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大家谈:新疆官员为“再教育营”辩护,为何全球不买账?

从否认集中营存在,到改称其为“职业训练中心”,并修法将其合法化,中国官员这个星期就新疆再教育营提出进一步说法。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说,培训是为了“从根本上消除恐怖主义”,“增强学员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以及职业技能等能力”,他还表示“培训机构坚持免费办学,学员生活丰富多彩,有滋有味”。不过扎克尔的说明仍然无法消除外界的质疑,有多少人在接受这样的培训?他们是自愿还是被迫接受培训?中共治疆为何不能透明公开?国际间对新疆的关注和忧虑是合理有据?还是“污名化北京”?中共积极整治新疆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嘉宾: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

伊利夏提:否认集中营不成,中共美化应付国际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说,对于中共在新疆办集中营事件的表态,我把它归纳为三个阶段,就是否认期,莫衷一是的混乱期和本星期开始的“职业培训”期。我们看到,新疆人民政府傀儡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以及中央电视台本星期都统一了口径,称中共在新疆地区对维吾尔族人进行集中“职业培训”。我要问,既然‎那么好的职业培训,雪克来提·扎克尔自己有两个妹妹在德国,一个哥哥在美国,为什么不把他们也一起请过去参加?还有,任何培训中心需要把在埃及的海外留学生也强制抓回去参加吗?这是闻所未闻的。环时的胡锡进说,这些人都不是自愿参加的,否定‎了雪克来提·扎克尔的说法。这说明,他们的口径统一得还不彻底。有一点是真实的,这就是中共现在的做法不仅违反了国际法和国内宪法,也违反了中共自己的民族区域自治法。

至于中共为何突然改变说法,伊利夏提说,这当然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即将在11月初审理中国人权状况有关联,同时也与国际社会的施压密切相关 — 媒体和各国政府都在施压。中共发现已经无法掩盖事实,所以不得不进行美化,以便应付国际压力。

伊利夏提:维人不满统治而抗议,平等对话是关键

伊利夏提说,有些观众说,维族人在中国制造了暴力事件,是“恐怖分子”,所以有必要进行大规模“再教育”。我认为,观众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们仅仅接受单方面的信息,而没有机会对问题进行全面的了解。中共说维吾尔人进行了多少恐怖袭击,其实都没有提供客观的证据,更没有进行详细的调查。我们看到的是,仅仅是一面之词就导致百万维族人被抓到集中营进行所谓的再教育。用同样的逻辑,汉人也制造过公车爆炸和砍杀幼儿园儿童的暴力事件,那么汉人砍杀事件发生后,是否要把所有汉人都抓进集中营进行再教育呢?我要说的是,维族人从来都不是恐怖分子;他们中间之所以会发生暴力事件,完全是对统治不满的抗议。中共作为统治者,必须平等对待维族人,与他们平等对话,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诉诸强制改造不是出路。

伊利夏提:强制同化消灭精英,中共长期迫害维人

伊利夏提说,中共说这些集中营是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特推中说,被送入接受“培训”的人不到100万,但是具体数字不能透露。我要问,既然这些都是进行免费职业培训的福利项目,为什么要对外保密人数呢?这和新疆人民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的说法又不一样了,看来汉维官员的口径还不一致,还没有统一起来。我们都知道,中共明显是对维吾尔人强制洗脑,原因就是他们的伊斯兰信仰;而所谓的去极端化只是借口而已。几百万维吾尔人不可能人人都是极端化恐怖主义份子。那么,维族人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呢?胡锡进说新疆一段时间失控过,那么是怎么失控呢?为什么不拿出来公开讨论呢?

伊利夏提说,中共对维吾尔人的迫害是长期的。毛时代对维族知识分子和精英的迫害就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当年留苏的精英都被关押和杀害殆尽。现在中共的做法更得益于胡联合和胡鞍钢提出的所谓第二代民族政策。前苏联垮台之后,中共认为,维族人不可能和中共一条心,所以对维族人的迫害变得变本加厉,包括对他们进行强制同化,现在不过是加快了步伐。中共的这种政策是延续的,因为他们把汉民族的利益永远看得高于别的民族。与某个少数民族关系好的时候,中共也只是把别人看成小兄弟,可以拍拍肩膀。现在,与维吾尔人之间的拍肩膀是没有了。这里的根本原因是维族文化和中华文化属于完全不同的体系。而彼此还没有了解就已经成为敌人。我同意王军涛先生的分析,维族人里稍微有名气的都被抓了起来并被判刑。这些人很多都曾经是共产党的红人,现在却被莫须有成为阶下囚。这说明,中共要消灭维吾尔的精英。胡联合2010年的文章就是指这部分。

王军涛:管控手段移植新疆,国际社会不再轻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说,北京对国际社会的回应是愚蠢的,但是却自以为聪明。我们看到,对于新疆集中营事件,它一开始矢口否认,被国际社会一再揭露之后则是继续编造谎言试图蒙混过关。不过,国际社会近一年来对北京的态度已经发生重大改观。对于中共过去用胡搅蛮缠作为回应的手法,国际社会不再理会。中共称,这些维吾尔人都是犯下轻罪的人,需要集中管理,而在生活上他们的待遇是符合基本人道标准的。这种说法是中共在试图掩盖对新疆人权的大规模侵犯行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的表态就说明,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辩解根本不买账,证明北京的宣传是苍白而无力的。

王军涛说,中共试图把现在的做法正式合法化。我作为汉人,非常熟悉中共的管控套路。我17岁坐牢,后被中共判刑。北京现在对维吾尔人的集中营方式对汉人早已实施过。中共声称,它的管控中心与各国不一样。我要说的是,它们的确不一样,因为这些地方不仅管控被控制者的行为, 而且对包括言论、想法甚至表情在内的细节都进行管控。这些地方只要他们认为不符合规范就会进行惩罚。这就是共产党国家的监狱与民主体制监狱的不同。现在,中共把同样的做法转移到了新疆。

王军涛:暴政致维人聚集不满,中共贴标签加剧敌对

王军涛说,我同意伊利夏提的说法。如果因为某个族裔有某些人犯罪,就把这个族裔贴上恐怖份子的标签的话,这当然是不正确的。应该仔细剖析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按照事实摆出证据得出结论。不能把族裔都贴上一个标签。在西方,就算某个群体大规模发生一些反叛,各方都会研究,尤其会在政府层面找原因,然后思考解决的办法。新疆问题是维吾尔人对中共多年暴政积累下不满的宣泄。政府完全没有理由因为新疆发生的极端事件而给新疆维吾尔人都贴上标签。这只会适得其反,加剧敌对。

王军涛:早年新疆栽跟头,习近平维族政策变本加厉

王军涛说,习近平在新疆受过刺激。他当年担任副主席时去过新疆,不过在刚刚赞扬过中共治疆政策回到北京之后,新疆7·5事件就发生了。习近平因此被推迟一年进入中央军委担任副主席。我相信,陈全国的治疆方式得到了习近平的支持和肯定,这跟习近平早年栽的跟头有关。中共没有反思国家政策,相反进行严厉镇压,并且控制维人行为、思想和言论。本次镇压行动中,甚至那些仅仅在百姓中有威望、但是中共认为可能成为未来思想领袖的人都被关入集中营,只要他们没有向党表达效忠。这样一来,维吾尔人在权益受到侵犯时,便将无法有组织地维护自己的权益。我认为,陈全国走得比毛泽东还远。毛时代,他至少还会在出事后表示,要在群众中发现领袖,要和群众对话,要求领导人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等等。现在的中共完全不讲道理,只要新疆发生事情就一味暴力镇压。陈全国还加上一点,就是暴力镇压之后再送集中营,对人群从身心上加以迫害和改造。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新疆官员为“再教育营”辩护,为何全球不买账?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来源:   美国之音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