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委书记喊打内鬼 新疆反恐“告急”

    

纪委书记喊打内鬼 新疆反恐“告急”

    
      北京时间12月2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书记徐海荣,做客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访谈时指出,在新疆,确有个别党员干部在反对民族分裂等大是大非问题上态度暧昧、认识模糊、行动迟缓。实际上,这不是徐海荣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就新疆的反恐和反分裂问题上表态。此前的11月24日,徐海荣就曾在《中纪委监察报》提出,在一些党员干部中,仍然存在不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问题,有的对上级决策部署不负责任地说三道四、评头论足,甚至支持参与暴力恐怖活动。
    
      有分析称,新疆纪委书记徐海荣多次提出新疆官场内部有官员对反恐和反分裂态度暧昧,党员不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并非没有根据。事实上,促成新疆官场部分官员“决心”动摇的原因有许多。一些官员受极端思想和“泛突厥主义”的控制。另外,因为新疆“山高皇帝远”,部分官员拉帮结派形成利益同盟,在面对棘手的暴恐问题上以粗暴的态度敷衍了事。中共当局明确表示过反恐维稳的立场要坚定,而徐海荣还是指出了部分官员认识模糊和行动迟缓,很可能表明新疆官场内部在处理暴恐问题上存在分歧,或存在与当局立场分歧的“温和反恐”的官员。
      新疆官场部分官员“思想异化”
    
      11月24日的《中纪委纪检监察报》文章中,提出了当前由于受“双泛”(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思想的影响,新疆正处于暴力恐怖活动活跃期、反分裂斗争激烈期、干预治疗阵痛期,分裂和反分裂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尖锐的,有时甚至是十分激烈的。可以看出,新疆受到的不止是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威胁,还受到两种“双泛”思潮的侵扰。
    
      应该注意的是,在新疆,由于一些暴恐分子长期受到极端思想的洗礼,自己作为暴恐的实施者,也变成了极端思想的宣传者。据悉,仅2013年,“东伊运”共制作发布暴恐音视频107部,超历年总和,部分传入境内,煽动性极强。2014年新疆公安机关就抓获了243名宣传暴恐音视频的人员。这些“极端思想”渗透和传播民族分裂、宗教极端、暴力恐怖思想,效果几乎等同于“洗脑”。观察人士从近年来新疆破获的暴力恐怖犯罪案件来看,制作、传播暴力恐怖音视频,成为当前暴恐案件多发的重要诱因。
    
      可以推断,在无孔不渗的“双泛”思潮环境中,一些官员的思想如果出现“不坚定”,是极容易受到极端思想“洗脑”的,进而容易诱发立场上的动摇。而思想出现“异化”,这无疑是当局亟需解决的棘手问题,这也正是新疆纪委书记徐海荣所提到的“不信马列信鬼神”,这类人是“双面人”,前后“两个样”,这种“精神分裂”的思想异化官员是首先需要辨别的。为了抑制“双泛”思想的入侵,当局也作了努力升级网络监控,《纽约时报》11月25日的报道,中国政府正在停掉一些居民的移动电话服务,这些人使用了让他们能够绕过新疆的互联网屏蔽的软件,可以看出“双泛”的阴霾无处不在。
    
      不作为及立场“分歧”拖累中共反恐
    
      11月2日,新疆日报社原党委书记、总编辑、副社长赵新尉因严重违纪问题已被立案审查,并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同日,新疆自治区纪委对自治区扶贫办原党组书记、主任赵国明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值得一提的是,通报都对以上两名官员的“妄议中央”和违纪行为进行公示,新疆一天罕见出现两名“妄议中央”的官员。
    
      值得一提的是,这自修改后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规定出台后,赵新尉是第一个因新增加的妄议中央等条款而被双开的媒体人兼官员。新疆纪委书记徐海荣在中纪委机关报批评新疆官场官员的诟病时,也提出过部分官员“妄议中央”和“老好人”等。所谓“老好人”,有分析人士猜测是与中共当局反恐立场不符的官员,行动迟缓加之态度暧昧,在当局反恐立场坚定的背景下,迟迟不能定夺存在“妇人之仁”,显然和当局的立场是分歧的。另外徐海荣还在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的基础上,多次提出部分官员对中央政策指指点点,显然新疆官场还存在部分“妄议”者。这些和中共当局存在“分歧”的官员,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当局反恐的整体脚步。
    
      2015年8月,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就曾在《人民日报》刊登题为《新疆工作来不得半点虚的》的文章,文章称,新疆领导干部第一位的要求就是政治上强,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在反恐维稳等大是大非问题上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绝不做“两面人”和“老好人”。
    
      另外,由于新疆“山高皇帝远”,在偏远和动荡的地区,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许多官员存在侥幸心理,拉帮结派。而一旦形成利益团体,对反恐维稳“走过场”便成了家常便饭,即进行暴力而简单的维稳敷衍了事,甚至出现懈怠。需要看到的是,敷衍了事也是一种“不作为”,并不能从根源上铲除恐怖主义。另外,没有解决滋生暴恐行为的贫穷落后问题,也应该是一种“不作为”。
    
      已经有证据表明,新疆“东突”等“三股势力”活动分子偷渡出境,加入ISIS组织接受恐怖训练,参加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作战行动,以争取国际恐怖势力更多认同,培养国际暴恐活动人脉,累积回流中国境内策划组织暴恐活动“实战经验”的“路线图”。对于当局来说,新疆反恐问题半点马虎不得,然而,攘外亦要安内,如果内部出现思想异化以及立场出现对立,无疑是中共当局执政的一大挑战。
    
    来源:中纪委监察报  _(网文转载)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