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比亚:一个生命的演讲

 

《热比亚:一个生命的演讲》

(此图来自于网络,与原文无关)

一个生命的演讲,这是8月19日下午上市的法国晚报世界报在其夏日系列版面的大字标题。这篇讲述热比亚的文章加上热比亚的大幅照片,占据了世界报整整一个版面。

文章的导读写道,1997年3月份的一天,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里,人民代表热比亚详细的描述维吾尔少数民族所经历的悲剧,但是,热比亚的闪闪发光的演讲却结束了她的中国政治生涯,使得旨在消灭她的“一台压土机开始发动了起来”。

文章的作者Annick Cojean回顾了热比亚1997年3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里的那次演讲,那次被热比亚评价为是她生命中的转折的那次演讲。在本次法国报纸摘要节目中,我们也跟随世界报的记者回顾此次演讲。

文章写道,这一天,热比亚是第一次作为人民代表在人民大会堂演讲,热比亚因其在商业上的成功而被共产党挑选成为人民代表,而且热比亚也非常清楚的知道,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在人民大会堂演讲,因为她将要在这一机构里发表的演讲是让人们难以想象的。她知道她自己断了自己的路。

当然,就像规章制度里规定的那样,在演讲的前几天,热比亚向党的干部上交了一份她的演讲稿,在上交的演讲稿里,热比亚赞扬了共产主义,赞扬了她的英明的领导智慧无穷,另外,她还强调,他的家乡-位于中国西北地区的、以前以“东突”的名字而独立存在的新疆受到了汉人的支援,赞扬汉人向维吾尔人提供了教育和财富。总之,热比亚在她上交的演讲稿中极度的赞扬了执政者,里边的词语完全和她真正的想法相反,极度的赞扬仅仅是为了能够蒙蔽审查的人。上交的演讲稿是个假的,并不是她将要发表的演讲。

在演讲的头一天晚上,热比亚偷偷地见了官方的翻译,是官方的翻译将在人民大会堂把热比亚讲的维吾尔语翻译成中文。热比亚知道,中国的法律禁止在演讲的过程中打断演讲者,所以,演讲对热比亚来说将是重要的时刻。现在的热比亚就这次演讲说道,这是她生命中的转折。

演讲即将开始,热比亚面对着两层的半圆形大厅,满满的坐着从全国各地来的人民代表,政府的人和国家主席就坐在她的后面。热比亚把她的演讲稿交给翻译,似乎翻译颤抖的程度比热比亚还要严重,但是,翻译还是不假思索的就开始翻译了,热比亚留意着翻译是否正确,然后,翻译开始时不时的停顿,再重新开始,再加速,好像翻译急着要快点结束一样。当翻译说出这样的句子:“汉人占领我们的土地,这是不是我们的错?我们的生活条件如此的不稳定,这是不是我们的错?”的时候,翻译擦着额头上的汗,整个大厅都惊呆了。所有的眼睛都紧盯着热比亚,热比亚则热血沸腾.不顾一切的继续朝下讲。

热比亚不会读中文,但是如果事先准备的话,她可以讲中文。

在 27分钟的演讲中,热比亚描述了汉人从来看不见的维吾尔人经历的悲剧:农民的私人耕地被征用,他们被强迫送到南方的工厂去做工,民众的生活极度贫困,当地进行的文化屠杀,旨在对维吾尔姑娘进行性剥削的、吸引维吾尔姑娘到中国城市的宣传广告,维吾尔人和汉人在权益,教育,工资上所存在的让人难以置信的不平等,警察的草菅人命,数千名政治犯的存在,热比亚此外还质疑:为什么政府把全中国的艾滋病患者都移民到我们的城市?当局的目的是什么?最后热比亚呼吁,为了和平,必须要给予新疆真正的自治。

 

来源:  rfi华语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