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卖国”后得到了什么?

《蒋介石“卖国”后得到了什么?》

在英国外交大臣艾登看来,蒋介石“并无必要放弃比罗斯福与斯大林协议之外更多的东西”。

 

美、苏“雅尔塔密约”出卖中国主权,蒋最初选择有限度承认

众所周知,雅尔塔密约出卖了中国主权,蒋介石却通过《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将其全盘接受。蒋介石有此“战略错误”(郝柏村语),因其有自己的利益考量。

雅尔塔会议结束于1945年2月11日,当时美、英两国为促使苏联尽快对日宣战,与其签订了出卖中国主权的所谓“雅尔塔密约”,规定战后外蒙古保持现状;大连成为国际港,苏联拥有特权;苏联恢复租借旅顺;中东铁路、南满铁路由中苏共同经营。美、英、苏三国虽对密约内容守口如瓶,但蒋介石还是听到风声,并在当月21日的日记中说,“俄国对东北与旅大特权恢复之要求, 当非虚传也。”①此后,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陆续传来有关密约的确切消息。

直至6月10日、12日,美国、苏联才将密约内容正式通知中国。蒋介石称密约“足置我中华民族于万劫不复之境。”但他并未断然拒绝雅尔塔密约,因在其看来,雅尔塔会议,“我们中华民国没有参加,在法律上自不受其拘束,但在事实上,美国对苏和对华政策所加于中苏谈判的影响之大,却无可讳言。”②美国作为雅尔塔会议的参与者,负有让中国履行密约的责任。赫尔利也向蒋介石言明,对密约内容,“罗斯福与杜鲁门均赞同”③。因此,蒋介石被迫承认密约,首先是屈服于美国斡旋。

其后,宋子文前往苏联谈判,目的就是落实雅尔塔密约。临行前,蒋介石为代表团定下九项基本方针,包括“旅顺军港中国允许苏联共同使用,但主权与行政必须归于中国”;中东与南满“两铁路全部之主权及土地皆属于中国”;“外蒙地方中国愿准其为自治领,在中国宗主权之下,成立自治政府”④,一再重复维护主权的重要性。

然而在实际谈判中,苏联无视中国主权,如要求外蒙古必须独立。经研究,蒋介石同意在外蒙古问题上让步,但有两个交换条件:苏联保障中国在“东三省领土、主权及行政之完整”“苏联今后不再支持中共与新疆之匪乱”⑤。对于旅顺、大连和中东、南满两条铁路,苏方要求由中苏共管45年。苏联屡屡提出无理要求,谈判很不顺利。

《蒋介石“卖国”后得到了什么?》

宋子文与到机场迎接的莫洛托夫握手。

苏军进入东北后,蒋出于四点考虑,选择接受超出“密约”的条件

在中苏谈判期间,波茨坦公告发出,美国对日本使用原子弹,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当时的情况是,若无条约约束,“苏联凭借开进东北的红军,可以自行在东北实现任何要求”。宋子文等急忙致电蒋介石,表示“一致认为中苏条约,必须缔结,倘再迁延,极易立即引起意外变化。”⑥

对于缔结条约的好处,外交部长王世杰说,“就我方利害而言,则此次缔约,可以明中、苏之关系,减少中共之猖獗,保证苏军之撤退,限定苏方在东北之权益。若中止此次谈判,则情势必立变,前途隐忧甚大。”⑦意图通过条约约束苏军,成为蒋介石接受雅尔塔密约的第二个原因。

宋子文在同斯大林、莫洛托夫的会谈中,也直言:“我们急于在日本投降之前签订条约,这样更易于向我们的人民做出交代”,如日本投降后再签,“人民将质问我们,打了八年仗,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让步?”⑧为了尽快签署条约,宋子文在原有基础上一再让步,包括同意外蒙古按现有疆界独立,未来旅顺的中苏军事委员会中设3名苏联代表和2名中国代表,由苏联人任主席等。8月14日,两国代表签署《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通过条约,苏联将从雅尔塔密约获得的利益合法化,而中国也不是毫无所得。蒋介石晚年还对此记忆犹新,首先,换取苏联对国民政府的承认——“苏俄政府同意予中国以道义上与军需品及其他物资之援助,此项援助,当完全供给中央政府即国民政府。”其次,换取苏联对中国东北主权的归还——“苏俄政府以东三省为中国之一部份,对中国在东三省之充分主权,重申尊重,并对其领土与行政之完整,重申承认。”第三,换取苏联对中国新疆主权的尊重——“关于新疆最近事变,苏俄政府重申无干涉中国内政之意。”最后,换取苏联从中国彻底撤军——“在日本投降以后,苏俄军队当于三星期内开始撤退”,且“最多三个月足为完全撤退之时期”。⑨

事实上,《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给予苏联的权益远远多于雅尔塔密约的规定,以至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对顾维钧说,他理解中国不得不参加中苏会谈,不过中国“并无必要放弃比罗斯福与斯大林协议之外更多的东西”。美国后来的国务卿贝尔纳斯也表示不解,询问中国为何做出不必要的让步。⑩ 因此,无论是从当时来看,还是从条约所发挥的效果来看,蒋介石的对苏外交都是失败的。

《蒋介石“卖国”后得到了什么?》

1945年8月14日,条约签字仪式。宋子文(左五)、斯大林(左七)、王世杰(左八)、傅秉常(左九),苏方签字者为莫洛托夫。

注释:

① 《蒋介石日记》,1945年2月21日;②⑨蒋介石:《苏俄在中国》,《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9,第122页;③《王世杰日记》,1945年6月11 日;④⑥⑦秦孝仪:《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第742—743页、739页、794页。转引自西村成雄:《雅尔塔密约对国民政府的冲击与接收东北》,《抗日战争研究》1997年第1期;⑤《蒋介石致宋子文密电》(1945年7月6日),秦孝仪主编《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3编《战时外交》(2),第596页。转引自郑会欣《“忍气吞声,负重致远”:从蒋介石日记看他对雅尔塔协议的态度》,《民国人物与民国政治》,社科文献出版社 2009年;⑧薛衔天、金东吉:《民国时期中苏关系史》(中),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第218页,引自俄文档案;⑩ 王建朗:《大国背后的辛酸—再议<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吴景平主编:《宋子文与战时中国》,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年。

来源:  腾讯网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