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進進:新疆問題和西藏問題的實質是什麼?

中國研究院第八次研討會:“露頭就打”是治疆良策?(9)

2014 年3月1日,暴徒在昆明火車站砍殺無辜平民,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傷,4名暴徒被當場擊斃。這一事件震驚全國。中國官方旋即定性這一事件為“暴力恐 怖襲擊事件”,並宣布是由新疆分裂勢力組織策劃。這使近年來暴力事件頻生的新疆問題,再次被尖銳地推進人們視野。中國研究院爲此於3月20日邀請幾位旅美 人士,包括維吾爾族和藏族人士,就此舉行專題網絡研討會。以下是明鏡新聞網記者根據錄音整理的發言記錄、並請發言者審核修訂。

人在本質上沒有祖國

李進進(紐約律師):

新疆問題和西藏問題的實質是什麼?在我看來,當地老百姓的平等權利、自由和經濟發展的權利是否得到了實現,這是問題的實質。

一個民族的人民追求自由、幸福和平等權利只有兩個出路,一個是要求獨立,一個是跑。腳是最好的投票權。漢人受到壓迫或經濟上沒有出路,沒有辦法要求獨立,只能往外面跑。新疆和西藏問題同理,藏人和維吾爾人跑不出來,就要求獨立。新疆和西藏的核心問題就是當地民眾的平等權利、自由權利和經濟發展的權利得不到保障。

《李進進:新疆問題和西藏問題的實質是什麼?》

李進進

共產黨的獨裁統治是所有政治問題的交集點。共產黨對漢人的統治是獨裁的,人民沒有言論自由。人民的基本的權利得不到保證。中國沒有法治,發了財也無安全感。所以有錢的人往外跑,沒錢的就出外掙錢,都覺得到美國安全。很多漢人於是跑到美國來移民或申請政治庇護。平等自由也好,民族獨立也好,核心問題就是追求實際利益。20多年以前,我在北大讀研究生的時候,有個台灣人跑到我宿舍去,說台灣要是加入美國就好了。台灣人是中國人,但他不想做“龍的傳人”。人就是這樣,哪裡有自由、哪裡強大他們就加入到哪裡去。人在本質上是沒有祖國的。

現在的克里米亞公投獨立是一樣的道理。其實俄羅斯人在克里米亞只佔人口的58%,如果烏克蘭軍隊和經濟夠強大,它就是獨立不了。中國的新疆和西藏問題一樣,如果中國自身國家治理得很好,當地人民無論是漢族人還是少數民族充分的平等權利、信仰和言論自由以及自由發展的權利,這些基本的權利都能以實現的話,西藏人或維吾爾人就不會鬧分裂。這和夫妻關係也類似。在婚姻中,如果一方讓另一方不舒服,另一方就要離婚。說白了,獨立也好,移民也好,或者離婚也好,都是一個道理,追求個性的自由。祖國、民族或黨的概念是抽象的,有的時候是哄人的。中國有八千萬黨員,可是到了美國領事館或移民局,沒有幾個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

政治問題解決了,民族問題不會自然解決

王軍濤:
現在中共說“經濟發展了,其它問題就都解決了”,這是胡扯;但也並不是如果尊重了政治權利,有了一個統一的憲政和法制,其它問題就都可以解決——我覺得,只能解決一部分。從阿拉伯世界的情況來看,憲政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地區的政策、法制,包括對巴勒斯坦人的權利的尊重等等,都還是做得不錯的,就這樣也沒有解決所有的問題。所以我覺得人們不能太樂觀。

李進進:
宗教方面的問題比較複雜,我們先排除在外。

王軍濤:
我沒有談宗教,我就是問你,剛才討論的中心問題你沒有聽到:即使我們建設了憲政和民主,可能還會面臨很大很大的挑戰。我談到了知識缺失的問題,由於知識的缺失,即使我們內心想尊重別的民族的文化和歷史的尊嚴,我們還是做不到,因為我們不懂。就是把知識中的缺失解決了,還是有很多極具挑戰性的問題存在,這裡我就不討論了。

李進進:
自由發展是一個成熟的狀態,當然經濟也要發展上去,所謂“強大”,是政治發展和文化混合在一起的,不完全是政治的因素。你剛才補充得很好,不是解決了政治方面的問題,民族方面的問題就能夠解決的,我們將來會永遠都碰到挑戰,這一點我同意你的觀點。(未完待續。選自明鏡出版社 《中國新震盪》)

来源:   MingjingBlog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