀什行署、农三师图木舒克市工作。莎车7.28事件后,2014年11月,曾在莎车工作五年的王勇智,再回莎车主持工作。
    
      4月6日,莎车县,凤凰网主笔陈芳与莎车县委书记王勇智的对话整理而成:
    
      7.28事件后,中央和自治区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就是在最短时间内,最大限度消除对方方面面造成的不良影响。打击的一手要硬,教育疏导的一手也要硬,目的是什么?就是最大限度减少对立面,最广泛地争取民心。
    
      宗教极端思想泛滥根本是意识形态出了问题
    
      通过几方面共同努力,我们认识到过去存在的几个关键问题:
    
      一是宗教知识,伊斯兰教正信方面,对官员和宗教人士来说都是薄弱环节。
    
      二是老百姓知识的贫乏,也可以说是我们教育上有欠缺。我总觉得我们维吾尔族社会,要想繁荣要想发展,第一必须要学习国语;第二必须要解放思想,善于吸收先进思想、先进理念,学习科技文化,不能和其他民族搞对立。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不吸收新的思想、新的事物、不主动适应新的环境,而选择复古守旧,是没有前途没有希望的。
    
      三是基础教育上一定要下工夫。7・28事件之后,我们抓学前教育,以双语教育为重点的全方位综合知识培训,目的是增加对国家的认同感。
    
      7・28事件,意指2014年7月28日凌晨在新疆莎车县发生的一起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一伙暴徒持刀斧袭击艾力西湖镇政府、派出所,部分暴徒窜至荒地镇,打砸焚烧过往车辆,砍杀无辜群众,造成无辜群众37人死亡,13人受伤,31辆车被打砸,其中6辆被烧。
    
      说句实话,宗教极端思想这么猖獗,暴力恐怖案件频发,核心是意识形态领域出了问题,出在两个方面:
    
      一个是教育。教育实际上是两大问题,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高中教育和职业教育,前者是打基础,后者解决就业问题,这应该是我们的重点。对少数民族区域来讲,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首先要解决语言问题。
    
      莎车县艾力西湖镇亚喀塔木村委会。7・28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发生时,该村委会被打砸抢烧。案发一个月后村委会恢复秩序。摄影:陈芳
    
      另一个是宣传。去极端化怎么去?自治区提出五把钥匙开五把锁,还有三句话“正信挤压、文化对冲、法治约束”。怎么正信挤压?这也是我们的短腿。宗教管理上必须要搭建平台,给有需求了解掌握宗教知识和宗教礼仪常识的人搭建一个平台。自治区党委和地委通过总结7・28案教训,已经开始了试点,可以在清真寺,安排宗教人士给年轻人讲基本的礼仪和基本的常识,让他们掌握真正的倡导和平、正信正道、团结友爱的伊斯兰教。
    
      宗教极端势力在和我们的基层组织对抗
    
      社会稳定的核心问题就是宗教极端势力的渗透,宗教极端思想渗透最后形成宗教极端势力,和我们的基层组织在对抗,和我们基层组织在争夺群众。我们也认识到这里有好多薄弱环节,我们这里群众普遍信教,一天做五次礼拜,相比较我们的宣传教育手段就显得非常单薄。
    
      文化对冲,怎么对冲?必须创造环境搭建平台,平台怎么搭?不是说简单跳小苹果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跳舞只是个形式,有人跳着小苹果,心里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小苹果。我们一定要用老百姓能接受的办法做工作。
    
      老百姓有文化需求、文体需求,我们投钱去搭建一些平台,提供场地,购买设备,供村民免费使用。再一个利用电信网络开通IPTV,全县推广,普及到村,内容涉及语言、技能、法律、政策,以及娱乐节目。村里建电影放映室、电子阅览室,并常态化。就是想通过这些活动,把年轻人吸引到村委会周围,而不要被极端势力拉走了。
    
      健全基层组织建设,过去讲村一级组织建设,往往认为只有党支部,其实这只是村级组织建设的一部分,村级组织应该涵盖党的基层组织、群团组织、民兵组织,以及各类社会自治组织,这些组织都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开展工作。
    
      我们通过基层党组织,群团组织和社会自治组织搭建平台,想办法把群众吸引过来,通过不同方式宣传党的法律法规政策,同时为农民做技能培训。我们提出建“五室两市”,村级警务室、党员活动室、图书资料室、卫生室、村民活动中心,两个便民超市,方便农村老百姓买到物美价廉的真品,我们有专门的物流配送中心和物流车,配送到村。
    
      去年我一来我组建了保安队,现在招了6600多人,全部进村,一个村五个人,既维稳又解决了一批80后90后没事干的问题。这些人基本是本村的,统一接受培训,一个月1500元工资,享受五金。另外我们把村里的团支部建起来,把民兵建起来,妇女组织、老年人协会也各自发挥作用,充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
    
      基础教育首先要过语言关
    
      教育上,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已经在起步。基础教育首先要过语言关,首先希望通过一代人两代人的努力,先把语言问题解决。
    
      我在开教育工作会的时候就讲,我们少数民族领导干部和我们的人民教师,一定要对本民族产生无限的责任感,要对这个民族的繁荣发展负责任。你不要认为我这样讲是大汉族主义,我如果对少数民族没有特殊的感情,没有五十多年的接触,我也不会讲这番话。
    
      我们从幼儿园开始抓双语教育。从去年年底,我们这里三岁以上的孩子必须入托,且全部免费,国家补贴不够的我拿财政给。最近我们从内地招了一百多个师范类高校毕业生,村级幼儿园和中心幼儿园的老师全部轮训一遍,提高少数民族教师的教学方法。
    
      从内地招聘老师难度非常大,尤其7.28事件之后,莎车是暴恐代名词。我也非常难,我给的条件非常优惠,来县上按照事业单位工资上浮30%,下到乡里村里上浮50%(内地到莎车来的教师工资大概能达到4000块钱一个月),提供教师公寓,服务满8年送一套80平米的住房。
    
      即使这样,在招人方面,最大的障碍仍是社会稳定。我们前后派了两个工作组到内地做宣讲,告诉他们真相,打消了一部分人的顾虑,特别是来到实地看了以后,这几年基础设施大为改善,发现我们这农村硬件上比内地好得多。
    
      首先是公民其次才是教民
    
      国家和自治区给我们南疆的政策,在全国都是绝无仅有的,农民现在生下来孩子,到了三岁就交给了国家,接着是九年义务教育,在我们这儿,高中上学也是免费。农民除了交水费什么都不交,养的牲畜打防疫都是政府掏钱,政策真得是非常好。
    
      反过来头来说明,有这么好的政策,由于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宣传不到位、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最后导致了今天这样的问题,有些人听了不高兴,但真的是实情。
    
      过去没有先进设备,但毛泽东早晨八点钟在中南海发表了讲话,晚上12点钟敲锣打鼓所有人都知道了。现在中央、自治区、地委作出的重大决策,这么先进的设备,反而很多人还不知道。
    
      真正老百姓99.9%都是好的,但由于接受事物局限性太大,信息来源非常少,加上我们一些基础工作,特别是意识形态领域工作没有跟上去,我个人认为没有做实,没有真正按照自治区党委和地区要求的做到“到人、管用、有效”,没有做到入脑、入心、入耳、入肺。
    
      中央强调要增强四个认同(编者注:该访谈为4月6日),不能是空对空的。四个认同中有一个中华文化上要认同,一个民族的文化习俗我们尊重,反过来每个民族也要尊重主流传统文化。首先要清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完了由于信伊斯兰教才是穆斯林,不能说是穆斯林就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这里,教民身份大于公民身份、教法大于宪法,这种意识非常强,就是我们教育没跟上。
    
      什么是“四个认同”?5月18至20日召开的中央统战会议,在原有“四个认同”基础上,增加“对中国共产党的认同”,成为“五个认同”,即对伟大祖国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对中国共产党的认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
    
      不能一出事就简单惠民政策
    
      7・28案件之后,我们下基层也在了解,有些事先要解决思想上的问题,不能出一点问题就简单的通过一些惠民政策,因为没把思想引到一条正道上去。我们现在经常强调,要想发展,先净化环境;要想稳定,必须铲除宗教极端,打击暴力分子,这是我们的重点;要想搞惠民生工程,不把村里的家族势力黑恶势力彻底铲除掉,惠民政策下去也就变味了。
    
      为什么这么多好政策他们不理解?今天给你发了东西,明天宗教极端势力一煽动,说这个政府不行,我们起来搞几个事件,轰一下就又起来。7・28案件主犯很多都是小学毕业、还有一批在村里无所事事的人,一煽动就跟着走了。
    
      为啥说实施惠民政策要先把家族势力黑恶势力打掉,因为很多惠民政策条条框框非常好,但不能百分之百全部落实到村子,这就与个人有关系了。去年我们在艾力西湖镇先行先试,十二项专项治理,包括土地的清理、社会分配不公问题、低保的清理、村干部家族势力冒领等问题,老百姓还是比较认可,真正让一批该享受低保的人享受上了。以前是给村干部给有势力的人,真正需要救助的人反而没救助到。
    
      我们不能再一味简单地惠民。基础设施该不该投?该投,确实欠帐太多,但并不是说由于出了事就要投,或者想通过加大各方面投入、给予很多优惠政策解决问题,那只是治标不治本。治本的措施还是自治区党委提出的“打击的一手要硬,教育疏导的一手也要硬”。
    
      我们全县近100万人,新疆第一人口大县,人均耕地不足一亩。这么大点地方这么多人,招商引资企业又不敢来,更何况年轻人不愿意种地。我们这里的人现在外出打工受到排挤,不能把所有人都当作暴恐分子啊,不能一出事就把人撵回来。当然我们也从自身找原因。
    
    来源:凤凰网 
    
       0 _(网文转载)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