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拍摄旅行途经新疆,这一地区的身分认同已受到「中国化」的威胁。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一位父亲将刺绣的朵帕(传统帽子)戴在儿子头上© Maxime Crozet

作者:马克西姆·克罗泽特(Maxime Crozet)

新疆(字面意思是「新的边疆」)是中国西北边界一片广袤的地区。直到几年前,在该地区居住的还主要是维吾尔族(说突厥语的逊尼派穆斯林民族),也有哈萨克族、回族、吉尔吉斯族、蒙古族、塔吉克族和其他中亚少数民族。在过去几十年中,汉族迁入人数达数百万,现在汉族人已占当地人口的40%。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吐鲁番附近村庄里的一位维吾尔老者© Maxime Crozet

中共本着扼杀任何自治希望并使该边境地区「中国化」的战略,正在将新疆变成一个社会控制和全球监视的巨大实验室。目前,中共对维吾尔人的残酷打压以及对所有新疆居民的极权主义控制日益严重。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吐鲁番附近村棚中的一位阿克撒卡勒(Aksakal,意思是「年老的智者」)© Maxime Crozet

传统的城市中心遭到破坏,建筑物被汉式建筑所取代;当局以维稳为借口让普通民众参与打压。在新疆旅行的人不可能注意不到当局那令人无处逃遁的监视,就连人数稀少的游客也必须经过检查站,接受无休止的管制和反覆盘查。对于汉族人来说,这是中国的最西部,一个真正的「新边疆」,这里要进行整顿以便成为北京创建的「新丝绸之路」的一部分。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骑手们分团队进行叼羊比赛,马背叼羊是中亚游牧民族的一种标志性运动© Maxime Crozet

2018年3月至6月,我从里海到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旅行,在这期间我花了几个星期穿越新疆这片广阔的中国边境地区。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上的绿洲,我寻找那片新边疆,除空旷孤独的空间之外,光秃秃的原野填满了我的记忆。在老喀什的小街上,在叼羊比赛(Buzkashi,一种争夺死山羊的活动,类似马球运动)及传统婚礼中,我徜徉在当地不同的文化之中,寻求和谐之美。我沿着沙漠、草原、中亚白雪皑皑的山脉边界一路行来,希望将当地人融洽生活中的身影保留下来,可一场新的文化大革命正在推进,已威胁到新疆的风土人情。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一场叼羊比赛,这种赛马运动在阿富汗也很受欢迎©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两位塔吉克族妇女依偎在一起©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村庄里的一位老者©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一个小女孩在其老式住房前开心地摆好姿势拍照©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塔什库尔干附近村庄里的一位新郎©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帕米尔高原中国边境塔什库尔干的塔吉克妇女©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帕米尔高原中国边境塔什库尔干的塔吉克妇女©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喀什老城里的维吾尔族男子©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喀什老城里的维吾尔族男子©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驰骋帕米尔边境的一名骑手©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一群骑手突然出现在喀喇昆仑山脉的地平线上©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喀什的一名维吾尔族妇女坐在自家门口©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一位父亲疼爱地抱着女儿。父女穿戴整齐,准备全家欢聚©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的一个儿童©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一位妇女在婚礼上弹奏达夫鼓(daf,传统的波斯框鼓)© Maxime Crozet

《新疆:保有身分认同已时日无多》

在喀什的大集市上卖苹果© Maxime Crozet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