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强摘器官证据确凿反人类罪名成立

本周,「中国法庭」(即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对中共强摘器官一案作出终审判决。裁定结果令人欣慰,现场一片欢呼,但大家仍带着一丝忧伤和惆怅。

作者: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独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强摘器官证据确凿反人类罪名成立》

法庭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在宣布法庭​​的判决结果。

独立人民法庭宣判现场座无虚席,终审判决的结论令人震惊:中共一直残害无辜,强摘活体器官,恶行至今依然猖獗,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与中国有来往的国家应该承认,与他们打交道的是一个「犯罪国家」。

法庭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曾在海牙任审判塞尔维亚前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šević)战争罪案的检察官,他宣布了中共强摘器官案的终审判决。当天的旁听者多达200人,包括受害者、医学专家、法律专家、普通民众、翻译人员、记者,以及指证令人发指的器官交易的证人,自从独立人民法庭去年开庭审理此案以来,他们一直翘首企盼这一天的审判结果。

其中一个关键证人是安华托帝博士(Enver Tohti),他本人曾被要求活摘一个犯人的器官。对于这个判决结果,他表示赞成,并称这是「人权运动的一次胜利」。法庭宣判后,他说判决「中共及其强摘器官行径有罪」,这是一个震撼人心的审判结果。

《独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强摘器官证据确凿反人类罪名成立》

安华托帝博士在独立人民法庭宣布终审结果后接受采访。

「中国法庭」是什么机构?

「中国法庭」是调查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由「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设立。该联盟成立于2014年,负责整理、核对法轮功成员在中国遭到迫害和强摘器官的相关信息。去年,国际专家受邀成立一个道德法庭,客观地审查相关证据,确定中共是否犯有刑事罪。该法庭分别于2018年12月8日至10日和今年4月6日至7日两次举行听证会。

宣判时,法庭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一再特别强调,由于中共不愿配合此案的审理,独立人民法庭的受理、调查过程是独立完成的,且不愿靠推理来断定中共是否犯罪。尽管中共政府三缄其口,对其在器官交易中扮演什么角色这一问题上拒绝为自己申辩,但法庭裁定,有足够的证据支持终审判决结果。

《独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强摘器官证据确凿反人类罪名成立》

独立人民法庭成员从左到右分别是:哈米德·萨比,马丁·艾略特博士,瑞贾纳·保罗斯,法庭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安德鲁·邱和尼古拉斯·维奇。另一名法庭成员亚瑟·沃尔德伦通过视频出庭。他们每个人都为该法庭义务工作,不要报酬。

确凿可信的证据

法庭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的医生和医院承诺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极短,所进行的移植手术数量远远超过政府和医院公布的自愿捐献器官的数据,甚至在中共实施「自愿捐献器官计划」之前,「器官移植手术所需的基础设施和医务人员已得到大规模发展」,综合以上这些结论,最终得出一个必然的结论:多年来,中共在全国范围内一直大规模强摘器官。

经独立人民法庭确定,法轮功学员是强摘器官的主要受害者,但是鉴于2017年以来中国新疆本地维吾尔穆斯林不管男女老少都遭到DNA全面采集,法庭得出结论,可能他们的人体器官库已经建立,未来或许会出现被强摘器官的证据。近年来,约有300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导致人们日益关注这个特别弱势的群体。独立人民法庭的终审判决报告指出,「没有证据表明与中国器官移植行业有关的重要基础设施已被拆除,而且唾手可得的器官来源至今仍然缺乏令人满意的解释,因此得出结论:强摘器官至今仍在继续。」

中共的反法轮功运动

调查报告呈现了中共企图摧毁法轮功的明显证据,而判决书则把法轮功学员描述为追求「真善忍」,对他人没有构成危害。报告还详述了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对法轮功进行的恶意清洗,令人震惊的细节表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蓄意暴力相向。1999年,中国国务院时任副总理李岚清宣布时任总书记江泽民的指示,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2001年,江泽民本人说:「对法轮功怎么处理都不过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从中共残害法轮功的明显意图中,独立人民法庭得出结论:「中共随便对待法轮功学员,不管他们的死活。」还指出,「中共把他们当作全中国医院都可以随便使用的器官捐献群体,可以通过强摘的方式,根据需求摘取他们的器官。」

独立人民法庭表示,「可以肯定,通过强摘器官获取的器官确实主要来源于法轮功学员。」

报告还特别强调:证人指出,有证据证明在没有正式确定脑死亡的情况下摘取器官,这表明器官被摘取时,犯人还活着;系统体检对象专挑法轮功犯人和维吾尔犯人;对这两个团体施以「残忍、毫无人性」的酷刑已司空见惯,包括强奸和性暴力。

2006年和2018年,一些人为了进行调查,假装患者给医院打电话称需要器官移植,这些人提供了有力证据,证明很多医院都用犯人的器官进行移植手术,所用的大量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有些医院承认器官来源是个秘密。很明显,在打电话的时候,提供这些器官的人还活着,一接到通知,很快就能提供器官。向法庭提供的证据令人震惊:在中国,需要肝脏或心脏移植的人,只要提前两周通知订购器官就能进行手术。

中共公布的数据误导人

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字呈直线激增,但无法解释自愿捐献器官者何以这么容易找到。中国官方宣称从2014年开始停止使用死刑犯作为器官的来源,但器官移植的数量不减反增。2013年3月,作为提升中国器官移植能力的「设计师」,黄洁夫向《广州日报》吹嘘2012年他做了500多例肝脏移植手术。北京大学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继业也是外科医生,他说他们医院曾在一年之内做过4000例肝肾移植手术,这意味着仅一家医院就占了中国当局对外承认的每年1.2万例器官移植总额的33%。

《独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强摘器官证据确凿反人类罪名成立》

伊森‧葛特曼(右)是《大屠杀》一书的作者,他在书中详述了他本人对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进行交易的骇人暴行的调查。判决结果宣布后,他接受了采访。

独立人民法庭对中国官方提供的异常数据进行了评估,最后确定官方数据已遭中共政府篡改。中国每年进行的移植手术可信的数字应该在6万至9万之间,毕竟2017年中国正式登记在册的器官捐献者只有5146人,独立人民法庭认为这两者之间的「差距令人不解」,因此得出结论:「中国应该还有一个或多个组织型器官供体库。」而最残酷的推论则是:「肯定还有一批在中国官方资料中未透露姓名的器官捐献者。」

中共犯有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

尽管在强摘器官丑闻中有许多内容都指向种族灭绝罪,但独立人民法庭却没有提出这一指控,因为这项罪名的定义在法律上充满了不确定性。事实上,有些犯人已获释,要确定当初对当事人是否有所企图尚存在疑问。但是,独立人民法庭还是达成了共识,宣布这是反人类罪。

英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遭到批评

英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均因不愿独立审查这些指控、验证向他们提供过无数次强摘器官的调查报告而遭到批评。独立人民法庭在总结报告中指出,「可以想到,像这样的指控,严重到要一个人死,那个人马上就死的地步,证明中共是20世纪杀人最多的政治屠夫,可以说,这是全世界都赞成的调查,是当务之急而且对政治有益的行动。」报告还指出,「没想到英国和澳大利亚不这么认为,它们采取的立场与美国完全不同。」

在回应法庭公布的终审判决时,英国医学会(BMA)医学伦理委员会主席约翰·齐斯霍姆博士(John Chisholm)在英国医学会官网上发布的一篇新闻稿中说:「我们对独立人民法庭今天的判决表示高度关注。」并说,「强摘器官的行径是对不可剥夺的一系列基本人权严重、持续的侵​​ 犯,包括生存权,有时还包括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的权利。」新闻稿还提到,「因此,任何医生参与强摘器官都是非法的,是不道德的,并且违反了世界医学协会(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制定的行业法。所有医生的主要职责是促进患者的健康,最起码要确保自己不伤害患者。」

英国医学会呼吁中国「尽快对强摘器官进行一次彻底、独立的调查,确保医生从未参与过这类手术,对医生的职业核心职责给予保护」。

同时,英国医学会呼吁本国政府「根据独立人民法庭的调查结果重新考虑英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利用英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保证进行一次彻底、真正的调查」。

对民间倡导团体的呼吁

独立人民法庭最后呼吁各国政府和个人、活动人士和积极的政界人士省察自己有没有犯过调查结果中所列的罪状,有没有「做过自认为是自己的职责,其实属于调查报告所揭露的种种恶行,即过去和现在发生在中国的强摘器官行径」。

独立人民法庭总结道:「悲哀的是,不受约束的行动已导致许多人在中国现任领导人为达到既定目标而犯下的恶行中惨烈、无谓地死去,中共下一任领导班子或许会意识到,这样的目标对改善国民福祉、提高国家声望并无助益。」

《独立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强摘器官证据确凿反人类罪名成立》

宣判现场旁听席上座无虚席。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