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亲属寻被失踪的新疆哈萨克家人

与维吾尔族穆斯林一起,新疆哈萨克族穆斯林和基督徒也被抓捕关押在教育转化营。被关押者在海外的亲人向中共当局询问家人情况,结果带来更多迫害。

与大批要求中共公开在新疆被抓亲人下落的海外维吾尔人一样,海外的哈萨克人也在为国内失联亲人的安危而发声呼吁。

《寒冬》报道过,在中国萨克族穆斯林遭到迫害,非政府组织阿塔珠儿特(Atajurt)的负责人赛立克江·比拉仕(Serikzhan Bilash)最近在哈萨克斯坦被抓捕,他曾揭露谴责一万名中国哈萨克族人受到的虐待和酷刑。

今年2月,中共当局发布了一段维吾尔音乐家黑伊特(Abdurehim Heyit)的视频,以反驳土耳其政府指控他因被囚禁在中国的教育转化营中而导致死亡。中国政府承认他是宗教囚犯并确认他还活着,这一举动引发了一场「#我也是维吾尔人」的网络运动,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敦促中共同样提供他们在新疆失去音讯家属的影片。

维吾尔援助协会会长哈瑞·哈木拉提(Halmurat Harri)是这场社媒活动的发起人,他说:「中国公布黑伊特的影像,证明他还活着,但是上百万(被关进再教育营)的维吾尔族人怎样了呢?我们也想知道。」

与此同时身在海外的哈萨克族人也在不断发出呼吁,要求中共政府提供被关进教育转化营的家人的信息。

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族人库都热提(Kuduret Rakhymkeldy )也向《寒冬》发来消息称,他在新疆的家人那比哈力·阿斯克别克(Nabigaly Askerbek)于2018年3月,在新疆新源县那拉提镇(Narat)家里被蒙面的中共特工抓捕,至今没有任何音讯。

库都热提告诉《寒冬》,那比哈力·阿斯克别克是哈萨克族人(身分证号码654125197310242611 护照号码G32384773),他是新疆政协委员,也是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大代表。

《海外亲属寻被失踪的新疆哈萨克家人》

那比哈力·阿斯克别克与家人的合影(埃尔金·阿札特)

「我们多次通过国际长途电话联系中国新疆伊犁州公安局、新源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新源县那拉提镇派出所,但是没任何答覆。」库都热提说。

显然,当局的沉默让他很不安。他说:「中国的执法机构不敢接听我们的电话,他们在害怕什么?一个国家的执法机构难道害怕一个寻找亲属的外国公民的询问?不敢想像这是什么样的国家。他们在搞国家恐怖主义,纳粹主义民族灭绝国策。我们要求中国政府给予我们答覆,(告诉我们)Nabigaly Askerbek阿斯克别克目前的状况。」

库都热提在海外的呼吁,似乎引起了新疆当局不安。

「2019年2月27日至28日,新疆当局多次逼迫我姐姐打电话给我们,要求停止寻找阿斯克别克,并且说阿斯克别克已经被判刑3年,但没有任何判决书。」他向《寒冬》透露,「根据中国法律,抓捕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必须先免去人大或者政协职务,但目前阿斯克别克还是新疆伊犁州人大代表,新疆政协委员。」

库都热提请求国际人权组织帮助他寻找那比哈力·阿斯克别克的下落。

《海外亲属寻被失踪的新疆哈萨克家人》

阿斯克别克参加会议的照片(右一)(埃尔金·阿札特)

同样身在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族人哈丽达·阿石木(маржан бейілхан),也向《寒冬》表示她的哥哥在新疆被抓捕后失联。

「我哥叶思布露·拜洛汗,新疆沙湾县大泉乡河西村村民,身分证号:654223198703210917,是四级残疾人,2017年8月29日被公安机关带走至今为止没有任何消息。」哈丽达·阿石木说。

拜洛汗被抓后,哈丽达·阿石木就开始在海外为哥哥呼吁,但她也因此逐渐与在新疆的家人失去联系。

哈丽达·阿石木称,在与家人失去联系一年多后,她终于和妈妈有了一次通话,得知因她在哈萨克斯坦为其哥哥的人权自由而呼吁,沙湾县公安局警察去她家警告过她爸妈,叫她停止发声。

「我妈说,如果想让你爸爸多活几年就不要再控告了,因为我爸有严重的心脏病,每次公安局警察到我家骚扰我爸妈,(都导致)我爸心脏病发作。」哈丽达·阿石木说,「我是不会停止的。」

《海外亲属寻被失踪的新疆哈萨克家人》

叶思布露·拜洛汗与家人的合影(哈丽达·阿石木)

在海外的哈萨克人尚能为被关在教育转化营的家人呼吁,而对于那些身处新疆的受害者亲属则没有这样的机会与权利,当局的严密监控不仅让他们无法发声,也让他们随时都处在危险之中。哈丽达·阿石木的妹妹帕丽达·阿石木(Palida Ashimu)就是其中一位。

哈丽达·阿石木称,帕丽达·阿石木的丈夫热合曼·阿尔达克斯(Rahman Aldax)是一名有证的阿訇,2018年9月25日,他被关进教育转化营,2018年12月21日获释,但不久,他就收到公安局要再次将他关进教育转化营的通知。而帕丽达·阿石木因向国外亲戚透露有关她丈夫即将被抓的信息而被警察没收了手机。

哈丽达.·阿石木表示,她现在已无法与妹妹通话了。

《海外亲属寻被失踪的新疆哈萨克家人》

年轻的阿訇热合曼·阿尔达克斯和妻子帕丽达·阿石木(哈丽达·阿石木)

在新疆,约100多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穆斯林被强行关进教育转化营。然而不仅仅是穆斯林,新疆地区的基督徒也被关进教育转化营。

有知情人向《寒冬》投稿表示,中共政府一再坚称建立集中营的目的是消除「伊斯兰极端主义」,但是教育转化营里不乏哈萨克基督徒,当局以非法聚会的名义大规模抓捕哈萨克基督徒。

2018年2月10日,新疆沙湾县36名哈萨克人被当局以非法聚会的名义送进教育转化营,他们都是基督徒,其中包括传教士Zibila和她的丈夫Zharkin Orazkhan,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海外亲属寻被失踪的新疆哈萨克家人》

传教士Zibila(知情人提供)

据哈萨克活动人士埃尔金·阿札特(Erkin Azat)介绍,Zibila是非常积极的传教士,从2008年至今一直在沙湾县传播基督福音。

阿札特还透露,位于开干齐村由哈萨克人基督徒筹资自建的教堂也被拆除。教会被当局以非法聚会的名义取缔。

《海外亲属寻被失踪的新疆哈萨克家人》

44° 25′ 46.06″, 85° 10′ 17.21″ 开干齐村坐标(埃尔金·阿札特)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