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连外国记者都可能避免报道某些话题”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发布最新报告,55%的受访记者认为2018年报道环境恶化。一个风险是,为避免给采访对象和同事带来危险,甚至连外国记者都可能避免某些话题。

《“甚至连外国记者都可能避免报道某些话题”》

外国驻华记者协会发布最新报告

(德国之声中文网)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1月29日发布最新报告。55%的受访记者表示,他们认为,2018年的报道环境恶化。这一比例是2011年以来最高的。受访记者中,无一人表示去年环境有改善。

2018年,再次出现有一位驻华记者因签证被拒而被迫离开中国。这是过去三年来首次。报告称,Buzzfeed驻华负责人Megha Rajagopalan对新疆穆斯林再教育营一事进行了突破性的报道。后来,这位驻华6年的记者被拒绝延长签证。另有五位驻华记者仅获得两个半月的签证,他们来自纽约时报、BBC、澳洲广播公司、产经新闻和美国之音。其中两位记者之前前往新疆报道。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报告是基于对来自31个国家的204名成员的问卷,其中109人回应。

报告称,迅速扩张的监控以及政府对于有关新疆报道的广泛干预,致使2018年驻华记者的工作环境显著恶化。

近半数受访记者表示,曾直接受到人员的监控。一位美国记者在报告中表示,他在报道期间,酒店房间频繁”被清洁”,尽管他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并与酒店经理说过此事。一位美国广播公司记者表示,他发现笔记本电脑文档被移动,在手机上看到过Gmail信箱文档被打开、被关闭。他说,事发时间为凌晨2点。这名记者称,他的所有通讯软件:微信、Gmail、美国广播公司邮箱都受到监控。英国广播公司一位记者表示,有两次她的手机被监听,她听到自己的通话录音回放,包括与她8岁的儿子通话时。《华尔街日报》一位记者表示,在谈及政治敏感议题时,多次发生通话被切断。

这些事件有时导致记者无法与消息人士联络、甚至无法进行采访报道。

几乎无法在新疆调查采访

法新社一名记者在报告中表示,为避免采访受干扰空手而回,她通常会先安排较容易的选题。她说有一次在宁夏,因担心消息泄露给任何采访对象带来麻烦,她完全放弃了一个选题。德国一名记者表示,在新疆很多情况下,他甚至不会去尝试采访,因为不希望给任何人带来危险,特别是每个街角都有监控摄像头的情况下。

报告写道,产经新闻驻华负责人Kinya Fujimoto在新疆被三家涉外宾馆拒绝入住而不得不在一家卡拉OK歌厅容身,直到被警察带到指定酒店。

驻华记者协会的问卷中,有26名受访记者表示至少前往新疆一次进行采访。其中,仅3人表示未受干预。

在这26名记者中,有23人表示看到被跟踪,19人被要求删除数据,15人看到采访被监控,14人或其同事被拘押,14人被阻止进入公共区域,10人采访被中断。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欧洲驻华记者向德国之声表示,在新疆,有关部门尽一切方法,使得采访调查无法进行。

《环球邮报》一名记者在报告中表示,在近1600公里沿途,他受到至少9辆汽车和20人的跟踪,大多数人拒绝亮明身份。此外,他还受到逮捕威胁,有持枪警察靠近他的车,举牌示意他把双手放在车外。他说,他曾数次被拘。一名警察强行删除了他相机中的照片。另一位西方新闻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他被带走,并被告知,风太大,不能在高速路上继续前进,但数百辆汽车正在照常行驶。一名欧洲媒体机构记者表示,10名持枪警察凌晨拜访其酒店房间,要求获知其采访计划。

外国驻华记者协会的报告写道,根据中国的相关规定,除西藏外,外国记者无须提交特别申请前往采访。但实际上,警方和地方官员经常告知记者在一些敏感区域采访受限或禁止。

此外,37%的受访记者表示,2018年,其中国助手、同事曾受到压力、骚扰或恐吓。而34%的受访记者表示,其信息源(消息人士、采访对象)至少一次受到骚扰、拘禁或被叫去问话。

外国驻华记者协会主席萨贝格(Hanna Sahlberg)在报告中表示:”更广泛的监控和对采访对象的压力,让记者们甚至无法抵达新闻现场。一个风险是,甚至连外国媒体也会避免报道某些话题,因为这些话题被视为太麻烦、代价太高。”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