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遍设集中营 孔杰荣呼吁公开讨论制裁习近平

这张2017年11月2日的照片显示新疆库尔勒一座监狱的入口。据当地人说,监狱内有正在进行的政治教育项目。

中国政府在新疆实行高压政策,把当地百万维吾尔人投入再教育营,引起国际舆论强烈反应。为降低国际压力,北京千方百计对海外的维吾尔人进行控制。

丽恰克热·霍迦(Gulchehra Hoja)是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记者。维语部率先报道了中国当局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该部四名记者在中国的亲属被中国警方拘押。霍迦是这些记者之一。

今年8月,霍迦到美国国会就新疆局势作证。她说,跟其他许多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一样,一开始她也不敢说话,“因为我们不想让已经处于危险中的亲人更加危险。”

中国警察传过来我们父母的照片

霍迦说,中国政府使用高科技手段在新疆挨家挨户地搜集家人在海外的信息,他们甚至有你的电话和地址,“所以中国警察从中国打电话到海外,给留学生或居住在海外的人,像我。打电话给我们,甚至传过来我们父母的照片,说你的家长就跟我们在一起,你应该保持沉默。”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资深编辑詹姆斯·帕尔默(James Palmer)说,新疆大规模打压行动导致他所有的维吾尔消息来源都断了。他说,这种恐怖气氛不仅使他“无法联系到维吾尔消息来源,甚至汉人也不能跟维吾尔人说话,否则就会被抓。”

帕尔默还担任亚洲协会《中参馆》(ChinaFile)亚洲编辑,他说,“几个月前我们停止了跟维吾尔人的联络,因为即便是联系他们的行动本身,都会让他们冒被送进(再教育)营的风险。”

帕尔默说,维吾尔留学生告诉他,他们必须回去否则他们的父母兄弟就要被送进(再教育)营,“我们给他们的答案是,如果你回去,你和你父母还是会被送进(再教育)营,因为你跟外国人有联系,这被看做是最危险的事情之一。”

帕尔默说,为了安全必须留在海外的艰难决定使得维吾尔人作出了巨大牺牲,他们“失去希望、失去国家,甚至对很多人来说是失去中国,因为他们还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就像当年的犹太人认为自己是德国人一样。”

打压维吾尔人的制度性恐惧

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历史学副教授瑞安·图姆(Rian Thum)说,对维吾尔人的打压是一种制度性的恐惧。他有一个朋友的朋友,“她是个被高度同化了的维吾尔妇女,嫁给了汉人,有个半汉的儿子,在天津有一份专业工作,说一口流利中文。”

“一年半前,她到另一个中国东部城市过节。就在她刚抵达酒店、用身份证入住时,她立刻被认出是个维吾尔人。半小时内警察就到了,把他们母子俩软禁在酒店里。一个中年职业母亲和她6岁的小孩,被软禁在酒店里整整一个星期,不允许他们离开,不允许他们跟任何人交谈。然后他们被送回居住的城市。”

图姆说:“这是当下针对维吾尔人的制度性恐惧和不信任的程度:他们被视为威胁、灾难,本质上是危险和令人不安的。”

中共在新疆的大规模打压行动被披露后,据报道,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 (Sam Brownback) 敦促川普政府制裁中共政治局委员兼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中国违反了多项联合国人权公约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说,必须实施《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对那些对中国可怕事件的责任者实施制裁。但是他说:“谁是真正的责任者呢? 是习近平。他责无旁贷。可没人敢考虑我们可以制裁他。我认为公开讨论这个问题很有价值,因为他是老板。如果要对陈全国实施制裁——他是执行命令,那我们更应该考虑对伟大领袖实施制裁,是他告诉陈要做什么的。”

孔杰荣教授说,中国政府在新疆的做法违反了北京批准并承诺履行的很多联合国国际公约。“不仅是《反酷刑公约》,还有《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也违反了《反歧视公约》”,他说。

中国称办职业培训中心

在新疆再教育营逐渐引起国际社会注意后,中国官方说,这是为了反恐和去极端化而开办的职业培训学校。中国又在本月宣布新疆当局通过了修改后的《去极端化条例》,补加了有关开设职业培训中心的内容。

有报道说中国政府把在新疆再教育营的做法合法化了,孔杰荣批评说,这是荒唐的做法。他说,要合法化,“他们必须通过立法,或者根据中国的刑事司法制度抓人。但他们没有这样做,多数人是被非法任意羁押的。”

孔杰荣说,美国很快将与中国就人权问题进行对话,“我们坚持要他们讨论新疆问题。 他们终于在压力下同意了,因为否则我们就不去。 但后来他们说,他们也要讨论美国对穆斯林及其子女所做的事情。”

来源:   美国之音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