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表演「自由」:中共胁迫新疆再教育营获释者及亲属说谎

一位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的回族穆斯林的妻子向《寒冬》详述了中共政府如何给囚犯封口以掩盖其迫害的真相。

在国际压力下,中共去年曾允许媒体代表进入新疆,与其所谓的「职业学校」(即可怕的教育转化营,人们被迫关押在那里)里选好的「学生」见面。在教育转化营里,记者们在政府人员的监视之下,被安排参观这场精心策划的把戏。后来公布的画面中,维吾尔人载歌载舞,告诉着媒体代表们,他们可以自由地离开此处回家探亲。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Shorat Zakir)更在12月9日声称几乎所有新疆的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这似乎是中共又一场精心策划的愚弄世界的表演

一位回族妇女向《寒冬》讲述了她丈夫的故事,证实了独裁政权为了掩盖其迫害人民的真实的一面可以无所不作。为了保护她和家人的安全,我们将称其为马丽。

「获释」,其实并非如此

那是令马丽喜出望外的一天,她被关押在教育转化营的丈夫竟然毫无预兆地「获释」了。丈夫向她解释说,因为一些外国记者要来调查情况,政府释放了几十名囚犯,他是其中的一员。然而,相较于当地关押人数来说,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被迫表演「自由」:中共胁迫新疆再教育营获释者及亲属说谎》

新华社登载的中外媒体采访团记者在新疆墨玉县再教育转化营采访囚犯,宣称他们过得很好

马丽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的一天,她丈夫接到一个电话,被要求立即到政府报到。在政府门口等待丈夫的短暂时间里,她就看见20多个维族人从政府部门被押走。

在这个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抓捕、监禁甚至处死人的政权下生活,马丽预感丈夫凶多吉少。很快,她看到戴着手铐的丈夫被推上警车。后来,她得知丈夫是因曾在微信群内讲经而被送往教育转化营。

丈夫被关押了这么久后回到家,马丽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想叫上亲戚团聚以分享她的快乐。但丈夫却很谨慎地让她别公开这个消息,并告诉她,可能很快会有政府人员来检查。

排练配合「演出」

回家几天后,丈夫就和其他「获释」的穆斯林被分配到了一个工厂工作。他们只有在特别允许下才能回家,同时受到严密的监视。

这些被迫劳动的「获释者」被要求学会应对记者,说「我每天都可以回家,只是路远,不愿跑路,就在厂里呆着,一星期回去一次就行了」。

政府同时召集了学员家属演练。一政府人员问马丽,「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马丽如实回答,但政府人员并不满意,他要求马丽告诉每一个向她提问的人,丈夫已经回来半年了,让她记住一个日期作为丈夫的获释时间。

政府还要求她告诉每一个人,丈夫是自愿去「职业学校」的。

政府官员还要求马丽说丈夫什么信仰都没有,这是马丽的底线,她不愿这么说,只好保持沉默。随后,政府人员说她反应迟钝,不能接受记者采访。

《被迫表演「自由」:中共胁迫新疆再教育营获释者及亲属说谎》

新华社登载的中共安排尼罗河电视台播音员采访刚从新疆再教育转化营「结业」的村民

一位新疆社区工作人员告诉《寒冬》,这种造假手法很常见。马丽所经历的政府的类似排演,是社区办公人员的日常工作。「社区的工作人员有时候穿上便装,扮成老百姓,如果有人问话,就由这些人回答。」这名社区工作人员说,「记者来之前,那些想说些什么的人早就被专人控制在家里了,这样,谁也不可能了解到实情。」

被迫封口

马丽很想了解丈夫在转化营里遭到了怎样的对待,但在家中短暂停留的丈夫并未多说。一位知情人说,「很多获释」的人都被迫签了保密协议书,如果发现谁把教育转化营里的事情说出去,特别是泄露给外国记者,就会面临严重后果。

马丽的丈夫总说腰疼、腿疼,还有其他身体问题。通过丈夫隐约透露的一点细节,马丽了解到营里的处境有多恶劣:人们在里面是戴着手镣和脚镣,生活在极其狭小的空间里,还有一些人死在了那里。

实际上,马丽的丈夫一直不敢向她说「真话」。她还记得丈夫被关押期间短暂探视时,在四个监管人员的监视、录音下,丈夫告诉她,他在里面「过得很好」,但丈夫曾暗示她,让她花钱把自己救出去。但无论马丽多么努力想保出丈夫,都以失败告终,任何政府人员都没有权力这么做。

马丽的丈夫告诉她,由于时刻保持谨慎,他才得以自保。他能被选中「获释」,是因为比较「聪明」、「表现好」,而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