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这是最简单的不?…他们真正威胁我的时候,我现在准备好了,他们碰我的时候,我割掉我自己的脖子…。」中国借哈萨克裔男子——沙曼(Qalymbek Shahman)——在乌兹别克机场割喉求救的影片,在网路上引发轩然大波。图/截自自由记者阿札特(Erkin Azat) Twitter

文/孙超群(The Glocal研究员)

我想去哈萨克,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实在令人难以忍受!

2月8日,一支在Twiiter掀起热议影片中,神情慌张的中国借哈萨克裔男子——沙曼(Qalymbek Shahman)—— 在乌兹别克机场割喉求救,拒绝被遣返回中国。据悉,沙曼为逃避中国逮捕,辗转来到乌国寻求庇护,惟鸟兹别克当局受到命令,要把身在该国的沙曼引渡回中国。

「当我在新疆的时候,每隔50到100米就被检查身份证…让我非常焦虑,我不能待在那里了。」逃亡碰壁之下,沙曼只好求死明志。据乌兹别克外交部证实,沙曼已前往泰国曼谷接受治疗,并得到联合国难民署的保护。但实际上,他现身处何方,依然不得而知。

中国对新疆少数民族的打压并非新鲜事。在高举反恐旗帜、打击「三股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下,去年中国被外媒发现在新疆兴建不少「集中营」,把少数民族关进去接受党与汉化教育。最初中国政府矢口否认,后来却改口称这些地方是「再教育营」,进去的人只是在接受「职业训练」。但不少媒体齐声谴责,认为中国正在打压少数民族的人权。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我们的祖国多么伟大…」去年中国遭外媒揭发批评,在新疆兴建不少「集中营」,把少数民族关进去接受党与汉化教育。最初中国政府矢口否认,后来却改口称这些地方是「再教育营」,进去的人只是在接受「职业训练」。图为2018年底,中国当局为「对外澄清」,开放部分外媒入营拍下的「受教」画面。图/路透社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美国卫星影像公司「星球实验室」(Planet Labs)拍下的照片中可见,被北京当局称作「再教育营」的占地面积广大,且有扩张趋势。图/美联社;转角编辑台后制

这样的例子岂只有沙曼?2018年的「萨吾提拜案」(Sayragul Sauytbay)也同样轰动。曾在「再教育营」工作的中国借哈萨克裔女子萨吾提拜,去年从中国用假护照逃往哈萨克,并揭发中国政府在「再教育营」里如何欺压少数民族。虽然,中国当局未能成功要求哈萨克政府将她遣返,但因中国压力,哈萨克亦拒绝给予萨吾提拜庇护身份,令她成为「无主孤魂」。

但最近种种事件都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中国政府不只针对维吾尔族或穆斯林,同时也针对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他们都是在中国境内为数较多的突厥语系穆斯林。这其中有两点很明显的现象:

第一,哈萨克与吉尔吉斯政府在整件事上默不作声,而群众却对新疆的情况表示怜悯与愤怒;第二,身为「突厥大哥」的土耳其,近日突如其来为「突厥同胞」维吾尔族开腔,谴责中国对他们的打压。这些与维吾尔族有历史与血缘渊源的国家与群众,对新疆「再教育营」的不同反应,更显示了彼此之间的矛盾,令人玩味。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从沙曼到萨吾提拜(图),都只是「新疆问题」的冰山一角。虽然,中国当局未能成功要求哈萨克政府将她遣返,但因中国压力,哈萨克亦拒绝给予萨吾提拜庇护身份,令她成为「无主孤魂」。图/法新社

▌ 中亚民众的怒吼:「恐中症」一触即发

近年在中亚,反对中国的群众示威浪潮频频出现。较受瞩目的,就是今年1月,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爆发的大规模示威,其动机与诉求不一而足,除了围绕着要求政府限制中国在该国的活动(如限制中国人的工作许可)、要求政府增加与中国签订债务协议的透明度等,亦对中国在新疆的严厉监控及打压政策感到愤怒。

至于哈萨克方面,2016年哈萨克政府宣布允许外国人租赁该国土地,令民众担心中国将大规模「侵占」家园,结果酿成大型示威。同时,上述的萨吾提拜案,亦令民众对沉默的政府与中国感到不满。

由此,中国对新疆的高压政策,渐渐成为了中亚民众「恐中症」的众多理由之一。但这两国群众为何会对邻近的新疆人权状况如此担忧呢?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近年在中亚,反对中国的群众示威浪潮频频出现。中国对新疆的高压政策,也成为中亚民众「恐中症」的众多理由之一。但这两国的群众为何会对邻近的新疆人权状况如此担忧呢?图为今年1月在比什凯克的示威抗议,民众遭到制伏。图/法新社

新疆除了有四成半人口是维吾尔族,其实在境内也有146万哈萨克族,与较少的18万吉尔吉斯族(中国称其为柯尔克孜族,亦是对吉国境外吉尔吉斯人的习惯称呼)。在新疆北部和西部也已经为两族设下了自治州份,分别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所以,不少与与吉哈两国民族同源同宗的同胞住在这异国境内。

自从苏联解体后,中亚国家从昔日的共产主义走向民族主义,其中一个政策就是吸纳海外侨民回国,以增加自身民族的比例。1991年后,哈萨克推行「回归计划」(Oralman program),鼓励海外哈萨克族返国发展。截止2015年,已有近100万海外哈萨克族返回哈国,最大来源是乌兹别克,占其中61.5%,其次就是中国,占近15%;至于吉尔吉斯,政府在2008年也推出了类近的「回归计划」(Kairylman program)。据政府资料,返国侨民人数比哈国少,至上月只有约1.3万人回国。

无论如何,这些政策或多或少都连结了两地的亲属网络。问题关键在此:当中有一些回归的哈吉两族人是来自中国,返回中亚后仍有与中国当地亲属联系。然而,有些回中国探亲的人、或是其在中国当地的亲属却莫名「被消失」,传言他们或被关入新疆的「再教育营」,至此失去联络。两地人民如此的情感连结与交流,难怪中国对新疆的高压政策,令吉哈两国国内人民如此不安。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在吉哈二国的「侨民回归」政策下,有些来自中国的哈吉两族人,返回中亚后仍有与中国当地亲属联系。然而,有些回中国探亲的人、或是其在中国当地的亲属却莫名「被消失」。图为2018年,在吉尔吉斯首都出席记者会的吉尔吉斯族人,控诉并质疑自己的亲人遭抓入「再教育营」。图/法新社

▌「一带一路」的祝福: 哈吉政府保持沉默

相对于民众情绪,哈吉两国政府的反应比较冷淡,对中国在新疆的「再教育营」不置可否。其实这一切并不意外,从为政者角度看,与中国维持友好、对「新疆问题」沉默,以免让中国迁怒,利多于弊。

哈萨克与吉尔吉斯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与中国毗邻,需要向其靠拢,冀得来自中国的资金,帮助他们发展经济。例如在哈萨克,为了摆脱过份依赖石油等天然资源的经济体质,早在2014年便主张改革经济结构,前后提出了「以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光明大道——通往未来之路》国情咨文,以及在2050年前「落实工业化」的《百步计划》改革方针,来推动哈国在2050年前的发展计划。

去年7月,哈萨克亦在中亚草原上成立了「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AIFC),旨在为国企私有化吸纳外来资金。但是,若以上作为没有资金支持,都只会沦为空谈。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哈萨克与吉尔吉斯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与中国毗邻,需要向其靠拢,冀得来自中国的资金,帮助他们发展经济。图为2017年2月,自哈萨克驶入中哈连云港的火车。图/新华社

至于吉尔吉斯,由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到现任总统热恩别科夫,同样对中国「一带一路」表示欢迎。虽然在2018年初,由中国公司负责翻新的吉尔吉斯首都发电厂发生故障,让民众饱受严寒之苦,其后热恩别科夫也借此攻击前朝政敌,但是他已公开表示将继续维护中国在该国的「一带一路」项目。

两国政府精英如此下定决心靠拢中国,对新疆突厥穆斯林同胞莫不关心,与不少民众对中国的感观形成鲜明对比。事实上,这也显示了中亚政权与人民之间的矛盾——在「一带一路」下,人民未能享受经济发展的丰硕成果,而国家精英因与中国过从甚密而得到不少好处,自然不会谴责中国。

然而,与此同时,中亚政府(如哈萨克)也尝试平息民怨,作出了一些让步。就如引言提过的萨吾提拜事件,暂时不遣返当事人回中国,以免群众过份反应。由此可见,某程度上民间压力也令政府陷入两难。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两国政府靠拢中国,对新疆突厥穆斯林同胞莫不关心,与不少民众对中国的感观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显示了「一带一路」下,中亚政权与人民之间的矛盾。图为2011年,哈萨克抗议「中国掠夺哈萨克天然资源」的抗议活动。图/路透社

▌「突厥龙头」土耳其开腔的启示

「新疆问题」发酵的同时,近日也发生了一场让人意想不到的风波——土耳其开腔谴责中国。

2月9日,土耳其外交部发言人阿克索(Hami Aksoy)发表了一份声明,批评中国「在新疆违反维吾尔突厥人与其他穆斯林社群基本人权的行为变本加厉」,又称「过百万维吾尔人在中国被随意逮捕、于拘留营中遭受虐待及政治洗脑,已非秘密」。其措辞之严厉,牵起中土之间的外交风波。

诚然,与中亚五国民族(除塔吉克外)及维吾尔族同属突厥语系,又都是伊斯兰圈子的土耳其,以道义身份来看,有不少理由让厄多安政府对中国作出如此谴责。加上土耳其的外交政策,近来都以身份认同政治作为驱动力。但土耳其真是如此两肋插刀为「同胞」发声吗?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与中亚五国民族(除塔吉克外)及维吾尔族同属突厥语系,又都是伊斯兰圈子的土耳其,以道义身份来看,有不少理由让厄多安政府对中国作出如此谴责。但土耳其真是如此两肋插刀为「同胞」发声吗?图为2018年,土耳其的维吾尔声援相关团体,组织抗议活动,谴责并焚毁中国五星旗。图/法新社

首先,土耳其奉行「突厥外交」。总统厄多安经常打出「泛突厥主义」牌,在讨好美俄的同时,亦另辟蹊径。2009年,由安卡拉主导的突厥议会(Turkish Council)诞生,顾名思义,成员国都是突厥语系国家,如亚塞拜然、哈萨克及吉尔吉斯,去年乌兹别克更加盟其中,旨在促进成员国之间的文化、经济交流。

其次,土耳其亦主张「伊斯兰外交」。其代表作,就是于前年12月「耶路撒冷事件」中高调反对美国及以色列。在几乎全球主要穆斯林国家都沉默之时,土耳其此举抢尽风头,显得其「伊斯兰龙头」身份掷地有声。虽然只是出一张嘴放炮,但与沙乌地阿拉伯的态度相比,已是不遑多让。

但为何土耳其选择在此时开声?这背后亦另有盘算。接受《外交家》访问「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理事会主席特克尔(Nury Turkel)称,「黑伊特事件」就令厄多安遭遇了不少民间压力。

黑伊特(Abdurehim Heyit)是维吾尔音乐家,在突厥圈子内的影响力举足轻重,更在土国国内拥有不少声望。早前「黑伊特在新疆再教育营死亡」的传言甚嚣尘上,阿克索更在声明中对此严正挞伐北京。尽管中国不久释出黑伊特「自白认罪」的「复活」影片,但土国舆论仍对此多有不满。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黑伊特事件」令厄多安遭遇了不少民间压力。黑伊特是维吾尔音乐家,在突厥圈子内的影响力举足轻重,更在土国国内拥有不少声望。图为中国当局释出的影片,当中黑伊特自称因违反法律正接受调查,「健康状况良好,且从未在再教育营内遭受虐待。」 图/路透社

上月,右翼政党大联盟党(BBB)也发起示威,谴责厄多安对同胞在新疆的困境默不作声。虽然此政党在体制上的影响力不大,但不要忘记,3月份的土耳其地方选举近了,厄多安于此时以外交积极配合内政,也是一种笼略人心之计。

可是,长远来说,土耳其能否有进一步行动实在成疑,毕竟在经济考虑上,土耳其无动机与中国闹翻。忆起厄多安也曾在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中,谴责中国对维吾尔人进行「大屠杀」,其后数年双方友好程度却稳步上扬,不难了解到厄多安的飘忽不定。

回归最初,我们都无从得知沙曼最后会遭受何等命运,过去维吾尔族人取道东南亚国家寻求庇护,最后仍被遣回中国的例子,屡见不鲜。而中国也会继续他的「反恐事业」,但在整个宏观局面来看——新疆「再教育营」不只牵涉人权问题,亦影响着突厥语系穆斯林圈子的内部关系,以及对中国之间的外交互动。

无论是土耳其、哈萨克、或是吉尔吉斯,政府都不是真正关心他们眼中「同胞」的福址,充其量只是在回应国内愤怒的群众。「新疆问题」对突厥国家内政的影响,堪称无远弗届。

《血浓于水的义气?突厥国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营」》

中国还是会继续它的「反恐事业」,但无论是土耳其、哈萨克、或是吉尔吉斯,政府都不是真正关心他们眼中「同胞」的福址,充其量只是在回应国内愤怒的群众。图/法新社

来源:   UDN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