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对无法辩护之事的无理狡辩

《新疆:对无法辩护之事的无理狡辩》

中共政府宣称,受压迫的穆斯林很高兴受到压迫,而中共政府遭到人权捍卫者陷害性攻击,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

《寒冬》是谴责新疆自治区近期针对穆斯林发起大规模持续镇压的首批媒体之一。该镇压行动的目标主要是(但不仅限于)维吾尔人,已导致100多万穆斯林被关押进噩梦般的「再教育」营,那里共有150万在押者。继《寒冬》之后,其他媒体也纷纷开始意识到现实的状况,尽管中国当局采取了一系列愚蠢的举动,正如《寒冬》此前的相关报道,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宣称已经取缔了强制劳教所,但事实上仅仅是容许以极其糟糕的「再教育」营代替劳教所,事后又匆忙通过法律堂而皇之地将再教育营合法化等。多家报纸注意到了这种水深火热的状况,其中有似乎很重视该维吾尔族问题的英国《卫报》(The Guardian )以及仅仅腾出一小块地方报道此话题的意大利《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

然而,如今中共政府正试图说服媒体相信穆斯林自己对其在集中营中被施以身心暴力进行「解洗脑」的「再教育」深感高兴。10月16日,中共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发布了对新疆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Shohrat Zakir)的采访,在这段较长的采访中,扎克尔公然提出上述言论。中共政府谎称所有的维吾尔族穆斯林都是宗教极端分子,并以此为借口为其「解洗脑行动」开脱罪责,因此,中共的辩辞往往也如出一辙。因「解洗脑」通常被称作「培训」,比如技术培训,扎克尔假冒为善地将在押者称为「学员」,并用一种​​令人担忧的类似于医学的用语说:「许多学员表示:此前受到极端思想控制……没想到生活原本如此丰富多彩、有滋有味。」在这些「再教育」营中所发生的事实面前,扎克尔的言辞是一个残忍的笑话,但他们的真正目的则是在国际上为越来越岌岌可危的再教育营制度辩护。为了说服世界,扎克尔还引用一名匿名的「学员」或「忏悔者」的话:「(我)以前完全不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也不懂法,犯了错也不知道,但政府并没有放弃我,积极挽救帮助我,让我免费吃住、免费学习,我现在各方面都有了很大进步,一定珍惜这个机会,以后做一个对国家、社会有用的人。」这些话就像在读20世纪最阴暗的独裁主义所制作的最悲惨的讽刺漫画:受到残酷虐待的在押者对酷刑施加者感恩戴德。

实为讽刺的是,中共报纸《环球时报》于10月16日刊登了一篇支持扎克尔的文章,文章称该政府主席的说法是「针对大量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西方媒体报道作出的一个积极回应」,一位北京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的所谓宗教专家沉桂萍称,那些报道中的指责是「空穴来风」,是对地区政府的无礼。简而言之,该文章称,终日残暴践踏人权的中国政府是受害者,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忏悔。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