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真情呼吁请关注这位失踪的维吾尔母亲

新疆的古丽仙‧阿巴斯医生被无辜关押的遭遇令人震惊,她的女儿向我们独家讲述了事件经过。如此迫害何时休?

《母亲节真情呼吁请关注这位失踪的维吾尔母亲》

左边的年轻女士是本文作者孜巴·木拉提,右边的年轻女士是她妹妹,中间是古丽仙‧阿巴斯医生

作者:孜巴·木拉提(Ziba Murat)

编者按:新疆至少一百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而原因仅仅是他们有信仰、属于少数民族。这些不计其数的在押者中,古丽仙‧阿巴斯(Gulshan Abbas)医生就是其中之一,她突然失踪,很可能是因为妹妹罗珊·阿巴斯(Rushan Abbas)积极捍卫维吾尔族人权的活动。中共认为新疆地区及当地人民相当落后,按照政府的论调,集中营制度是职业培训学校,就是为了解决新疆的落后问题。但阿巴斯医生精通医术,是退休的职业内科医生,毋庸置疑的是,像她这样的专业人士不需要任何培训……

如今,阿巴斯医生的女儿孜巴·木拉提(Ziba Murat)决定公开发声。她话语温和,文静低调,但态度坚定。孜巴出生于新疆,2005年夏抵达美国。她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度过了自己的青年时代,也在那里读高中。后来,她就读并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市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现居佛罗里达州坦帕,是一名企业定价分析师。她就母亲的遭遇写下几段文字,希望引起大众关注维吾尔人的处境。今天,美国、多数欧洲国家、日本、澳大利亚等地都在庆祝母亲节,孜巴表示,希望妈妈安然无恙,能和他们一起在家度过以后的母亲节。我们也为阿巴斯医生以及所有在中国遭到非法关押的维吾尔人等其他人士献上祝愿。本刊原文登载了孜巴的文章,讲述了孜巴母亲的遭遇和一个女儿对母亲的担忧与思念。

14年前我便离开家人,离开了家乡新疆乌鲁木齐,来到美国,这绝不是容易的事,而我的确经历了这样的事件。当年离开时,我心情沉重,希望有一天可以带父母来这里,无忧无虑地享受余生,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今天我会坐在这里,无助地搜寻妈妈的消息。我的妈妈古丽仙·阿巴斯被关进了中国所谓的教育转化营,从此杳无音讯。

她曾经来美国看过我们。(她离开)那天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2016年夏季的一天,在里根国家机场,我看着她过安检。我们曾恳求她留下来,不要回中国,但是她执意要回去,因为她年迈的姨妈跟她同来美国,她说:「这漫长的旅途,我得带她回去。」通过安检后,她回过头,向我们招手。刹那间,我心里突然有种异常阴暗、不安的感觉。我祈祷她能平安,期望着不久会再相见。

《母亲节真情呼吁请关注这位失踪的维吾尔母亲》

古丽仙‧阿巴斯医生

我妈妈是退休的内科医生,因为身体原因,她退休较早。姨妈罗珊·阿巴斯常对我说,「通常,有人跟我们说话时,我们点头或者答话,但有人跟你妈妈说话时,她总是微笑。她是一个有爱心的人,丝毫没有一点恶意。」记得小时候,我总是看到她早上很早就起床准备出门。问她去哪儿,得到的答案百分之九十都是一样的,要么是阿图什、喀什或者新疆其他农村地区有人来求医,她得带他们去医院,要么是他们不会说普通话,需要她帮忙。因为妈妈总是把照顾别人放在第一位,却从不照顾自己,姥姥(愿真主保佑她灵魂安息)总是发牢骚,妈妈说那是「贴心的牢骚」。我曾多次亲眼看到,妈妈帮助过的人坐在那里,高兴得流泪。妈妈总是告诉我们姐妹俩:「要尊重别人,尽可能为别人做点好事。」

这就是古丽仙·阿巴斯医生,维吾尔族人,她富有同情心,待人友善,将帮助别人作为自己生命重要的一部分。

这样一位和蔼可亲、受过良好教育、遵纪守法的普通公民只是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为什么最终被关进中国的集中营接受「再教育」呢?无论是从个性还是从社会生活方面讲,她都不符合中国政府所谓「培训」对象的特点。她唯一的「罪过」是「株连」。我的姨妈苏珊·阿巴斯是美国公民,一直以来积极地公开讲述我们的民族在家乡所遭遇的不幸,中国政府向我妈妈下手就是为了让姨妈噤声。

从2018年9月11日开始,我们就与妈妈失去了联系,到现在已经7个多月了,依旧杳无音信。我们不知道她在哪儿,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妈妈被抓走两周后,我妹妹生下了第二个孩子,而妈妈甚至都不知道她又有了一个外孙(女)。我们姐妹俩从来没想过抚养孩子时竟会没有妈妈的帮助。

当初我们竭力挽留,但妈妈还是选择了回去,因为她相信她的政府,也因为她没有任何需要躲避或害怕的。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他们关押起来进行「教育」。

我之所以等待这么久才出面公开寻找妈妈的信息,是因为我害怕这会令她和家乡的亲人遭到更多的报复,我也一直在祈盼着她能尽快回来,无论她身在何处。现在,我特别害怕会失去妈妈,一想到这儿我就会颤抖,几乎要窒息。有时,我都崩溃了,感觉很无助。每天我都在努力保持清醒,不让自己跌入谷底。我只想再见到妈妈,只希望她能与我们和孩子们共进晚餐,和我们一起说笑。我常常问自己:「我们到底能不能从这种创伤、这种感情的折磨中恢复过来?」我祈祷我们能做到。

这只是冰山一角。被关进拘留营的维吾尔人多达数百万,我妈妈只是其中一个。维吾尔族这一身分成了打击的对象,我们的文化正在被摧毁,我们民族流亡海外的群体也被打击得四分五裂。虽然我们一直在呼吁,但世界却对此置之不理,只是袖手旁观,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民族面临被消灭。

因此,值此母亲节之际,我恳请世界:请不要辜负维吾尔人的期望,请帮助寻找我们的妈妈。

《母亲节真情呼吁请关注这位失踪的维吾尔母亲》

来源: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