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族女留学生回国后失踪,疑被关“再教育营”

维族女留学生回国后失踪,疑被关“再教育营”

对于充满热忱又人缘极佳的年轻学生古丽给娜•塔什麦麦提(Guligeina Tashimaimaiti)而言,一切原来都是如此顺利美好。

不久前,她才刚在马来西亚工艺大学(Universiti Teknologi Malaysia)完成了硕士论文,她的博士生申请亦刚刚获得大学的取录。

身为一名才华横溢的学生,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然而,她却未能出席自己的毕业典礼。

说不出口的麻烦

31岁的古丽给娜•塔什麦麦提是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唯一一名来自中国的维族学生,2010年,她在那儿开始了自己的本科学业。

她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的伊犁地区出生。在她于马来西亚留学的7年间,她的父亲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以支付女儿的学费,古丽给娜以偶尔担任电脑编程老师的工作赚取额外收入。

然而,她的生活在去年2月返回伊犁之后发生了变化。她获悉自己的父亲被警察找去并被长时间讯问。这个家庭因为有两名生活在国外的家庭成员,即:古丽给娜和她在德国生活的姐姐古丽孜艳(Gulzire),而成为被针对的目标。

马来西亚华人“萨米”(为保护其身份使用的化名)是古丽给娜的好友之一,据她所说,古丽给娜曾告诉她,伊犁警察让她交出护照和学位证书的复印件并提取了她的血液和DNA样本。她还被要求提供书面承诺,要她保证在学业完成后返回中国。

古丽给娜的父亲告诉她,当局曾威胁说,若古丽给娜在毕业后不回家,就会把他关进监狱。

焦虑不安的古丽给娜回到了马来西亚,拼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学位课程。她告诉朋友自己需要尽快回家。

萨米说大家都很钦佩古丽给娜,不仅因为她有热诚和成绩优异,也因为她参与志愿工作。

萨米在见到古丽给娜夜以继日地不停学习时表达了对她的关心,但古丽给娜对自己的困境不愿多谈,只是说家人需要她。萨米开始阅读以了解正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发生的事,并渐渐意识到自己的朋友也许正面临一些说不出口的麻烦。

古丽给娜的姐姐古丽孜艳在德国生活了20年,在当地结了婚并育有两个小孩。她谈及从朋友和邻居那儿听闻政府对有家人在国外的维吾尔族人实施打压。

因此,当古丽给娜决定在完成硕士论文后返回伊犁时,古丽孜艳和萨米试图劝她不要回去。萨米读到许多维族人回中国后面临风险,因而担心她回国后的命运。

古丽给娜失踪前的照片

准备回家

古丽孜艳说古丽给娜很坚决,因她担心父亲会被送进“再教育营”。

自2016年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设立了多家被称为“去极端主义中心”或“教育转化中心”的拘押场所。人们在没有明确期限的时间里被任意拘押在这些场所中,被迫学习中国的法律和政策。

古丽给娜告诉古丽孜艳和萨米,由于她从未参与过任何政治或“分裂国家”的活动,所以相信政府会公平地对待她。

她的姐姐表示,通过电话和微信联系父母变得愈发困难,许多朋友开始在微信上故意屏蔽这两姊妹。

这便是古丽给娜当时筹划下一次伊犁之行时发生过的事。她很确定的跟朋友说自己很快就会回到马来西亚。

萨米最后一次见到古丽给娜是在士乃(Senai)国际机场。她陪古丽给娜候机并和她约好,请其每周换一次微信头像,以此表示她是安全的。

古丽给娜于2017年12月26日离开马来西亚,自此以后便杳无音讯。

古丽给娜在抵达伊犁的一周后更换了自己的个人资料照片,但在那之后,她的头像在几周内都没有换过,直到有一天,她的背景图片忽然换成了一张深沉灰暗的黑白色照片,看上去像是监牢似的。

她的姐姐试图通过微信联络古丽给娜,她在马来西亚的朋友也给她发了消息。她们尝试联络邻居和友人,但这些人只是沉默以对。

在古丽孜艳多番坚持下,一位邻居暗示古丽给娜可能已被送到“学习营”,之后便在微信上屏蔽了她。

古丽孜艳的担忧随着包括邻居、朋友、家人在内的每个人都逐一在微信上屏蔽她而加深,她说道:“我在微信上没有任何联系人了,每个人都屏蔽了我。”

古丽孜艳表示在2017年开始听闻有关“再教育营”的事,有家人在国外或从国外回去的维族人都会成为目标并被送去接受“再教育”。

她担心古丽给娜被送进了这些地方:“没有其他的解释了,她有学历,还刚被录取为博士生,为何要和我或在马来西亚的朋友切断联系?”

古丽给娜的微信背景图片忽然换成了一张深沉灰暗的黑白色照片,看上去像是监牢

维族人被大规模拘禁

古丽给娜这次的失踪原因不明,但却正值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展开广泛镇压的时候。被中国政府形容为“去极端主义”和“反分裂国家”的运动持续不断,导致维吾尔族人及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族群遭到大规模拘押。

来自新疆的报道指出,居住在国外或有家人在国外的维族人在返回中国后成为被针对的目标,被威胁并被送进各类拘押场所。

境外媒体对新疆境内发生的镇压有所报道,但在该地区进行独立采访依然困难重重,有关“再教育营”的详细信息难以掌握和核实。

忧虑的同学和老师

古丽给娜本应于2018年2月18日回到马来西亚的大学开始博士学业。

然而,不论是古丽孜艳或古丽给娜在马来西亚的同学和教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她的消息。

她的同伴、同学和导师已要求马来西亚工艺大学校方帮忙寻找古丽给娜的下落。他们在写给吉隆坡中国大使馆的信中表示,古丽给娜和所有来自中国的朋友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也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国际学生关系密切。

信中写道:“她非常平易近人,并积极推广中国文化。”

“我们用尽了一切办法联系她。她多年来用功学习,克服重重障碍,终于被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录取为博士生。”

古丽孜艳对妹妹的下落毫无头绪而深感忧虑。

古丽孜艳说道:“她很文静、内敛,喜欢干净的环境,把全副心思花在学业上,亦从未参与任何政治活动,被送入再教育营的经历只会让她精神受创。”

古丽给娜的好友兼校友萨米为她保管着没能领取的硕士学位证书和大学颁给她的荣誉奖状,“我们只希望她的生活能重回正轨,然后回到马来西亚继续学业。我们都非常担心。”

来源:   国际特赦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