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语言及文化教育在美国扎根

美国维吉尼亚州有着全美最大的维吾尔人社区,2017年在北维州成立的安娜托育与教育中心,则是美国第一家的维吾尔语言及文化学校,创办人苏力娅告诉美国之音,中共在新疆强推民族同化,维吾尔语言文化被消失是她创办学校的动机,即使中共加强对美国维吾尔人的骚扰与威胁,学校还是会持续办下去。

每个星期天早上,位于美国维吉尼亚州的安娜托育与教育中心(Ana Care and Education)的教室内就传出维吾尔语教学及学生朗读的声音。在语言教学之外,还有维吾尔传统音乐及舞蹈的课程…

这是一所专门教维吾尔语言及文化的周日学校,创办人之一的苏力娅是学校校长,也是一位维吾尔人。

苏力娅:“我现在有8位老师及80个学生,有时学生人数会多达上百人,有时后会降至7,80位,大概就在70到100人之间。”

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的苏力娅,曾经任职于新疆出版社。1999年时,她举家移民到美国,在完成英语学位后,开始从事维吾尔语教育。然而看到中共近年来在新疆强力打压维吾尔语,于是自己出资,与女儿伊拉达在2017年一起创办了安娜托育与教育中心,成为在美国第一家的维吾尔语学校。

苏力娅:“那里情况非常严峻,他们烧掉了我们的教学课本,所有从幼儿园到高中都不教维吾尔语,只教中文,近年来,他们变本加厉不准我们说维吾尔语,现在情况非常糟糕,我们几乎丧失了我们的语言及文化,这就是我想创立维吾尔语学校的动机。”

周日学校的维吾尔语教学分为初级,中级以及高级课程,四岁以上的小孩子就可以注册上学。突玛利斯·阿丽玛斯是高级课程班的老师,也是一名维吾尔维权运动人士,在2014年来到美国之前,是一名在新疆执业的医生。

突玛利斯:“其实这个种族灭绝,它是一个系统化的过程,它是慢慢慢慢加剧的一个过程,比方说我们的语言其实很长很久以前就开始被消失吧,因为我就是一个第一例实验班的学生,那是双语教育,后面慢慢就单语教,就是用汉语教维吾尔族,一些学习特别好的尖子班的那些学生,派到内地去上课,这也是开始我们的语言的一个侵犯吧,然后我们的维吾尔族课程越来越少,内容越来越不真实。”

突玛利斯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海外维吾尔族下一代的历史,语言及文化教育显得更为重要。

突玛利斯:“在我们的故乡中共压迫维吾尔族,尤其我们的语言都不能保留的情况下,这个这种教育对海外的那些维吾尔族非常重要,保存自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就开始在这边教书。”

维吾尔语中级班的学生都是在美国读小学的年纪,戴尔菲拉及瑞莎是中級班的学生。

戴尔菲拉:“如果我们家有维吾尔的客人来,他们不会说英语,你应该有礼貌地问候他们,但是你不会说维吾尔语就不知道如何问候他们了。”

瑞莎:“另外,学校老师用维吾尔语上课你会完全听不懂。”

高级课程班的学生都是在美国读中学的年纪,更成熟的思想让他们体会学习维吾尔语不仅仅只是语言的学习。

哈姆茲(学生):“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中国接管我们的土地之后,我们必须要让我们的语言及传统流传下去,所以你学习了母语就不会忘记,然后把它传给你的孩子们。”

埃茲梅特(学生):“我来这里是因为我要学习我们的文化及说我们的母语,我也上伊斯兰教的课程,我想要学习我的宗教让自己变得更好,同时学习我母亲的语言,了解她来自何处。”

维吾尔传统舞蹈極富民族特色,是維吾爾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

苏力娅:“我们的主要文化就是维吾尔音乐及舞蹈,从很小的孩子到成年人,每个家庭及社区,女孩男孩都会跳舞,这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可以把美丽的舞蹈发挥得淋漓尽致。”

瑞莎:“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舞蹈动作不会跳得很疯狂,也不会跳得很含蓄,就是跳得刚刚好。”

戴尔菲拉:“事实上,我们的舞蹈动作很不一样,这让我感到很不一样,因为我也学芭蕾舞,当我跳传统舞蹈时,我感觉很不一样。”

突玛利斯:“我们需要这些孩子,因为我们从中国政府那边脱离这些压迫需要很长时间。就是我们需要下一代的孩子去继续我们现在的事情的话,我们必须培养这些孩子,让他们感觉到在那边有他们自己的故乡,那是属于我们的。”

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的《跨越边界的迫害》报告中指出,中共用迫害在新疆的亲人的方式,加强对美国维吾尔人的骚扰与威胁。苏力娅说自从开设学校之后,已经两年无法跟在新疆的兄弟姐妹取得联系。

苏力娅:“我感到害怕,也会紧张担忧,一直记挂着他们,但是我想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学校会持续办下去的。”

来源:   VO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