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娜的故事(二):暗夜

《米娜的故事(二):暗夜》

维吾尔族女子米娜

上期节目中讲到维吾尔女子米娜,带着甫出生两个月的三胞胎儿女从埃及回新疆老家探亲后所发生的不幸遭遇。三胞胎中一个不幸夭折,幸存的两个孩子也因受虐而严重发育不良;身陷囹圄的米娜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络,身心备受折磨与煎熬,几乎绝望的她不敢放弃,为了两个无辜的孩子,母爱的力量使得米娜仍在苦苦坚持。在访谈中,我们聆听米娜娓娓诉说着苦难的经历,空气是凝滞的,那股压抑的情绪和难以言宣的伤痛,深深触动了在场的每个人!

中国政府从二零一四年开始推行新疆再教育营,二零一七年达到高潮的再教育转化中心,这些被中国当局称为“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是“教育转化培训中心”的场所,内部条件极其恶劣,被关人员并经常遭到虐待和酷刑。新疆政府并从二零一六年十月开始收回居民护照集中保管,在海外的留学生也被召回新疆,甚至有些人只是因为曾经出国或者留学而被关押,类似米娜这样移居海外的维吾尔人,在返乡探亲时,被当局以恐怖分子嫌疑送入再教育营的案例越来越多。

为什么?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在米娜的脑海中盘旋。她曾经以作为中国女孩自豪,但是读书时开始感受到维吾尔人所受到的差别待遇,以后又遭遇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镇压,甚至连警察都告诉她维吾尔人就是不一样。当局的做法让米娜开始反思自己的身份认同,她不是也不要变成恐怖分子,为什么她的国家却这样对待她和她的族人?“这不是我想的中国了!” 无休止的迫害使得她恨、恨人生、恨所有人、也恨自己的先生!

米娜联系不上先生,自从二零一五年自己带着三胞胎孩子回国以来,再也没有先生的音讯。她一直在想,她已经失去先生了,她恨先生为什么没有来找她,为什么没有问一下他的孩子,中国政府这样折磨她,她失去了一个孩子,先生都没有问过她,米娜悲哀的想着自己不如死了算了。二零一八年,米娜回到埃及后方才辗转得知,在多方联络不上自己的妻子后,先生也回到新疆寻找妻儿,之后便被抓走,并被判刑十六年。回想最后一次先生送她们母子到开罗机场,犹自殷殷叮嘱米娜赶快带着孩子回家,如今先生生死未卜,昔日幸福恩爱的光景不再,连孩子也不知道他们的爸爸长什么样子,米娜不禁悲从中来!

米娜的苦难仍在持续,惊惶中饱受逼迫的她紧咬着牙关苦撑,她的亲人已被送去再教育营,两个孩子就要被转至孤儿院,她要怎样保护自己稚嫩的孩子不再受到摧残?本期节目中将继续为大家讲述“米娜的故事”。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