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七五事件如何改变了新疆?

《讨论:七五事件如何改变了新疆?》

资料图片:新疆“七五”事件后,中国当局严控维吾尔族人。图为2013年6月29日,中国武警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街道上巡逻。(法新社)

“七五”事件十年后的今天,新疆维吾尔人的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当地的汉维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邀请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Dilxat Raxit)和美国纽约中文网刊《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此进行讨论。

 

记者:“七五”事件之后,中国中央政府对新疆、对维吾尔人的政策发生了哪些变化?胡平先生请。

胡平:“七五”事件之后,中共当局对新疆的做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七五”事件刚发生不久,中央就把当时在新疆执政的王乐泉调离,让在湖南当省委书记的张春贤去就任(新疆党委书记)。这里面当然就包含着对王乐泉前一阶段处理新疆问题的不满意,而换了一个所谓有“柔性治理”之称的张春贤。当时给不少人一种感觉,王乐泉之所以被调离,就是因为他原来采取高压的做法,以为张春贤来能采取更柔性的方式,以为中共当局在这方面会有些改进。但可惜这方面的改进非常有限。

后来习近平上台以后,觉得张春贤的做法不够强硬,然后就调来了陈全国。陈全国的做法,显然比他的两个前任都更强硬,采取的完全是彻头彻尾的法西斯的这一套。所以在“七五”事件十周年之后的今天,新疆的人权状况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恶劣、更严峻。同时也引起了整个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

记者:迪里夏提先生,据您的观察,这十年来新疆的维族人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迪里夏提:“七五”维吾尔人的和平抗争遭到军事镇压之后,中国政府加大了对维吾尔人的系统性迫害。这十年来,新疆的维吾尔人生活在露天监狱中。如今中国在当地建立了“再教育集中营”,将数百万的维吾尔人,包括其他的突厥民族,强制关押进了“再教育集中营”。不只是针对成年人,甚至针对未成年人也建立了政治洗脑的“再教育集中营”。

中国的目的,就是要让维吾尔人放弃对于自己文化延续发展的诉求,迫使维吾尔人放弃对自己民族身份的认同。中国把宗教信仰罪名化。维吾尔人的任何非暴力的抗争,都被中国政府强硬的以涉嫌恐怖主义的名义,直接就地正法。

“七五”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中国所谓的司法改革。之前还通过司法程序,虽然并不公正,“七五”之后把这些程序都给省略了,直接就地击毙,击毙之后指控成所谓的恐怖分子。同时在这期间,将任何对中国政府进行善意建言的,或者对中国政府不满的人,直接指控是分裂、恐怖分子,直接判处重刑。像伊利哈木·土赫提之类的知识分子,被判处无期徒刑。

这十年当中,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采取了包括抽取血样、DNA、面部识别、强制安装手机软件等措施,对维吾尔人采取了强硬的一系列的监控。从“七五”到现在这十年当中,中国在新疆当地所推行的唯一政策就是,如何把维吾尔人变成植物人,按照中国的思维去生活。

记者:迪里夏提先生,现在新疆中小学还实行双语教育吗?

迪里夏提:王乐泉施政的初期,有过双语教育。现在双语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是一语,也就是汉语。而且不只是汉语,现在新疆维吾尔人为了生存,还要唱京剧、越剧、黄梅戏,唱这些汉人都不是特别爱听的剧。维吾尔人都要去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你失去自由。

《讨论:七五事件如何改变了新疆?》

新疆“七五”事件后,当局全面加强对少数民族的管控。(资料图/AFP)

记者:胡平先生,我们看到近年来有好多新政策,让汉族干部到维吾尔人家结对子。据您的观察,“七五”事件后到现在这十年中,新疆地区的汉维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胡平:毫无疑问,这十年汉维关系变得更紧张。现在中国当局的做法,其实指导思想非常简单。它认为,新疆的问题就是民族认同和宗教信仰的问题,因此消灭了民族认同、宗教信仰,什么事情就没有了。所以它现在所作所为,就是从文化、教育、宣传上,让维族人忘记他是维族人,让信仰伊斯兰的少数民族放弃他们的信仰。就是从文化上推行一种彻底的强制性的汉化政策,这是它的基本出发点。所以它采取的措施,不仅仅是直接的政治迫害,而是全方位的,因为它整个要从文化上消灭这么一个族群。

记者:迪里夏提先生,据您观察,中国在新疆地区大规模的监控、洗脑、把维吾尔人关入集中营,这些措施有没有使当地更加安全呢?

迪里夏提:首先它采取的这些措施,表明它对新疆的统治有一种危机感。我认为,北京对新疆所推行的这一系列政策,无非印证一个问题:维吾尔人和中国之间迟早有一个有关自身的政治归宿进行抉择的过程。所以说,北京的担忧加剧了对维吾尔人的迫害,而这种迫害也加剧了维吾尔人和北京之间的对立。

记者:胡平先生,您觉得中国以反恐名义在新疆采取的高压措施,有没有使新疆地区更安全?

胡平:就像鲁迅讲过的话一样,要说安全,监狱里最安全。当你对整个社会实行监狱式的管理的时候,一般的所谓的安全似乎就不成问题。但是人类社会首先是需要一个自由。谈到安全,都是建立在人们有自由的情况下,如何安全。当你把自由给剥夺之后,安全问题就已经不成为一个问题了,因为它无非就是监禁、控制的一个代名词而已。

迪里夏提:我想补充一点。我近期参加了一些活动,很多中国反对派的异议人士在谈论一个问题,目前他们所诉求的是那些被强制关押在中国监狱里的良心犯,能避免像刘晓波一样在关押期间死亡,能平安出狱。但是,现在维吾尔人自己的亲人被关进再教育集中营以后,维吾尔人并不是期待他能出来,他们的诉求是:开枪打死他。对于一个维吾尔人来说,他希望被关进再教育集中营的亲人能早点死,避免遭受更长的迫害。

记者:谢谢迪里夏提先生。谢谢胡平先生。再见。

迪里夏提:再见。

胡平:再见。

来源: RF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