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新疆:迫害无处不在

宗教迫害令人无处可逃。在一个个小村庄里,清真寺接连被毁,人们被迫违背清真戒律,还要面临接受「再教育」。

尉犁县位于新疆中部,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下辖的一个县,人口约12万,其中维吾尔族人口占47.6%。

2014年9月,中共官媒纷纷报道一则新闻:习近平亲自给尉犁县兴平乡达西村党支部书记和全体村民回信,「祝愿乡亲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更好」。

《寒冬》近期访问了尉犁县,去探访那里的人们现今生活如何,是不是如习近平所祝愿的,日子越过越好了呢?

同事之间被迫互相举报

在尉犁县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张女士(化名)并不这么认为,相反,她所感受到的是与日俱增的压抑与恐怖。

去年6月,张女士所在的单位召开全体员工会议,每个人都被要求必须参加。会议上,来自政府的工作人员要求该单位员工互相检举揭发,举报内容包括:维吾尔族员工平时是说普通话还是维语;休息期间他们是吃清真食品还是汉餐;他们的名字里有无「穆罕默德」 「阿拉法特」这样的敏感词;员工及亲属有无宗教信仰,是否参加过聚会或者任何宗教仪式;是否有任何个人或者亲属曾经到麦加朝觐以及其他很多诸如此类的问题。

政府人员称,不主动坦白的,一旦被人检举就会被送去「教育转化营」。

会议结束后,所有员工被单独约谈。政府人员态度强硬地说:「知道的全部都要说出来,如果发现知情不报,要严肃处理。」

据张女士称,谈话结束后,每个人都心情沉重,一言不发。

这种互相举报的手段曾经在文革时期被政府广泛运用。人们为了自保或者表示效忠政权,甚至出卖自己的朋友、至亲,人们不得不防着身边最亲近的人,因为不知道他们随口说的一句话会不会成为日后定自己罪的证据。信任、诚信、包容土崩瓦解,被认为对中国人道德、良心上的损害贻害至今。

一夜消失的清真寺

一位匿名知情人告诉《寒冬》,2018年4月的一天晚上,忽然有很多警察把尉犁县一处国道戒严,所有大小车辆一律绕行。戒严持续了两晚,但人们并不知道警察到底做了什么。

第三天天亮后,人们才发现,此处原有的一座大清真寺一夜之间竟被夷为平地,甚至所有残余的砖块、木头也已全部被移走。

知情人称:「被拆除的这座清真寺很大,以前有数百人在这里做礼拜,但每次门口都有五六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听说清真寺里面还有两个警察监听信徒读经。现在这里已经完全看不出两天前还有一座清真寺,只剩下一片被围起来的空地。」

如此迅速又「和平」地拆掉一座大清真寺,并且「毁尸灭迹」得如此干净,这恐怕在新疆以外的任何地方都难以想像。

知情人说:「尽管遭到政府如此野蛮的对待,但当地穆斯林没有一个敢反对,甚至连说句埋怨的话都不敢,因为这会招致牢狱之灾。」

教育转化营扩建

据另一知情人反映,尉犁县有许多维吾尔族人被抓走,凡是说话做事稍有表现出对政府不满或不愿服从政府安排的,都被政府以「有思想问题」为由抓起来关进了「教育转化营」。

知情人说:「因被抓的维族人太多,看守所根本装不下,只好将维族人关押在养老院。可是被抓的人太多连养老院也关不下,政府又在县城外的郊区修建了一处能关押八千人的『学习』基地。听说中共要将所有有信仰的人,还有不听共产党话的人,都抓起来关押洗脑。」

《深入新疆:迫害无处不在》

尉犁县一处养老院被改为教育转化营

其他维族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一名当地民众说道,当局要求确保穆斯林在封斋期间吃饭,一些穆斯林被要求拆除亲属坟墓上的星月标志,并补充道:「有穆斯林被政府逼着养猪,贴汉族人才会贴的对联。维族孩子一律上教汉语的学校,必须学会普通话,不许说维语,如果不会说普通话,不给放假,假期里也得天天学习普通话。除此以外,每个社区还办了夜校学习班,让所有维族人每周都要学习至少一到两个晚上,读习近平读过的书,学习习近平的讲话。」

当地民众抱怨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当然,在习近平给达西村回信4年后的今天,人们意识到,习近平的「好日子」与他们心目中的「好日子」定义并不相同。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