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维吾尔父亲:我是他们母子唯一的希望

六月中,一个维吾尔家庭在比利时驻北京大使馆交签证文件时,因大使馆拒绝庇护并请中国方面将他们带回新疆,导致一家五口至今被软禁于乌鲁木齐。 流亡比利时超过一年的父亲吐尔逊上周告诉德国之声,被迫分隔两地的一家人目前面临可能得抛下母亲的抉择。

《流亡维吾尔父亲:我是他们母子唯一的希望》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从吐尔逊 (Ablimit Tursun) 的妻子与四个孩子被中国警方强压回新疆后,他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虽然新疆警方在比利时外交部宣布派遣外交官至新疆探视他的家人,将手机也还给了吐尔逊的妻子阿布拉 (Wureyetiguli Abula)。不过,三个多月过去了,阿布拉与四个孩子仍被软禁在乌鲁木齐,不能随意离开该市。

吐尔逊告诉德国之声:“前阵子她住在吐鲁番的母亲生病了,但政府人员不许她去探望家人。 以目前的情况,如果她想离开乌鲁木齐的话,都必须先请示小区管理干部,在得到准许的情况下才能离开乌鲁木齐。 ”

此外,为了强迫阿布拉与孩子们说服吐尔逊回到新疆,新疆政府也天天派人到他们家去进行“洗脑”,叫他们劝吐尔逊回国。 “每天政府的人都会到家中洗脑他们,叫他们劝我回中国,但他们都不愿意这么做。 ”

“无论如何把孩子带走”

《流亡维吾尔父亲:我是他们母子唯一的希望》

维吾尔人吐尔逊因流亡比利时,已有超过一年多未能与家人团聚,而他的妻子与四个孩子目前遭政府软禁于乌鲁木齐。

除了吐尔逊与阿布拉日日因被迫分隔两地而苦恼外,他们的孩子在就学过程中也遇到不少挑战。 吐尔逊告诉德国之声:“前一段时间我小儿子因为到了上学年龄,开始在乌鲁木齐第九小学就读。 当他有次回家说在军训课时被教官打后,我便决定不让他回去上学了。 ”

除了小儿子在学校受到体罚外,他们就读高中的大女儿也说学校开始禁止学生以维吾尔语交谈,如果被学校抓到两次用维语交谈,该名学生就会被开除。 在这样严格监控的环境下,吐尔逊说他妻子的状态已濒临崩溃边缘。 他说:“我妻子说如果她无法离开新疆的话,且即便是我在比利时再结婚,也一定要设法让孩子离开新疆。 ”

吐尔逊表示,比利时政府已发签证给阿布拉与四个孩子,但因为他自己不具有比利时国籍,且中国政府一直不愿发放护照给他们一家人,所以比利时政府也无法向中国政府施压。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至少还得等3年半到4年才能取得比利时国籍,但阿布拉不想让孩子继续待在中国,因为他们每天受到的压力太大了。 ”

“我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流亡维吾尔父亲:我是他们母子唯一的希望》

阿布拉与四个孩子自从6月遭中国警方从北京强押回新疆后,便遭到软禁,而根据吐尔逊的说法,她已在濒临崩溃边缘。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中国研究学程主任方文莎 (Vanessa Frangville) 告诉德国之声,家庭是维吾尔文化与社会的核心元素,而被迫与家人失联对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来说有很严重的影响, 而这也往往会驱使他们开始憎恨中国政府。 她说:“吐尔逊的妻儿因比利时大使馆拒绝提供庇护,而被中国警方强押回新疆并软禁至今。 这个案例显示比利时政府有义务透过外交手段来协助他们一家人团聚。 ”

对于独自流亡比利时的吐尔逊来说,日日思索着如何将妻小救出新疆已让他心中承受巨大的压力。 比利时政府已向吐尔逊表示,如果他有比利时国籍的话,他们能比较容易协助他与他的家人。 但在还得等上三年半至四年的情况下,吐尔逊说他只能继续坚强。

吐尔逊告诉德国之声:“我的家人每次在电话中都叫我要坚强,因为我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所以我只能强迫自己承受所有压力,并试着不去想这个难题。 我目前没有计划把孩子先接过来,因为把他们与我妻子拆散实在太惨忍了。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继续分享我的故事,并希望这么做能替比利时政府带来一些压力,使他们愿意让我与家人早日团聚。 ”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