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家庭只能通过短视频见面

 

再教育营(网络图片)

父母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孩子,只能通过短视频电话看见他们的父母,而且还是在当局的监控之下。

2018年1月,阿克陶县的阿娜尔(化名)与丈夫从家里被带走并被关进教育转化营,但是政府并没有照顾他们的三个孩子。

4个月后,村干部安排阿娜尔和孩子第一次视频见面。双方都哭得很伤心,但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因为旁边有两个手拿警棍的警察在监听看守。

7岁的维族小女孩倪谷莎(化名)天天哭着找爸爸妈妈,因为她的父母也被关在教育转化营。她的父母最近去过沙特阿拉伯参加朝拜。「去过敏感国家」就足以让中共当局把他们抓走,导致家庭破裂。她的爷爷奶奶也去过沙特阿拉伯,也有可能随时被关进教育转化营。

倪谷莎是家里三个孩子最小的一个,最大的17岁。现在三个孩子靠年迈的爷爷奶奶每月仅有的300元人民币(约合43美元)低保维持生活。

新疆库尔勒市一对夫妻也是因相似的理由被分开。阿卓(化名)的公婆去阿拉伯国家朝拜过,因丈夫曾经与其父母就朝拜的事情通过电话,2017年,她的丈夫被警察强行押送至教育转化营。2018年3月,她的丈夫生了一场大病,住院治病长达三个半月。但是,政府仍然不允许他们一家见面。现在阿卓和她的公婆只能轮流跟她丈夫视频通话。

阿卓有三个孩子,每次十分钟的通话对这个家庭来说实在太宝贵了。阿卓说:「好好的一个家,就因中共的一个政策,一家人正常的见面说话却必须排队。」

据悉,每周日晚上都有很多家庭排队等候与羁押在教育转化营的亲人视频通话,尽管每次视频通话最多只有10分钟,而且还是在监控之下。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