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维吾尔人华盛顿再集结,呼吁终结北京压迫政策

《海外维吾尔人华盛顿再集结,呼吁终结北京压迫政策》

“ 我叫依曼·卡什喀热,我今年7岁。 我来这里是为了那些被关押的维吾尔人和那些为追求自由而死去的人们。”

依曼是一名在美国出生、长大的维吾尔人。星期六(4月6日),她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维吾尔人一道聚集在白宫东侧的自由广场,谴责中国政府对对维吾尔人和中国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的残酷迫害,呼吁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立即采取行动,终结这一暴行。

依曼知道,她在新疆的很多亲戚都进了拘禁营,尽管她并不认识他们。依曼的奶奶马伊诺尔·卡什喀热告诉美国之音,1997年,她和丈夫带着孩子从阿图什市来美国定居。 从2017年起,他们和在新疆的家人失去了一切联系。

“我先生家里57个人,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人,无期徒刑的有三个人,20年的有一个人,15年的有两个人,其余的都在集中营里面,”她说。

美籍维吾尔人鲁珊·阿巴斯也在集会的人群中。

2018年9月,她受邀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讲话,讲述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镇压。六天后,中国当局逮捕了她的姐姐和阿姨。七个月后,她的姐姐仍然生死不明。

“我住在美国,中国政府的黑色长臂跨越大洋,把我唯一亲近的家人抓走,试图以此伤害我,” 阿巴斯对美国之音说。

随着新疆局势的恶化,阿巴斯成立了“声援维吾尔人运动”组织,希望促进维吾尔人的人权和民主自由。

“我们今天来到这里,是要让世人知道目前中国共产党政府对我们的民族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她说,“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下,中国政府犯下这些反人类罪却免于受罚。”

阿尔法·艾尔肯的父母也下落不明。他的父亲是伊犁电视台的制片人,母亲是一名小学数学老师。

2015年,艾尔肯来到美国留学。 那个时候,他常常和父母打电话。两年后,新疆的局势越来越糟,他们的通话越来越少。渐渐的,父母不再用维吾尔语Salaam来对他说“你好”,他们开始说,“我们一切都好,感谢共产党让我们有美好的生活,日子越来越好。”

艾尔肯告诉美国之音:“去年8月,我得知我的父亲被逮捕了,判了7年、9年,还是11年。我不确定到底是多久。我只是听说他去坐牢了。我妈妈在2017年底被关进了拘禁营。”

3月底,艾尔肯和另外三名维吾尔人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见了面,除了讲述家人的遭遇外,他呼吁美国政府立即采取行动,让北京停止对维吾尔人的拘押。 各方数据显示,中国政府所谓的“再教育营”迄今关押了至少150万穆斯林少数族裔。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在集会上发言说,除了关闭拘禁营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美国应该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相关人士施行有针对性的制裁。美国国会应该通过正在审议的《维吾尔人权法案》,”他说。

艾沙说:“现在是一个关键的时刻,对于维吾尔人、中国、和全世界来说都是如此。”

知名维吾尔活动人士、前世维会主席热比娅也出席了当天的集会并发表讲话。 热比娅说,她和丈夫的家人加在一起共有50多人被抓捕,但今天她并不想谈及个人家庭的遭遇,而是呼吁世界各地的人们团结起来,为结束北京的压迫政策发出同一个声音。

“如果中国政府对我的民族实行种族灭绝,明天这可能就发生在你们身上,”她说。

中国官员近日说,国际社会所称的集中营或再教育营是类似“寄宿学校”的“职业技能培训中心”。

来源: VO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