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要求立法,严格限制从新疆进口商品

《美议员要求立法,严格限制从新疆进口商品》

8月,在中国新疆和田一家服装厂工作的年轻维吾尔女性。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美国立法者周三公布了一项法案,如果获得通过,它将严格限制从中国西部的新疆地区进口到美国的商品,这是迄今为止,对北京大规模拘禁少数民族和强制劳动最严厉的回应。
由于新疆生产中国大部分的棉花和纺织品,这项立法可能会影响到各种公司,如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耐克(Nike)和巴塔哥尼亚(Patagonia),这些公司都在草案中被点名。
尽管该法案的前景尚不明朗,但行业组织已面临监管其新疆进口的压力。本周,一些组织发表声明,称新疆的工人权利和少数民族待遇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问题,要求美国政府帮助评估。中国政府为新疆政策进行了直接辩护,如果它认为哪些企业对该政策不满,这些企业可能在中国遭遇强烈反对。

这项法案是由众议院的6名民主党人和5名共和党人,以及参议院的1名共和党人和2名民主党人共同提出。在此之前,过去一年研究新闻报道记录了数百万新疆居民,尤其是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是如何被招募到各种项目中,分配到工厂、棉花农场、纺织厂和城市做低薪工作。
“全球供应链正日益面临被新疆强迫劳工产品污染的风险,”这份拟议法案同时发布的一份由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撰写的告称。它说,美国应该考虑对该地区“全部或部分生产的所有产品实施全面进口禁令”。
中国称,外界对其新疆政策的批评是对去极端化工作毫无根据的抹黑。
在新疆,上万名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被派往中国其他省份的工厂工作,尤其是许多制造商和出口商所在的东部沿海地区。
许多这类由政府主导的劳工计划实施了限制和招聘目标,专家说,它们可能相当于强迫劳动。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3月初的报告称,2017年至2019年期间,逾8万名维吾尔人被调离新疆,在中国各地为数十个全球品牌从事产品生产的工厂工作。
新疆的劳动力转移受到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包括该地区在内,中国大部分地区的工业生产已经停滞。但来自新疆的新闻报道称,制造业和就业分配计划正在恢复。

《美议员要求立法,严格限制从新疆进口商品》

8月,工人们前往位于新疆喀什的深圳产业园的一家工厂。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将对进口商产生巨大影响,并扰乱服装零售商的全球供应链。中国80%的棉花产自新疆,而政府一直努力鼓励该地区纺织和服装制造业的增长,因此吸引了许多国内的顶级企业在那里建厂。
美国法律已禁止进口使用强迫劳工生产的产品。但拟议中的新疆立法更进了一步。该法规定,由于那里实施的安全封锁,真正的强制程度无法确定。因此,该法律假定强迫劳动已经被用在该地区的产品之中。

如果该法获得通过,只有那些拥有“明确而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其不涉及强迫劳动的新疆商品才能获准进口。
“来自中国的多数纺织品和服装都可能有被认为与新疆有联系的风险,”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人权行动(Human Rights Initiative at 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主任艾米·K·莱尔(Amy K. Lehr)表示,莱尔是一份关于新疆和供应链的报告的作者之一。
但她补充称,多数企业和监管机构无法追踪整个供应链的确切源头。“根据这项法案,相当数量的中国服装可能会被查扣,其他商品也会遭受风险和不确定性,”莱尔说。
在新疆,政府主导的劳动力计划将雇来的人——主要是维吾尔族农村人口——转移到生产线工人、街头清洁工、低级保安以及棉花采摘的岗位上。官员说,这些政策帮助扶持那些偏远农村的少数民族脱贫,并将他们置于稳定、受监督的工作中,从而使他们脱离潜在的宗教极端主义的诱惑。
根据时报去年的调查报道,新疆一个县人社局的一项指令写道:“让就业困难群众摒除私心杂念,改变长久以来养成的懒、散、慢、浮的个人自由行为,遵守企业规章制度和工作纪律。”
劳动力转移就业计划是中共加强对新疆控制运动的关键部分。国际社会批评集中在该地区的一个再教育营网络上,政府表示,该网络的目的是使穆斯林少数民族摆脱极端主义,并送他们去从事稳定的工作。

人权组织、国外的维吾尔团体、曾经被拘禁的人以及许多研究新疆的外国专家说,被送往拘禁营的百万或更多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群体实质上被当作囚犯,无法离开或对拘禁提出申诉,该计划指派他们在工厂工作,这相当于强迫劳动。新疆政府表示,越来越多被关押在营地的人——他们称之为“学员”——正在离开营地并被送去工作。
立法得以通过的机会有多大尚不得而知。但是国会已经显示出两党针对中国人权立法的广泛支持。去年,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法律,授权对被裁定侵犯人权的香港官员进行制裁,并要求对该城市作为中国半自治领土的政治地位进行年度审查。

《美议员要求立法,严格限制从新疆进口商品》

8月,位于喀什的深圳产业园内的一家工厂。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众议院和参议院也都通过了几版《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该法案要求国务院和美国情报机构报告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
周一,公平劳工协会(Fair Labor Association)援引“关于新疆地区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基本人权的可靠报道”,要求其会员进行调查并寻找其他资源。该协会由大学、民间社会组织和公司的代表组成,成立于二十年前,当时美国的服装公司因使用血汗工厂劳工遭到广泛批评。
公平劳工协会的一些分支机构与新疆有关系,包括总部位于香港的纺织品制造商溢达集团(Esquel Group),该集团于1990年代中期在新疆开始开展业务。它是立法草案中提及的几家公司之一,此外还有溢达(Esquel)的重要客户,包括卡尔文·克莱恩、汤米·希尔费格、耐克和巴塔哥尼亚。
溢达集团表示,它计划保留该地区的两家轧棉厂——负责将原棉纤维与种子部分分开——以及三座纺纱厂。该公司表示:“我们绝对不使用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

周二,美国几家主要零售和服装行业组织呼吁美国政府就评估新疆问题的严重程度上与行业合作。这些组织表示,这将有助于找到“针对不良行为者的建设性方案,并保护工人的权益和全球供应链的廉正性”。
它补充说,新疆报道中的情况“其规模、范围和复杂性在现代全球供应链时代是前所未有的”。耐克和PVH——卡尔文·克莱恩和汤米·希尔费格的母公司——表示他们支持行业组织的声明。
耐克还说,它不直接从新疆采购产品,也与溢达的新疆工厂没有关系 ,但仍在继续调查与该地区人员的“就业有关的潜在风险”。
另外,巴塔哥尼亚表示,“在媒体上读到关于有系统、有计划地迫使该国少数民族进入工厂工作为生、并改变他们的基本信仰的报道,我们感到震惊。”该公司表示,将致力于确保“所有的员工的基本人权都得到保障”。

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