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新疆从来不是“东突厥斯坦”吗?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新疆从来不是“东突厥斯坦”吗?》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视频截图/路透社)

中国国务院于2019年7月21日发布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试图要澄清的第二个问题是“东突厥斯坦”这一名称。

然而,中国政府似乎知道自己理屈词穷,过分纠缠只会打自己脸,所以在这一问题上没有长篇大论,而只是以两小段,短短12行草草结束了其论述。

为了说明东突厥斯坦名称,需要先理清维吾尔和突厥之间的关系。

《新唐书卷二一五《突厥传》:“突厥阿史那氏,盖古匈奴北部也。”

《旧唐书列传一四五》“回纥,其先匈奴之裔也。在后魏时,号铁勒部落。其象微小,其俗骁强,依托高车,臣属突厥,近谓之特勒。”

《新唐书列传一四二》回纥,其先匈奴也,俗多乘高轮车,元魏时亦号高车部,或曰敕勒,讹为铁勒……袁纥者,亦曰乌护,曰乌纥,至隋曰韦纥。……臣于突厥,突厥资其财力雄北荒。……韦纥乃并仆骨、同罗、拔野古叛去,自为俟斤,称回纥。

根据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林幹著《突厥与回纥史》:“根据十九世纪末在漠北鄂尔浑河畔发现的突厥文《阙特勤碑》和《苾伽可汗碑》说:“九姓回纥者,吾之同族也。”这是突厥人自己的说法,当是最可靠的说法。按:回纥为铁勒族的主要构成部分,突厥既与回纥同族,可见突厥是属于铁勒的族系,是铁勒族的一支。”

《维吾尔与突厥是两个不同民族》(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杨圣敏文章):“公元4至5世纪以后出现的突厥和回纥部落都源自北狄”; “ 今天的‘维吾尔’与古代的‘回纥’都是原蒙古草原上一个部落的突厥语名称——‘Uyghur’——的不同音译。 ”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新疆从来不是“东突厥斯坦”吗?》

2018年10月30日, 乔治亚大学校园Tate Plaza 东突厥斯坦校园觉醒运动海报展。(古懿提供)

上述引用的都是中国历史记载、或近代中文学者的研究论文,结论只有一个:古维吾尔人是突厥大家庭一员,维吾尔和突厥是一个种族。

现在再来看突厥民族的发源地;《周书 突厥传》“据金山之阳,为茹茹铁工。”

《随书 铁勒传》:铁勒……种类最多;……伊吾以西、焉暨之北,傍白山(今天山)则有乌护……

据林幹《突厥与回纥史》:“突厥族的兴起在六世纪中叶。在此以前,其同族铁勒已经发展为一个庞大的族系,分布于大漠南北,东起今贝加尔湖、西至中亚西亚的辽阔地区。

根据上述中文资料,东突厥斯坦自古不仅是突厥民族的发源地,而且自古就有包括维吾尔人祖先在内的铁勒、高车等突厥大家庭各民族繁衍生息,这可以肯定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也是大多数中国历史学家、突厥学家基本一致的结论。

现在我们再回头看“东突厥斯坦”这个名称; “东”是方向,是相对于“西”而言;整个中亚被认为是突厥人家园,所以被称为突厥斯坦;狭义的突厥斯坦,包括了现在的中亚五国和维吾尔自治区。

“突厥斯坦Turkistan”,“突厥Turk”是种族之名,“斯坦Stan”是波斯语后缀,意为“的家园”,合起来“突厥斯坦”,即突厥人的家园。根据上述历史记载及名从主人原则,既然是突厥人自古的家园,突厥人称其为突厥斯坦天经地义。

东突厥斯坦是相对于被苏俄占领下的西突厥斯坦而言的,现在由于历史的原因,西突厥斯坦变成了五个共和国,而东突厥斯坦继续沿用其原有名称,也是理所当然的了。中文世界里没有用东突厥斯坦,并不等于这里就不能被称为东突厥斯坦;美国的San Francisco,中国人一直叫旧金山,但并不能改变其原有拉丁名称,旧金山只是中国人的称呼而已。

实际上东突厥斯坦被称为东突厥斯坦,或中国突厥斯坦并不鲜见,比比皆是;如林恩顯在其馔写《突厥研究》中就写到:“突厥族原发源于中亚西亚,即现在的东西土耳其斯坦区域。”

近代国民党政府在1932年派到东突厥斯坦的历史学家吴蔼宸用英文写的有关盛世才和马仲英在乌鲁木齐大混战的回忆录,书名就叫“Turkistan Tumult”中文译名应该是《乱世突厥斯坦》,却被新疆人民出版社翻译为《边城蒙难记》,想隐瞒什么呢?

如果去翻看一下张治中回忆录,和台湾张大军先生写的《新疆风暴七十年》,张治中先生大谈东突厥斯坦的地方多了去了,在此我不再一一引用赘述了。

倒是“新疆”这个带有殖民意义的新名词很有问题;翻开一下近代历史书,大家就知道是满清在左宗棠在侵占东突厥斯坦之后,建议满清王朝化藩为省,自1884年才开始正式使用的,意思当然是:“新的疆域”。

也因此,才有孙中山的“中国于地理上分为二十二行省,加以三大属地即蒙古、西藏、新疆是也……”;毛泽东的“最好办法,……实行各省人民自决主义,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国。”(1920年9月3号《长沙大公报》文章)。

至于历史上中文记载的“西域”一词,首先是地理范围模糊,有时仅指包括现甘肃、青海等的地理范围,有时又指包括现在的阿富汗等在内的整个中亚等地;其次,即便是在不停的频繁‘修正’前代历史的中原各王朝记载中,也并未始终一贯的使用;再次是只有近代两个中国在规范、强调该词的地理范围,并强加政治含义;而中外突厥学研究者、严肃历史学家,大都对使用该词并不很热情。

反而,这块儿土地上,在上世纪初出现过两个以东突厥斯坦为名的共和国,这倒是铁证如山的事实,包括中共的历史记载也无法否认这一事实。

相对于上世纪初中共在江西建立的苏维埃共和国,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和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倒是更名副其实,更理直气壮。

《聚焦维吾尔 | 伊利夏提:新疆从来不是“东突厥斯坦”吗?》

两张民国旧钞。(Public Domain)

最后,以民国三十四年印制发行货币,作为突厥斯坦名称正式存在过的证据,来结束我的驳斥文章,算是以事实回敬《白皮书》。该货币维吾尔文字书写着“在中国突厥斯坦流通”,把中国换成东,就是东突厥斯坦,状语置换而已。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