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网:联合国专家指中国在新疆拘押百万维族人

去年,警察在中国新疆喀什巡逻。周五,一个联合国委员会称,中国西部的新疆地区拘留了100万乃至更多的维吾尔族人. JOHANNES EISEL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日内瓦——周五,联合国人权专家对他们所称的大量可靠报告表示担忧,这些报告称,中国在西部新疆地区拘留了100万乃至更多的维吾尔族人,并迫使多达200万人接受再教育和灌输洗脑。

在打击宗教极端主义的名义下,中国将新疆变成了“一个类似于大规模拘留营的东西,笼罩在秘密之下,是一个没有权利的区域”,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成员盖伊·麦克杜格尔(Gay McDougall)在为期两天的日内瓦中国政策审核会的开幕式上表示。来自该地区的描述指出,穆斯林“仅因其民族宗教身份就被视为国家的敌人”,麦克杜格尔引用活动人士和学者的报告称,很多人已经失踪,甚至是最普通的宗教活动都成为惩罚的理由。
麦克杜格尔提出有关从海外返回新疆的维吾尔族学生的命运问题,她说,有100多人失踪,一些人被拘留,还有人在拘留期间死亡。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俞建华在周五的会议开幕致辞中称赞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称其旨在促进团结与和谐,并表示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在过去五年中已使2000万人脱贫。俞建华领导着一个由48名高级官员组成的代表团,他没有对委员会的问题作出回应,但他定于周一上午复会时发表讲话。中国官员曾表示,加强安全措施和限制维吾尔人(主要是逊尼派穆斯林)的宗教活动,是为了防止维吾尔地区的暴力、反国家事件,他们将这些事件归咎于分离主义、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
维吾尔族的支持者说,严厉的安全措施助长了怨恨情绪。

周五的联合国会议是中国首次被要求公开回答其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进行镇压的问题,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对这类措施的范围和力度发出越来越严厉的警告。

“我们真的是在讨论人道主义危机,”新疆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说,他在柏林的欧洲文化和神学学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讲学。“这是一项非常有针对性的政治再教育计划,旨在改变整个人的核心身份和信仰体系。它在规模上是前所未有的。”

自从2009年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针对汉族人群的暴力事件,以及2013年维吾尔族穆斯林袭击北京后,北京加强了对新疆人口的控制和监视。汉族是中国的主要民族。

但自陈全国2016年8月担任新疆党委书记,并在2017年初颁布“去极端化”条例后,当局大幅增加了打压的规模和程度。

总部位于香港的权益倡导组织“人权捍卫者”(China Human Rights Defenders)上周在一份基于官方数据的报告中表示,2017年,中国超过五分之一的逮捕都发生在新疆。这个地区的1100万人口占中国总人口2%不到。

学者和活动人士预计,有100万人如今被关押在新疆各地数以百计的再教育营中,另有约200万人正在接受某种形式的强迫性再教育或灌输洗脑。

“将人这样关押起来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观察道。“没有逮捕令,没有罪行,不联系律师,不联系家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出去,不知道你的罪名。”

陈全国曾在西藏担任党委书记10年,在新疆,他将该地区的维稳预算增加了近一倍,加快了对警察的招募,建了更多警察局,让汉族干部住在维吾尔族人家里,并且配备了监控器和人脸识别科技。

郑国恩博士估计,中国当局已经建造了1000至1200个拘留营。还有报告称,当局已经加快了孤儿院的建造脚步,以安置那些遭到关押的儿童。

拘留的具体标准尚不得而知。郑国恩博士指出,为了达到官方定额,官员们将普通人关押了起来,他们的目标是特定群体,包括与外国有联系的人,或是曾经出过国的人,曾经接到过越洋电话的人和参与宗教活动的人。

郑国恩博士还说,镇压行动不仅限于维吾尔族人,还扩大到了其他主要是穆斯林的民族,包括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或回族,尽管事实上他们与任何反国家的行为没有关联。

“虐待和折磨在再教育营中很常见,由于折磨在关押中死亡的报告也变得常见起来,”海外的中国民主活动人士周五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呼吁联合国展开调查,以及美国加大对中国领导人的施压力度。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