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国见识「不沉默」的力量!海外维族青年的发声之战

《让中国见识「不沉默」的力量!海外维族青年的发声之战》

文劉致昕照片提供 Murat Harri Uyghur2019.8.1

在经历沉默、绝望之后,新疆维吾尔族的海外青年选择无惧地揭开中国「再教育营」的残酷,以云端连结彼此,向世界公开营区里的真相。他们冒险行动的理由很单纯,认为大规模的文化灭绝只会埋下仇恨种子,中国政府口口声声要借「再教育营」压抑「极端主义」,却正在亲手制造「极端主义」壮大空间。

2017年4月,在得知母亲被关进新疆「再教育营」之后,定居芬兰的维吾尔族人,穆拉特.哈利.维吾尔(Murat Harri Uyghur)对镜头录下证言,希望世界对这场大规模文化灭绝、对自己消失的母亲,能伸出援手。

但这支影片真正被穆拉特上传至网路、距离被世人看见,却是足足一年又一个月后的2018年5月。这一年之间,穆拉特在犹豫什么?而后又是什么让他行动?

他所经历的,正是全球海外维族人、哈萨克族人这几年的写照:先是沉默无声、感到绝望,最后决定放手一搏。

「开始采取行动之后,你会愈来愈了解中国统治下的『游戏规则』,」34岁的穆拉特接受《报导者》专访时说,这样的改变,来自中共不断的加压,他决定不再当沉默的受害者;如今他接受超过600场媒体专访、曾共同发起维族人网路最大规模串联,还跟芬兰等不同国籍的朋友创立了非营利组织「UyghurAid」,与新疆受害者资料库(Xinjiang Victims Database)合作,一起在全球募款,募集证词,鼓励更多受害者发声。至今,已有超过5,000份证词被收录,成为各国智库、联合国、人权团体对新疆人权迫害的证据。

身为一位医生,穆拉特被迫走上争取人权的擂台。过去两年,他冒着可能被整肃的风险,以生命为代价与极权共舞,他告诉我们,是两年前那一通打回家乡派出所的电话,让他​​下定决心走上这条路的。

父母被抓、奶奶过世,隐忍一年后他决定曝光

2017年4月,本是吐鲁番当地报纸记者的母亲突然被关押,不知下落,人在海外的穆拉特毫无头绪家乡发生了什么事,他问家乡的朋友,没人敢说,只能自己低调走访芬兰的各政府部门,希望取得协助。直到后来听到朋友的姊姊也被关押,他才发现事有蹊跷。于是他直接打电话至家乡的派出所询问,而当地派出所的回覆不给理由、不交代下落,亦即没有罪名就把人带走;他试了所有管道打听母亲的消息,最后却换来无数个封锁。后来他的家被断了暖气跟水电,爸爸也被带走,接着是奶奶的死讯。

「我决定要曝光了,一次用5种语言发表证词,为自己的家人站出来不是罪。」穆拉特本来顾忌着其他家人的安危,但当政府带走双亲、伤心的奶奶因此死去,家被莫名摧毁的穆拉特,把忍了一年的情绪化为行动。他不只是上传影片,向世界控诉中共强押他父母的罪行,还在网路上发起「放我父母自由」行动(Uyghur Muslim: Free my parents),在欧洲各地展开游说、演讲,接受媒体访问。

很快,他就被「看见」了。

挺身说出真相的清算风险

先是家乡的派出所打电话来:「你这些作为会有不好的下场的。」对方警告,再有多一篇媒体曝光,后果不堪设想。

2018年7月,穆拉特在北欧最大报纸《赫尔辛基日报》(Helsinki Sanomat)上曝光后,一通中东口音的警告电话立即响起,对方说要给他「叙利亚式的酷刑」。那通电话后的没多久,穆拉特在街上进行抗议请愿时,被一个中东人和一位摄影师沿路跟拍。随后,当他去柏林演讲时,不只是跟踪,饭店还被闯入,笔电被窃走。

另一次,在他开车坐渡轮从挪威奥斯陆回芬兰的船上,先是一位模特儿外表的女性可疑地搭讪,上岸后,穆拉特的车子竟在开了10公里后,仿佛计算好一般,突然起火,「如果我那一次没来得及逃开,我的生命可能已经结束了。」

父母被关,加上找上门、跟进房间的威胁,对一般人来说,足以令其噤声,但穆拉特却坚持不退。

「这就像赌博一样,」他解释,「我的父母都还在监狱,如果这时候我停手了,我做这些有什么意义?我必须要继续!」穆拉特认为,中共的反应,代表他的曝光、政治游说,起了作用,穆拉特把自己的故事放上台面,如果他真的受到攻击甚至失去性命,人们也会将矛头指向中共。

穆拉特父母最终在2018年12月底同时获释、转往家中软禁。

如果说这场救援行动有初步成果,穆拉特认为他做对了几件事:先是透过社交网站和媒体,向大众曝光自己的身分、为新疆受害的家人作证词、搜集更多受害者的资料,而后与芬兰和欧盟等所属国家的政府部门、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国际特赦组织等建立沟通管道,据此累积公信力,才能在实体、线上动员群众一同援助。

「这就像建立自己的外交网络一样,」穆拉特形容,当他在海外国家或是网路世界有影响力,中共为了让他闭嘴,谈判的空间就会出现。

撑起谈判空间,更多维族人站出来作证

与极权交手是一场无止尽的战役。虽然有些维族人因而脱离「再教育营」,但各种数位监控、护照被扣、每200公尺就有检查哨的露天监狱式生活,都提醒着穆拉特得继续号召更多受害者上网公开证词。

今年(2019)2月,中国政府的举动,让勇敢作证的人数达到高峰。

当时,传言指出,知名维吾尔音乐家阿卜都热衣木.艾衣提(Abdurehim Heyit)在遭中国关押时死亡,引起维族人及国际的关注;隔天,中国官方快速发布艾衣提的一段影片,号称是2月初录影的影片中,艾衣提称自己身体健康,没有被刑罚,正在接受调查。

几个小时内,维吾尔人就开始发布自己失踪亲属的消息。穆拉特顺势发起「#MeTooUyghur」(「我也是维吾尔人」,维吾尔语为「MenmuUyghur」)的社交网路行动,要所有受害者家属都站出来,公开中国政府的罪行,并要求中国公开说明被关押者的现况。
《让中国见识「不沉默」的力量!海外维族青年的发声之战》

穆拉特在网路发起「#MeTooUyghur」(「我也是维吾尔人」)等众多串联运动。(照片提供/Murat Harri Uyghur)

史上第一次,为数众多的维族人拿着「#MeTooUyghur」纸板在世界各地现身,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开反驳:「中国人口有10多亿。难道要公布每个人的影片吗?」

「这是从来没有看过的,」长期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美国国会进行游说的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告诉我们,过去20、30年,维族社群谨慎低调,他们连彼此说话、联络都怕被监视,「在集中营的事情曝光之后,他们突然涌向社交网站上公开自己的身分,要求真相。」理查森观察,是中国政府让他们为了家人,放手一搏。

「这是一种勇气的展现,但世界必须真的看见,回应他们,」但理查森也提醒,现身的维族人不一定都能像穆拉特一样,躲过汽车起火,或是避开间谍的渗透。

一位在海外居住的维族人,30岁出头的伊尔金(Erkin,化名),告诉我们他付出的代价。

「所有我在海外的维族朋友都做过一样的恶梦」

伊尔金是合法在海外居住的,中国情报人员找上他,要他担任海外情报人员一职。「每天要跟他汇报这边的情况,」伊尔金说,对方一开始没有揭露身分,以好友的方式接近,但在伊尔金拒绝加入他们之后,对方立刻传了伊尔金两位家人的照片来,显示情报人员正在他家附近。从此,每一天他都要接对方的电话:「你今天睡得好吗?」、「你有去参加其他维族人的活动吗?」情报人员还会传不同人的照片来,要伊尔金主动去接触、搜集情报,适时举发。

「他明白的告诉我,如果我做了愚蠢的事,我的家人会有立即的危险。」所谓「蠢事」,包括跟外国人谈论「再教育营」、跟外国人谈论他家人被监控的事,或是与像穆拉特这样的运动分子接触,「他告诉我,他世界各地都能立刻(启程)飞去,要我不要妄动。」

为了抵抗这波海外的舆论战,中国政府的手,向外布得更深、更远。

一边是试着靠网路打国际舆论战、为家乡罪行作证的海外维族,一边是中国政府无限扩展的极权之手。这场对抗在今年加剧,伊尔金说,情况愈来愈危急,中国的国家机器洗脑成功,90后一代的维族人,被学校、政府灌输了政治思想,不敢彼此联络,甚至连在欧洲及其他国家的土耳其餐厅都不敢踏入。

伊尔金有至少两个远亲被关进集中营,他的母亲,则在派出所软禁几天后释放,设法托人带了一封信给他,上头写道:「别回来,永远别回来,就算我死了、你爸爸死了,也绝对不要回到这里

「所有,所有我在海外的维族朋友都做过一样的恶梦,梦到自己被关进集中营,被刑求、被警察打、被威胁,」伊尔金坦承,要从恐惧中脱身,唯一的办法是公开身分地挺身而出,「只有清楚的表达自己的立场,揭露自己的身分,才有无所畏惧的那一天。」他的说法,与穆拉特相映。

但伊尔金还在等待时机。他受访时小心翼翼,说要等到取得外国公民身分,再公开为人权和家乡的自由奋斗,但在等待的过程中,他还是说明为何冒险化名受访:「当我不在意其他家的事情,当我家受害了,别人也只会冷眼旁观。」他用这句话提醒台湾,维吾尔族人对民主的台湾社会,有具体的期待。

他们忧心,中国行径反而助长极端主义

从沉默、绝望、到无惧,有的维族人选择无所畏惧地向国际发声,但也有些人,可能无惧地走向极端之路。

穆拉特就心急如焚地说:「我不只是为了维族人,也是为了提醒中国政府。」他解释自己的行动,按照中国法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拥有宗教自由,他们在世界各地游说中国政府停止集中营的政策,「如果社会不正义,中国怎么有统治的合法性?」

穆拉特说,一旦人们对公平正义完全失去信念,一旦全球维族人发现自己无法拯救家园,极端的想法会蔓延。他努力地创造谈判的空间,试图说服被压迫的人们,还有和平的方法可能找回希望。

仇恨的种子如今不只是在失去自由的1,200万少数民族(注)心中滋长,同样失去自由、被关押在集中营的当地汉族,也不可能发自内心支持中共,穆拉特不禁想问,「中国政府为什么要玩火?他们正在制造仇恨并且让极端主义壮大,我不想要我的家乡变成下一个叙利亚!」

同样以监控、思想审查、文字狱和武力镇压闻名的叙利亚,经历超过30年的极权统治之后,在2011年引发革命,政府几波强力武装压制下,部分人民投身极端主义,至今内战超过8年,造成数十万人死亡,1,000多万人无家可归,经济损失超过4,000亿美元。

若真的要让新疆走向和谐社会,稳定发展,穆拉特除了建议停止集中营等压迫手段,「尊重每个人吧,不管他们是哪个民族!」他说。

中国称「被拘者已回归社会」,受害者:无大规模释放消息

7月30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副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Alken Tuniaz),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建设美丽新疆,共圆祖国梦想」发布会上宣称,被关押在政府所谓「职业培训中心」的民众,90%都已「回归社会」

我们向三位海外维族人、一位哈萨克族、一位汉族受害者家属求证,皆无听闻任何有关新疆大规模释放的消息。据统计,在过去几年,有近15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被拘禁在约1,200座拘禁设施中。中国突然发布如此消息,除了没有明确数字、国际组织无法自由核实之外,接受《报导者》专访的受害者家属还表示,除非他们能够自由地与家人通讯、新疆地区民众能够重获自由,国际组织、媒体等能够自由采访,否则中国政府的声明,没有公信力。

他们表示,这样的声明,证明了国际施压、受害人作证、媒体报导有效,也证明中国的确大规模关押穆斯林。而声明中所谓的「回归社会」、「就业」,与我们的调查却是相符,也就是中国政府正在重塑说法,让拘禁成为职业培训;而所谓就业,也就是在没有自由、思想审查、甚至与家人分离的监视与控制下,在生产线上为经济发展服务。

UyghurAid组织创办人、维族人穆拉特.哈利.维吾尔(Murat Harri Uyghur)更表明,「这里面很多人(指被中国关押的受害者)过去是医生、老师、作家,这远远称不上让他们回归社会、就业。」中国发布声明后, Twitter上的维吾尔族人社群更发起了「#ProveThe90%」运动,要求中国政府说明谁被释放、以及自己的家人在哪里。

来源: 报道者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