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曼·乌玛洛娃律师:「我愿为中国集中营里的良心犯献出生命」

杰出人权律师为关押在中国教育转化营的哈萨克族人发声,虽然屡遭威胁,但她立誓绝不退缩。

《艾曼·乌玛洛娃律师:「我愿为中国集中营里的良心犯献出生命」》

作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

艾曼·乌玛洛娃(Aiman Umarova)可能是中亚地区最有名的人权律师。2018年,她荣获美国国务院年度国际妇女勇气奖,并在华盛顿特区接受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亲自颁奖。乌玛洛娃女士看起来文静、温和,不过一旦人权受到威胁,她就会成为那些侵犯人权者的一大劲敌,这一点中亚内外各国政府均已见识到。因为乌玛洛娃也为在中国遭到关押的哈萨克族良心犯发声呼吁,中共以其黔驴之技回击,设法威胁、恐吓乌玛洛娃女士,而这恰恰使其斗志愈发坚定,尽管她很清楚自己面临生命危险。近日,《寒冬》专访了乌玛洛娃女士。

乌玛洛娃女士,《寒冬》已多次报道萨依拉古丽·萨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的遭遇。这位哈萨克女士逃离了恐怖的教育转化营,2018年4月持假护照在哈萨克斯坦入境,后遭到抓捕。尽管同年8月法官已暂缓将其遣返回中国,但她在哈萨克斯坦的庇护申请至今仍未获批。我们得知今天(3月28日)她的案子开庭了,作为萨依拉古丽的律师,你可否向我们介绍一下相关情况?这次庭审是关于什么的?

萨依拉古丽有两个不同的案件,一个是关于她的庇护申请,另一个是她起诉内务部移民事务部门的案件。我们要求法院承认移民事务部门在处理萨依拉古丽的庇护申请过程中存在不法行为。事实上,在其庇护申请处理期间,萨依拉古丽多次遭到不当施压。当萨依拉古丽联系到我,我接过她的案子成为她的新律师时,有人对她施压,告诉她不能让我代理她的案件,还有人让她谴责哈萨克非政府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组织(Atajurt)的负责人赛尔克坚·比莱喜(Serikzhan Bilash),我也代理赛尔克坚的案件。此外,还有人不断给萨依拉古丽施压,要求她噤声,不要再公开谈论她在教育转化营中亲眼目睹的一幕幕可怕场景。

这个案件是什么情况?

这个案件原本定在2月15日开庭,但由于我向法院提出申请,需要更多时间了解该案件的详情,开庭时间被推迟至3月11日。问题是那一天赛尔克坚的案件要在阿斯塔纳开庭,我代理萨依拉古丽提起的上诉要在阿拉木图开庭,而阿拉木图与首都阿斯塔纳相距甚远。我怀疑当局将这两个案件的开庭时间定在同一天就是为了刁难我。但不管怎样,我在阿斯塔纳参加完庭审,赶赴机场飞抵阿拉木图,却被告知庭审推迟至3月28日。今天确实开庭了,但4月8日还要继续庭审。在这期间,萨依拉古丽仍然可以持庇护申请者证书留在哈萨克斯坦,但尚未获得庇护。

萨依拉古丽的处境将会如何?

她仍有被遣返的危险,虽然我们会努力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希望她可以得到庇护。但是,萨依拉古丽很清楚,即使拿到了庇护,她的麻烦也不会结束。我认为,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安全部门之间达成了某种政治协议,关键内容就是萨依拉古丽不能对外讲述她在集中营里的所见所闻。最可怕的是,甚至有人在大街上威胁她的两个孩子(早在萨依拉古丽来哈萨克斯坦之前,这两个孩子就随她丈夫居住在哈萨克斯坦),说如果他们的母亲继续批评中国,后果会很严重。

你提到了比莱喜先生的案件,他的案件现在是什么情况?

要知道这两个人的案件是有关系的,这一点很重要。比莱喜先生是因为萨依拉古丽的案件而惹上麻烦的。他创立的非政府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早在之前登记注册就遭到拒绝,但真正使他遭到更严酷的打击并最终被捕的是萨依拉古丽的案件,这在哈萨克斯坦乃至国际上都广为人知。比莱喜先生此前常常应要求与当局会面,也会主动去警察署,警方根本没有必要在其居住的旅店破门而入,弄伤他,再强行把他从阿拉木图押至阿斯塔纳。何况在阿斯塔纳起诉他其实是违法的,他是在阿拉木图进行活动,所以他本应该在阿拉木图受审。这也是我为其辩护的关键一点。此外,比莱喜先生的遭遇与我们熟知的其他人的遭遇如出一辙。为迫使他拒绝让我代理其案件并接受别的律师,他们威胁他,折磨他。他予以拒绝,但被迫拍摄了一些视频,保证不再因中国教育转化营中在押哈萨克人的遭遇而发声谴责。当局这样做并不高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极端压力下才拍摄了那些视频。比莱喜先生将此事告诉了妻子,并且有语音信息为证。据我所知,当局还有另外一个视频,也是在类似的情况下拍摄的,但是目前他们对使用那个视频还有所顾虑,害怕会适得其反。

那么,比莱喜先生到底是以什么罪名被起诉的呢?

煽动仇恨,扰乱社会治安。当局坚称比莱喜先生在谈到如何抗议一万名哈萨克人在中国被囚禁于教育转化营并遭到酷刑的状况时使用了「圣战」(jihad)这个词。他的确用了这个词,但是宗教学者都知道「圣战」在伊斯兰教中有多种不同用法,其中最主要的用法与军事或政治无关,而是用来指努力摆脱罪恶以成为更好的穆斯林的奋斗历程。还有文化圣战,即通过文章、书籍、媒体来揭露真相。比莱喜先生在演讲中已清楚地阐明,他呼吁的是信息圣战,将集中营的真相公之于众。他明确表示自己不是在倡导任何形式的武装斗争。但是法庭使用的视频中截掉了他这段演讲。

我们知道比莱喜先生在哈萨克斯坦很得人心,为什么要迫害这么知名的人权活动人士呢?

比莱喜先生或许受大众支持,但从政治层面来说,这一点并不能使他避免受到迫害。不过,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国。中国一直以来不断对哈萨克斯坦施压,要求让所有揭露教育转化营的人噤声,并且中方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胁迫哈萨克斯坦。有针对萨依拉古丽和比莱喜先生的威胁,也有针对我的威胁。我每天都受到威胁,但是我已经准备好在这场斗争中献出生命了,我要讲述事实真相,并且绝不停止。事实上,我认为,如果此时保持沉默只会更加危险。如果我们公开发声,将我们的案件呈现在全世界面前,中方可能会在要对哈萨克斯坦指手画脚并采取极端手段对付我们的时候更加有所顾虑。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