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是防御还是全面进攻?

《维吾尔分离主义和恐怖主义:是防御还是全面进攻?》

中国新疆、昆明、北京以及其它地区发生的一系列残暴的恐怖主义行径表明,维吾尔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在中国正展开系统性的攻击。那么,这种现象渗入中国的内部生活究竟有多深?“伊斯兰国”运动给中国带来怎样的挑战?中国领导层能否对其做出相称的回应?针对这些问题,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副所长谢尔盖·卢贾宁在自己的文章中进行了阐述。

维吾尔恐怖主义的新阶段

      目前,中国新疆维吾尔极端主义分子的行动显然已经进入新的阶段。2013年前,他们主要对新疆政府和警察发动攻击,但现在,中国其他一些地区的各类居民也成为其攻击对象。恐怖行动已从中国西部地区溢出,在昆明、深圳和广州上演着一出出悲剧。2014年3月1日,10名武装分子手持刀具,在昆明火车站大开杀戒,残害29人重伤143人。而且,极端分子当中还出现了自杀分子,他们在实施类似2013年10月28日在天安门广场上那样的“招牌式爆炸”。当时,3 名武装分子驾驶吉普车撞向游客人群、在紫禁城入口毛泽东画像附近燃烧,造成过路者5人死亡40人受伤的惨剧。

      显而易见,组织者们在中国首都最中心、在权力中枢附近造势,显然是为了在血腥中融进某种意识形态的内涵。

维吾尔沙希德与“伊斯兰国”运动有哪些共性?

      在中国,实际上出现了两种趋势。一方面,政府在加大打击维吾尔极端组织斗争的力度。不法分子被判死刑或终身监禁者数量越来越多;正在研究出台《反恐法》,以此为基础增加惩治期限;加大信息收集方面的努力,在政府、军方和警察之间不断完善信息交换机制;在社交网络展开工作,并扩大国际合作。此外,还正在打造国家反恐怖主义情报中心。

      另一方面,维吾尔极端主义在快速国际化,正成为“伊斯兰国”运动的一部分。而且,武装分子“视死如归”的意思形态的坚决态度正得到明显加强,“圣战”自杀者人数在不断增长。

       从机制上看,有3大组织堪称维吾尔分离主义运动的代表:极端“东突伊斯兰运动”、次极端世俗“东突独立运动”和相对温和的“世界维吾尔大会”。显然,这些组织都得到西方基金会的支持并受到美国和欧盟特工机构的“照看”。

中国的新战线·“伊斯兰国”培训了多少维吾尔武装分子?

      在“伊斯兰国”浮出水面之前,维吾尔恐怖主义仅局限于中亚地区和阿富汗。在中国和中亚共和国特工部门精心和长期的努力后,已经建立起向中国移交维吾尔分离主义分子的有效机制。7年中,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分别向中国遣返了89、3、7和2名或卷入或直接参与犯罪活动的极端分子。

      目前,中国一些维吾尔人正在伊拉克和其它近东地区接受武装训练,并充实“伊斯兰国”队伍。据西方专家资料,“伊斯兰国”已经培训出125名武装分子,并准备潜往中国。其中大部分维吾尔人、包括15名沙希德专门用于在中国实施“定点”恐怖行动。

维吾尔中转东南亚国家·游客还是恐怖分子?

      昆明惨剧后不久,泰国逮捕了两组分别由218人和78人组成的团伙。据中国特工部门资料,这些人曾与地下恐怖主义有染。很快,越南、老挝、柬埔寨、马来西亚及其它国家也纷纷发现了此类团伙。

      很大的可能是,维吾尔一部分地下团伙在游客、商人和难民的幌子下,正在东南亚国家间穿梭。在马来西亚,其中的很多人获得了新的护照,并前往土耳其、伊拉克和近东其它国家,再从那里涌向“伊斯兰国”控制区。

      北京正向曼谷、河内和其它邻国施加压力,但并非一帆风顺。在“领土争端”背景下,一些国家、比如越南并不急于将维吾尔移民转交给中国政府。泰国领导层也同样宣布,自己面临着“交与不交的两难选择”。与此同时,曼谷还担心,这些人在祖国可能遭到调查。

      中国人对巴基斯坦老朋友也有微词。北京完全有理由认为,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界处的塔利班营地,数百名维吾尔人正在接受军事训练。这些人然后再秘密潜回新疆地区。其实,巴基斯坦政府并非想对此类事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大的可能是,伊斯兰堡对该地区无法进行有效控制。

上海合作组织– “新的防御线”

      在这种条件下,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针对反恐斗争的相互协调就显得弥足珍贵。俄罗斯任上合轮值主席国期间,2015年在乌法市可能接收印度和巴基斯坦为成员国。中国在很长时间里不愿接受这种扩充。也许,新德里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斗争的资源和经验,超过了中国对印度暗藏着的、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不睦。也许对于中国来说,打击维吾尔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内外阵线的扩大,促使其向前迈出了这一步。目前,上合组织正逐渐成为打击“三股恶势力”的前哨阵地。上海合作组织在不改变自己非军事地位的前提下,从机制上、组织上正逐渐增大军事政治方面的要素。这一点,对于俄罗斯、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安全来说都是有利的。

(文章仅属转载,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来自:  俄罗斯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