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中国政府的行径就是文化灭绝

西方国家对中国政府奥威尔式的侵犯人权行径视而不见,已然失去了尊严。

作者:韦恩·帕朱宁(Wayne Pajunen)

《观点:中国政府的行径就是文化灭绝》

新疆洛浦县一所安装着高科技监控设备的小学专门收留那些父母被关进条件恶劣的教育转化营的孩子。

美国政府已证实:在中国新疆,「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所创作的反乌托邦小说《一九八四》中的假想已变成现实」,应验了奥威尔对中国政府阴谋的预言:摧毁一个民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否认和抹杀他们对自身历史的认知。

很显然,中共这位老派的「老大哥」正在用好莱坞科幻大片《关键报告》(Minority Report,港译「未来报告」,陆译「少数派报告」)中描述的异能手段「预测犯罪行为」(pre-crime)并在「罪犯犯罪」之前将他们逮捕,对新疆维吾尔穆斯林实施文化灭绝

中共是这样预测的:中国政府通过人工智能把与汉族传统文化不同的维吾尔文化看为怪异,像电影中那样在人们犯罪之前假设他们犯罪,顺理成章地进行民族清洗。然后「老大哥」通过将100多万维吾尔人强行关押在美其名曰的「职业教培中心」里,对其进行「教育」,这样就无需再预测犯罪行为了。

经国家批准的「假想的犯罪行为」包括无恶意地讲解维吾尔民族历史、持有伊斯兰信仰、不吃猪肉、不喝酒、蓄长须、给孩子起维吾尔名字等。总之,任何与穆斯林相关的习俗都被视为「精神疾病」,成为人们被关押的理由。

从中共的「职业教培中心」中获释的人将其形容为高墙上密布带剌铁丝网的「集中营」,除了对「学员」进行文化、语言洗脑,对妇女实施强制绝育、性虐待,让整个家族永远消失,还犯有其他暴行。

这些残酷现实就是中国政府所宣称的:「新疆依法设立教培中心,把遭受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思想侵袭的人拉回正常的生活轨道。」

尽管中共不承认像小说《一九八四》描述的一样关押着假想的犯罪分子的拘留营很邪恶,但前段时间泄露的新疆文件却证明了这一点。更令人不安的是,新疆喀什机场开通了一条「人体器官运送」绿色通道,让人不禁想到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器官遭强摘的相关报道

美国杂志《大西洋》(The Atlantic)转载了中共官方通过微信发给新疆官员的一段讲话录音并翻译成英语,让人大开眼界,大意是:为防止「对公众造成严重伤害,必须把他们(维吾尔人)及时送进再教育医院治疗,清除他们头脑中的病毒,帮他们恢复正常思维」,那些「(在执政党是无神论政党的国家里)受宗教极端思想感​​ 染又不治疗的人就跟得了传染病、吃了毒药一样」。

在大人被关押、「清洗」的同时,他们的孩子被政府掳走,离开他们的家人,永远住在政府的「全托中心」接受洗脑。孩子们每天一大早就开始被洗脑,被迫死记硬背一些问题的标准答案,例如:你爱中国吗?你希望中国强大吗?还有更令人难以置信的问题:你是中国人吗?

为了解维吾尔人所处困境的根源,笔者拜访了雅尔古兹(Yalghuz)一家。雅尔古兹一家自愿离开东突厥斯坦(即新疆)喀什逃亡海外,现居加拿大多伦多。

为保护他们在新疆的家人的安全,笔者用化名雅尔古兹(维语的意思是「孤独」)称呼他们。选择这个名字是想表达他们自2016年逃离中国后孤援无助的感觉。他们虽从极权国家逃出来了,但一直牵挂着家乡的父母、兄弟姐妹和朋友。

在新疆,手机被强行安装监控应用程式,在海外联系国内的家人和亲友就会担心他们被抓,真是匪夷所思。雅尔古兹夫妇只能为中国的家人「日夜牵肠挂肚」。

而中国的维吾尔人如果联系海外的亲属,就等于自投罗网,面临被关进监狱或更糟糕的境遇。

我受邀来到雅尔古兹的家中和他们一起吃一顿家常便饭,听他们细述逃亡的原因以及他们在新疆被歧视的遭遇。

雅尔古兹的妻子说,(在中国)她的经理经常强迫她每天和同事24小时轮班工作,没有休息日,甚至有时候不让她上厕所。从她的经历中我还得知,她的经理只有小学文化,不懂用电脑,连打字都不会。雅尔古兹的妻子是大学毕业生,在周末还要做上司的文秘工作,而她那个没文化、拿高薪的经理却逍遥度假。她认为,她的经理之所以能在一家国营大公司当第一把手,唯一明显的资格就是他是汉族人。

《纽约时报》转达了美国对维吾尔人处境的同情:「立法人员现在对政府的不作为非常不满。为此,43位美国国会两院跨党派议员于4月联名致信国务卿迈克·蓬佩奥( Mike Pompeo)、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和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要求(对新疆官员)采取强硬措施。」

加拿大参议员吴清海(Thanh Hai Ngo)为本文作了补充,说:「中共政府现在有计划、有步骤、有预谋地将维吾尔穆斯林关押在1200处教育转化营中,这明显就是文化灭绝,是严重的反人类罪,加拿大和国际社会必须对其进行紧急揭露、谴责。」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承认中国是极权国家,她说:「为了向那些在天安门大屠杀中因争取自由而牺牲的人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们要为帮助这些人实现民主抱负而不懈努力,包括维吾尔人、藏人、香港人以及所有遭到中国政府镇压和迫害的人。」

中国政府在大陆实施「中国化」政策仅仅是一个开端,挡在中国政府强推其「新文明成为全球新秩序」政策最前沿的是民主的台湾。

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一再利用其否决权对台湾申请成为联合国成员国的提议进行否决,还处处干预台湾选举,落得个「民主敌人」的封号。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其脸书上表示:「自由就像空气,你只会在窒息时,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

简而言之,因为受中国政府压迫的受害者感到窒息,自由国家仅通过缺乏约束力的法律,发表一些陈词滥调表示支持,只接受像雅尔古兹一家这样的难民,所以我们视为珍宝的民主价值观正不断作出让步。

随着维吾尔人被迫放弃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后代正被汉族同化,文化灭绝已拉开序幕,活像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中一句话的翻版:「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当我们对这一切视而不见时,我们的价值观和人权准则就成了一纸空文,就跟面对中国政府如此摧残维吾尔人民却只是投以瞠目结舌的一瞥一样。

来源:   寒冬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