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释基督徒揭教育转化营生活内幕

《获释基督徒揭教育转化营生活内幕》

新疆某地的一处教育转化营(知情人提供)

不仅仅穆斯林被关押在新疆「教育转化」营,一名获释的基督徒讲述了她在教育营里被监禁、洗脑和持续威胁的遭遇。

日前,一名曾被关押在新疆教育转化营的基督徒,向《寒冬》讲述了她被监禁期间的生活内幕。她说,军训、静坐、唱红歌、学习政府的宣传资料是她漫长而枯燥的「监狱」生活的全部。

杨兰(化名)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她因不屈服当局的淫威,坚持信仰,被政府锁定为抓捕、转化的对象。2017年在一次外出的途中,杨兰被警察拦截,未经任何司法程序就被关进了教育转化营。

「我被送到一处培训学校(教育转化中心),学校四周是高墙电网,有炮楼和瞭望塔,还有全副武装的岗哨,如同监狱,」杨兰说,「每天24小时都生活在摄像头的监控下,没有丝毫隐私可言。」

杨兰说,该教育转化营里关押着300多名学员,大多数都是维吾尔族人,回族和汉族只有极少数。其中汉人中有几人是法轮功学员,还有几个是上访人员。

教育转化营里的生活条件十分恶劣。「十几个『学员』挤在一间28平方米的房间内,吃喝拉撒全在这里。每个房间都有2个摄像头,学员上厕所都在监控之下,上厕所前都要打报告。」杨兰回忆说。

她还透露说,教育转化营通过军训和军事化管理对被关押的人进行洗脑,「每天在开饭前唱1小时的红歌,之后就是一个小时的军训,接下来就是两小时的学习。我们很少有机会在室外活动,也不能和家人见面。没有人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重获自由,这种生活对每一个人都是一种折磨。」她补充道,许多学员在这种压力之下精神崩溃,失声痛哭,也有好多人得了高血压和心脏病。「被关押者和家人通电话还不许哭,不许说实话。我们只能说学校如何好,吃的多好、住的多好。必须说老师和领导对我们好、对我们是如何的关心等虚假的话。」杨兰继续讲述说。

2018年底,中共政府精心挑选了几处集中营并邀请外国记者参观,试图以此回击国际上的批评,有评论指责这是一场表演,想用外表掩盖集中营的残忍实质。类似的表演对杨兰来说并不陌生,她说,在其被关押期间常有所谓的「上级」视察工作,有人为他们拍照、录像。

杨兰说,「每星期我们要到大教室上一次课,平日老师和我们之间有个钢筋栅栏隔开。但有一次有人来录像,老师就走过栅栏,站在我们中间假装上课,负责录像的政府工作人员录制了两个人的发言,他们还找了几个会跳舞的维吾尔族人在室外跳舞,并且改善了我们中午的伙食,这些都是录制送给中央的。」

一年后,杨兰被释放。「你出去以后,这里的事不准对别人说,对你家人也不能说,否则…… 你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一名手持冲锋枪的警察警告她。

获释后的杨兰并没有重获自由,而是被社区和当地警察继续监管。她被要求每天上午要到社区报到,抄写党的十九大精神宣讲材料;如果要外出必须向社区和派出所提出申请;每个星期一都要参加社区组织的升国旗仪式。

杨兰不知道这种监管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她说,虽然回家了,但是过着与被关押无异的生活。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