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新近泄露的“墨玉名单”证实了许多人长久以来的怀疑:中国仅仅因为宗教和文化的原因便逮捕关押维吾尔人。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曾被关入“再教育营”维吾尔人的家属。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中国新疆和田境内一处戒备森严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不用心查找,很难发现这座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Sultan Murat闹市区的清真寺。它坐落在一个灯光明亮的地下室里,连接这里的楼梯非常狭窄,而且没有任何标识。

在下面,一个小女孩在白色和金色的柱子间奔跑嬉戏,十几名男子在浅蓝色的毯子上祷告。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还穿着冬天的外套。

他们是维吾尔人,来自中国西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穆斯林。

在他们的家乡,类似的午后祷告可能会让他们身处险境。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逮捕大量维吾尔人,将他们关入官方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而在西方人们一般称之为”再教育营”。

当被问到有多少人在新疆的亲人曾被关入中国的监狱或”再教育营”时,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这些男子纷纷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机,展示他们亲人的身份证;失踪的妻子,孩子和父母的照片。

“我甚至不知道我女儿究竟是生是死,”一个男子看着一名年轻瘦小的女子照片, 如此说道。

“中国政府希望完全控制和消除住在那里的所有人,”清真寺阿訇比划着手势愤怒地对德国之声表示。”他们想杀死维吾尔人和他们的文化。”

很难确定究竟有多少维吾尔人遭到关押。有人估计超过100万维吾尔人在中国当局用监狱和”再教育营”所构建的网络内被与外界切断联系。

当地传出的报道显示,一些人被无限期关押,而另一些人则被转移到劳改营。那些被允许回家的人则受到当地政府的严密监视,行动自由受到严格限制。

中国政府声称,建立”职业培训中心”是为了打击”极端思想”并为维吾尔人提供”有价值的技术”。据称,被关押者在营地内经历严格的思想灌输过程,并要上普通话课程。

在最近访问柏林期间接受访问时,中国外长王毅表示,一些非政府组织,记者和外交官曾获准前往新疆,”他们没有看到任何集中营或再教育营。”他同时表示”在新疆没有(针对维吾尔人的)迫害行为。”

延伸阅读-专访:中国电文让“文化霸凌”的新疆政策现形

中国以宗教和文化理由关押维吾尔人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重复其官方话语,德国之声及包括北德广播公司(NDR),西德广播公司(WDR)和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在内的数家德国媒体伙伴新近获得的一份文件讲述的故事却是另一个版本:这份文件显示中国关押维吾尔人是因为他们从事宗教活动和坚持自身文化,而不是他们有极端主义行为。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德国之声及合作媒体获得的137页文件中的第一页

这份长达137页的文件以前所未有的详尽程度揭示了数百名维吾尔人的命运。文件巨细无遗地纪录了这些在2017和2018年间被关押的311名维吾尔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具体内容还包括每个人的家庭成员,社交圈和宗教活动。此外,文件还提及了1800多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和社会生活习惯,比如某人是否在家祷告或者阅读古兰经。另有数百人也被提及,但没有以上提到的那些具体信息。

清单中所有案例都来自于新疆西南部的和田地区墨玉县。这一地区靠近西藏和中印边境。因此这份文件也被称为”墨玉名单”。

尽管该地区只是新疆的一小部分,文件显示官方搜集数量惊人的维吾尔人数据。他们在新疆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具备脸部识别技术的安保摄像头以及强迫安装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监控。

一些人成为监控对象是因为超出规定生育,另一些人则是因为曾申请护照。有些人仅仅因为蓄胡就遭到关押。还有一人因为大约六年前曾下载一条宗教视频就被拘捕。

许多专家都认为,就其所使用的语言以及记载的内容而言,这份信息量巨大的文件,一个没有任何官方图章或印鉴的PDF文档可能是真实可信的。德国之声也采访了多名家人在名单上的维吾尔人,他们确认了文件中的一些关键事实。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吹哨人:”他们抓人不需要理由”

曾留学美国,现居挪威的维吾尔学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向德国之声提供了这份文件。阿尤普曾尝试在新疆开办一所维吾尔语学校,此后入狱15个月。

尽管他仍在新疆的家人可能因此面临风险,阿尤普仍然决定将这份文件公诸于世。他对德国之声表示,他已经遭到中国政府的监视。最近几个月,他妻子的几个亲戚遭到逮捕。在与德国之声记者见面前不久,他曾接到威胁电话,要他放弃爆料。

“是的,这很危险,”他耸耸肩说道。”但是总要有人发声,告诉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第一次看到这份文件时”被惊呆了,”他在挪威的一家酒店里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

他很快意识到,中国的拘留系统根本不是用来对付所谓的极端主义。”我想:他们根本不用任何理由就抓人。”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吹哨人”阿尤普(图右)在决定联络德国之声和其他媒体后受到中国官方威胁

阿尤普决定有所行动,并开始寻找文件上那些人的亲属。他找到了29个人,并开始通过电话联系他们。这些人中的一大部分住在土耳其。

他表示,这是一份折磨人的差事。他联络的人中,许多人多年没有和新疆的家人联络,因为很明白从国外打去的电话会惹来不必要的关注,并可能让家人因此入狱。

这时认真诚恳,语气柔和的阿尤普便不得不告诉这些生活在国外的维吾尔人,他们仍在新疆的亲人们已经被关入”再教育营”。”我不得不告诉他们,他们的家人被逮捕了,然后他们就会哭,”阿尤普说道。

被捕者的姐姐:”心都碎了”

阿尤普联系的其中一位是洛奇尼撒·梅梅特·土赫提(Rozinisa Memet Tohti),一名有三个孩子的30多岁家庭主妇。

德国之声的一名记者在伊斯坦布尔一处装潢漂亮的公寓内见到了她。客厅的桌上为客人拜访着各种甜食,水果和坚果。

在采访中,土赫提表示当得知自己最小的妹妹也在名单上的时候,心碎欲裂。”我好几天都吃不下睡不着。我从没想到我的小妹妹也会被关进大牢。”

土赫提有很多亲人的照片。其中一张是公园里的家庭聚会,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个婴儿,羞涩地看着镜头。另一张是一个留着长须,头戴羊绒帽,表情严肃的老年男子。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土赫提都小心地拿着这些照片,将它们紧紧攥在手心。这或许是她的姐妹和父母所留下的最后纪念。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洛奇尼撒·梅梅特·土赫提的多名家人身陷“再教育营”

她之前就知道,大姐和年迈的父母在2016年都曾被关押。他们家的一个好朋友在前往土耳其出差时告诉她这个消息。

但是,她从没听说自己最小的妹妹在2018年3月也被抓了。她仍在新疆的亲人已经和她失去联系,土赫提担心联络他们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土赫提的妹妹和丈夫一起经营一家蛋糕店,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会惹上牢狱之灾的人。

“我真的被吓到了,”土赫提强忍眼泪说道。

新疆农村地区的维吾尔家庭允许生三个孩子,城市家庭可以生两个。不过许多维吾尔人不愿意遵守这个规定,并误以为最多就是罚款而已。

土赫提的小妹正是因为孩子太多而被关押,文件详细记录了她的案子。“其亲属中无严打收押,送培送教人员,其姐姐2001年出嫁至土耳其,本人与其从未联系,经社区与英也尔乡阔什阔尕其村联系,其亲属积极配合该村工作,表现较好,本人无现实危害,建议结业,社区列管。”

目前仍不清楚的是,土赫提的小妹是否已经被释放。如果确实如此,她也可能依然处于严密监控下;她的一举一动都会遭到监视和记录。

土赫提表示,曾经听一名两年前逃亡土耳其的前狱囚说过在监狱内所受到的非人待遇,因此对家人非常担心。

“我听说,如果他们要是彼此交谈就会挨打,并会单独关押。”

她也听说过关于犯人器官被移除并卖到中国其他的传言。德国之声在伊斯坦布尔采访过的其他一些新疆维吾尔人亲属也都一再提到有关”摘取器官”的说法。

土赫提表示,怀疑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女被送到官方在新疆专门为关押者子女设立的孤儿院。一些专家表示,这些孤儿院被用来进行严格的洗脑教育,旨在消除维吾尔文化和身份认同。

维吾尔武装”准备战斗到底”

中国政府表示设立这些再教育营时为了对抗武装暴力,北京政府也确实有理由为维吾尔极端主义感到担心。2009年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爆发种族骚乱,造成140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抗议者袭击汉族居民并焚烧汽车。

《维吾尔吹哨人:中国“没有任何理由就抓人”》

2014年5月发生爆炸袭击后,中国安全力量在乌鲁木齐街头巡逻

2014年,乌鲁木齐一处集市发生恐怖袭击,31人被打死。作为对此的回应,中国政府加强对于维吾尔人的监视和控制。

中国的维吾尔穆斯林长期以来在文化和政治层面遭到歧视待遇,导致广泛的不满和暴力对抗。

德国之声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家小店铺内见到一位穿着得体的短发维吾尔男子,店外拉着帘子,外人难以一探究竟。他表示,自己曾在2015年与五六十名维吾尔男子一起前往叙利亚接受”自由叙利亚军”的军事训练。

这位预备战士表示,他们学习如何使用AK47冲锋枪以及发射榴弹。

他说到叙利亚参加为期六个月的训练营,目的就是为了回到新疆与中共作战。他们计划打击军事设施。除此之外,所有为政府工作的汉族人都是合法的攻击目标。

他表情平静地表示,他们”准备战斗到底。”

他承认,目前计划已经失败,因为他们中的好几名成员分别在土耳其和欧洲遭到逮捕。

尽管如此,他表示仍在等待机会将计划付诸实施。

虽然德国之声无法独立核实他的说法,但确实有其他维吾尔团体接受”自由叙利亚军”培训的案例。有报道称,数百名维吾尔人曾加入”伊斯兰国”军事组织。

德国外交部去年年末编写的一份秘密报告中表示,德国政府认为维吾尔分离主义者和阿富汗塔利班以及”基地组织”之间可能存在”联系”。

尽管如此,中国似乎正在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惩罚一整个族群,针对维吾尔语言,宗教和文化,并将民众置于持续电子监控的天罗地网之下。

类似土赫提的两个姐妹那样的女性也成为了中国”反恐”斗争的牺牲品,而她们的”罪行”仅仅是生了太多孩子和申请护照。

“他们没有理由也可以抓走你,”一名男子这样对德国之声表示。他妻子的小弟也在名单上。因为害怕中国政府的报复,他不愿意用真名接受采访。

但他坚持自己的小舅子是个安静的大学生,没有做任何坏事,

“他就是个普通人,”他表示,如果中国政府连他那个书呆子小舅子都要抓,那没有人是安全的。

来源: 德国之声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