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族人谈在新疆”集中营”的遭遇, 人权组织恳请国际社会加大关注

《维族人谈在新疆”集中营”的遭遇, 人权组织恳请国际社会加大关注》

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被践踏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最近前往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采访了刚刚从新疆的“再教育营”被释放的几名维族人。他们讲述了自己在“再教育集中营”的遭遇。

维族人谈在集中营的遭遇:拥挤、肮脏、屈辱、想死

这名维族男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组记者买买提江·居码(Mamatjan Juma): “头两天,他们把我铐在一张铁椅子上, 每天24小时。他们不让我躺下,我一直坐在那里。我的手就是这样放的,手腕被铐在椅子上。我的手无法动。我的脚上也加了镣铐。镣铐上的铁一直压迫着我的皮肤。”

这名男子还告诉居码,他们在所谓的教育营里被像动物一样的对待。他们的衣服很脏, 很臭。他注意到别人经过他们的时候捂住鼻子,他才知道自己有多臭。“这太屈辱了。”

居码星期四(9月20日)在美国民主基金会举行的一场有关新疆维族人现状的研讨会上说, 因为担心在新疆的家人的安全,这名男子不愿意在电视上露面。

阿布杜沙勒姆·穆罕默提(Abndusalam Muhemmet)也刚刚从新疆“再教育营“被释放。 他说:“我们被关在一个大约三米长三米宽的很小的房间里,地板上铺着一层薄薄的床垫。我们15个人挤在那里。如果我们都是平躺着,无法睡下。所以我们15个人背靠着背睡着,脚上都带着镣铐,两个人共用一床毯子。”

从新疆“再教育营“被释放的维族姑娘也不愿意露面。她告诉居码:“我都忘记怎么唱歌了。在早餐前,我们必须唱歌。 他们让我们唱歌, 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样的歌,然后我们才能吃饭。” 她还告诉居码,她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维族的大脑遭到重点打击

这三名受访者披露的只是被隐藏在公众关注之外的维族人遭遇的巨大冰山一角。最近几个月来,中国当局拘留了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将他们关进所谓政治教育中心。这是中国目前打击恐怖分子和分离分子的所谓严打运动的一部分。

居码在研讨会上说:“这三名受访者实际上代表了目前正在被打击的四类维族精英。维族学者、知识分子、商人、社交和宗教人士。这四类人是维族的精英,是维族的‘大脑’。他们可以用自己的写作和社交活动,领导和组织维族的社会生活。中国在打击他们,因为一旦‘大脑’不存在,一个社会是无法运作的。“

居码说,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证实的是58名新疆学者被关进了“再教育营”。

国际社会还没有对新疆人权被践踏形成统一的声音

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项目主任苏菲·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表示,由于中国展示的威力太大,特别在联合国展示的威力太大,在维吾尔人的人权问题上,国际社会还没有发出“统一的声音”,要求中国停止在新疆的做法。

她说: “大约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在恳求,我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求过任何人。我们恳求各国政府聚在一起,发表一个共同宣言,并把它放进人权理事会的重要议程上,但是,再一次,我们的请求被置之不理。”

世界百名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呼吁关注新疆人权

在美国新疆人权问题已经得到美国国务院和国会的关注。美国国务院在8月曾呼吁中国立即释放以反恐名义被关入“再教育营”的新疆穆斯林。美国国会议员写信,呼吁美国政府制裁那些对迫害新疆穆斯林负责任的中共官员。

美国学者也开始关注新疆人权问题。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主任孔杰荣(Jerome A. Cohen)与澳大利亚悉尼麦考瑞大学汉学家凯文·卡里科(Kevin Carrico),联手在网上发表“新疆倡议”公开信,呼吁全世界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们打破沉默,就新疆维族人被非法关押在再教育营受到中共当局迫害事件发声。截至9月17日,他们已经收集到超过百名学者的签名。

来源:   VO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