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强烈抗议声中 新疆恶法明实施 

《民众强烈抗议声中 新疆恶法明实施 》

2017年3月28日,伊犁举行军警誓师,装甲车开上街头恫吓反抗者。(图片来源:伊犁警方官微)

新疆“去极端化条例”周六(4月1日)起正式执行。法例实施前,新疆已有一段长时间推行“去极端化”运动,高压维稳下,维族人的反抗声音日渐高扬,暴力冲突也越来越频密,令政府高压治疆模式走入死胡同。(高锋报道)

周六起实施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是于周三(29日)在新疆人大常务委员会会议中通过。条例共7章50条。其中引人注目的,是在第九条中包含的15项细节,详细界定宗教极端化的定义,包括强迫他人参加宗教活动、干预别人的文化娱乐活动、将清真概念扩大到清真食品领域以外,借不清真之名干预别人世俗生活、穿戴蒙面罩袍、蓄胡须、渲染宗教狂热的冠名、以教义规定为由要求多生孩子等,都被列为宗教极端化行为。

类似的规定,新疆在没有法例支持下已推行数年。早在2014年,新疆喀什等地都全面禁止民众穿罩袍和蓄大胡须。2015年3月,喀什地区还集中宣判了一些因为穿蒙面罩袍、蓄大胡须的穆斯林信众。其中一名38岁的男子喀什英吾斯坦乡的村民被判刑6年。

旅居美国的原艺术研究院学者、专栏作家吴祚来认为,该条例有两部分值得关注,一是包括食品习俗上禁止泛清真化,这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另一个问题是,规定又似乎让整个宗教都有被极端化的可能。

他说:不允许把清真泛化,就是让这些宗教信众们,不要把它广泛的扩展到其他的一些领域。如果仅仅是这个方面,问题不是很严重的。但如果把所有的宗教行为都变成一个敏感的行为,或者是限制宗教自由,这样就会制造一些冲突。现在因为整个西部的这个宗教势力,因为国际的原因,也是有一些起来。但是绝大多数的这个宗教人士,完全是基于信仰。

吴祚来还认为,官方在新疆试行该条例,是为了将压制宗教信仰的做法以反极端的方式合法化。同理,这样的做法,也同样会被用于打压包括基督教在内的其他教派。

他说:它现在那个地方试行,它是因为在那个地方遇到了更多的麻烦。它只是在一些地方,为一些人侵入别人的家庭制造一个合法的藉口。同样,基督教的宣讲,家庭聚会里面的那些宗教内容,变成了一种非法行为。它可以进入家庭进行一个清查,这是非常危险的,以后所有的信仰者都是它的敌人。

事实上,去极端化政策与民族融和的愿景,当局一直进退维谷。局势相对稳定的北疆伊犁地区昭苏县,当地民众指,安全有保障也是依赖重兵把守。

她说:我这边现在到哪里都是安检,到银行、什么医院呀、连超市都有安检。在昭苏的话,没有身份证的话真的走不了,如果是没有身份证的人还不让住。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本台记者致电新疆人大,试图了解此条例出台的详情,但该机构拒绝接受采访。

2009年新疆7.5事件之后,中国政府强力维稳,当地维族和官方矛盾则持续恶化,并连续发生严重暴力事件。新疆政府向北京呈交的报告称,新疆少数民族底层宗教化、精英民族化现象严重。

过去一年来,除常态的重兵维稳,官方还于近期悬赏数百万鼓励举报暴力袭击,并要求所有的刀具都要刻上实名,车辆则被强制卫星定位,试图减少暴力袭击的可能。

来源:   RFA粤语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